首页 > 资讯 > 第三十章 前景

寒门秀才锦鲤妻小说:第三十章 前景

编辑:初心未许更新时间:2021-09-15 18:34:09
寒门秀才锦鲤妻

寒门秀才锦鲤妻

作者:叫我阿鲤 状态:连载

类型:灵异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不是认识吗?感觉到两人之间的疏离,掌柜的笑了笑,善意化解局面地自我介绍道,“鄙人姓钱,小姑娘贵姓,怎么称呼?你家大人呢?”如今外头正说着香草的事,指不定会有闲人没事打听,打听到香草...

精彩章节

不是认识吗?

感觉到两人之间的疏离,掌柜的笑了笑,善意化解局面地自我介绍道,“鄙人姓钱,小姑娘贵姓,怎么称呼?你家大人呢?”

如今外头正说着香草的事,指不定会有闲人没事打听,打听到香草是故事原型。

她且不能暴露了!不如,以后她便用回自己原名好了!

徐雅心思转圜间,道:“免贵姓徐,名雅,雅致的雅。”

然后,她伸手介绍堂伯,“这是我伯伯徐栓子。”

徐雅介绍了自己和徐栓子,又紧张地扫视过郑同。

其后她定神看向徐栓子,和他郑重强调:“伯父,我叫徐雅,你别叫错了!乡野名字不登大雅之堂,你以后不许再叫我那花啊草啊的小名,知道吗?”

说完,她看向郑同。郑同怔愣了下后,慢慢点了下头,示意她,他知道了。

“噢——好,好!香——”

“伯伯,不许叫我小名!”

徐栓子顿住,他先是反应了下,其后明白了徐雅的话。此时他丈二摸不着和尚,不知侄女这好好的,为何会弄出这一出操作?

他刚才竟被人套话了,还没细听那故事呢!

而且,他也不知香草在张家过得什么日子,所以不懂徐雅在怕什么。

这故事本就是郑同为扬名而作,分别以三、五两银的价钱,暗地卖给了柳家巷那王大嘴,和县城的戏班子。

而那总共卖出的八两银,有些还了他二叔的酒钱赌债,有些则用在了他近日买科考书籍的花费。今日本剩下三两多点,可在刚才也几乎被全掏空了。

他猜出情由,也看出徐雅不知是他做下的这事,便不动声色,只若无其事地用指腹摩挲着手边的茶杯子。

是的,他卑劣!靠着卖惨香草赚了钱,还欲扬名!

但——有机会的话,他会补偿她的……

等相互介绍了,双方便进入了正式商议。

核桃在这里山上很多,除了以前有人种的,还有野生的。

它在本地并不怎么值钱,但给核桃裹的糖贵,还有油炸核桃要用的油也不便宜。

这会菜籽油已经有了,就是价钱贵点。百姓家里多用肥肉熬猪油使,菜籽油一般都是大户人家茹素使,稀少而昂贵。

菜籽油炸核桃没肉腥气,反而使得琥珀核桃味道更清爽不甜腻。

所以,算下来,琥珀核桃的成本并不低。

二两琥珀核桃,八文钱。徐雅本想以这个价卖出东西的。

可钱掌柜则道,他不要徐雅这样几斤几两的卖给他,他要她这甜点的方子,问她方子卖多少钱?

徐雅考虑了会,问道:“掌柜的以为,这甜点价钱能卖多少银子合适呢?”

做琥珀核桃,在徐雅看来挺麻烦的,若是能把方子卖出价,她还省事了。

毕竟她来回县城不方便,与其风里来雨里去的奔波零卖,她还不如一把将方子卖掉省事。

至于婴儿车及婴儿腰椅那两门生意,因很好被人模仿,她便没打算靠卖什么方子赚钱。

钱掌柜这会意识到,徐栓子和徐雅之间,还真是以徐雅为主。

刚才她自我介绍后,对她伯父的要求让人看了感觉莫名。

除此以外,他问话,全都是她应答,而且其应答的还挺有条理。

“十两,你以为如何?”

顾忌着郑同在场,钱掌柜没说出一个太离谱的出价。而且他观徐雅言行,直觉她不同于一般的普通乡民孩子,应是有些见识的,便也因此没出价太低。

郑同虽不太懂买卖的事,但还是觉得这个价钱应是给的不高。

至少,他在本地是没见到这种甜点的,本地茶楼不止一家,还有不少酒楼行脚店。

他们也可以进了这甜点卖。

而且他知茗汇茶楼生意已经做到了京城,在那里,一份甜点绝对卖的比这里高不少……

他看向徐雅,打算看看她如何应对。

而徐栓子的心怦怦跳得极快,他家存银多年来没超过二三两的时候。

在他看来,十两就已经给的不少了。

“不行!”徐雅严肃着面容否决,“核桃在本地不贵,正因不贵,所以才好收。我自己收了核桃,做成甜点到各个酒楼、茶楼以及戏楼周边批给小商贩卖,也可以直接兜售给酒楼等地。

如此,因我们本地商业繁荣,人流如织,我很快就能挣回十两银的。

您这价钱对小女来说,实在是低了!掌柜若诚心想买,就说个实数价吧!

要知道,需要这方子的可不止你一家!据我所知,本地的点心铺子也没这甜点卖,我还可以将方子卖给需要的点心铺的!”

钱掌柜笑了,真是后生可畏,不可小觑!有理有据的否决了他,还无形中要挟了他一把。

他今日可真是见识了,十二岁的小姑娘啊!这口齿,这谈买卖的路数,和他们这些做惯了买卖的都不差的。

“那好,既然徐姑娘嫌老朽出的价钱低,那徐姑娘自己先说个价!我听听,方子需要多少钱买才合适?”

“五十两!”徐雅虽紧张,但还是大着胆子要了价。

钱掌柜愣了下,笑着摇头,“小姑娘,你要多了,不合适!二十五两!我同意姑娘所说那些。你可以将这甜点批给小商贩,可以兜售给各酒楼茶楼甚至戏楼,但在这上头费的心思,那可比将这方子直接卖给我难多了!什么事情都是说易行难的!”

“可是我说的这买卖方式的前景却可观!五十两,我将方子卖断给你,你随意拿着这方子操作,我以后不会再涉及这方面的生意。而且——”徐雅绞尽脑汁地说服钱掌柜,“我还可以帮着钱掌柜您收核桃!为您提供货源!”

郑同这时突兀说道,“钱掌柜,据在下所知,核桃在南地十分热销,你们在京城和各地都有茶楼——”

钱掌柜本欲买方子在本地茶楼垄断卖,以此吸引客源,其后他将这心思歇下。

是他的格局小了,批零给本地各个地方卖,他们能赚取的更多!

最终,他拍板定了下三十五两的价格,要求徐雅相让几步。

只因她要的价钱还是高,京城未必就没有这甜点。且徐雅要多了,他也不好向东家交代。给这个价钱,不少了,他就当买了徐雅这批零的法子了!

他家生意不仅有茶楼的——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