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二十四章 田园妄想

寒门秀才锦鲤妻小说:第二十四章 田园妄想

编辑:初心未许更新时间:2021-09-15 18:34:07
寒门秀才锦鲤妻

寒门秀才锦鲤妻

作者:叫我阿鲤 状态:连载

类型:灵异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郭大年道,买卖便是如此,他懂这理。其后,郭大年又看似很大方地再次说道:“丫头,若是你能将咱合作的十辆婴儿车都卖出去,那你在我这里定制的婴儿车我就不要你钱了,白送你!”徐雅笑了笑...

精彩章节

郭大年道,买卖便是如此,他懂这理。

其后,郭大年又看似很大方地再次说道:“丫头,若是你能将咱合作的十辆婴儿车都卖出去,那你在我这里定制的婴儿车我就不要你钱了,白送你!”

徐雅笑了笑,“好啊,那就谢谢大叔了!”虽说她主管销售很有压力,但那也是她靠着前世的经验赚到的,能得到报酬,她自然没有推拒的道理。

隔日里,一大早,大概六点多吧,郭大年就敲响了徐氏家的门,说是来和徐雅签契。

签契约,两人现时就只打算走了个样子,而并不打算签官契。

他们打算卖完十辆婴儿车看看效果,再说是否签官契。

如今小打小闹,倒还不至于为签官契而损失税钱。

之后,徐雅才将后手暴露,将想到的关于那婴儿车的其他细节和郭大年具体说了说,其中还提到了车上挂玩具的事……

两人又商量了会,这事才算了结。

郭大年临走时答应,先给徐雅做两种婴儿车的小木制模型,小到可以拿在手上把玩展示,三天后再给她送来。

徐雅要求的那种能睡能坐能变形的婴儿车,郭大年还没研究好怎么做,所以他需要三天时间研究并做好。

至于轱辘能推又能卡的机关,他倒是会坐,徐雅便不担心了。

徐雅刚开始只以为,轱辘卡顿的机关会难做。

但古代匠人的手艺不是她能想象的,人郭大年竟然懂得如何做那机关,这说明人家还是有高明之处的。

听了两人对谈,徐氏只道,徐雅那小脑袋瓜转得快,旁人无法比。

这会徐氏才有空问起徐雅那算数能力。

徐雅糊弄道,她用五个五个数相加算起来,便算出来,至于为何算得这么快,她只道不知,还问徐氏:“旁人不都是如此吗?”

徐氏对此无语,只当她有此天赋,邃不再多问。

郭大年前脚刚走,徐正堂便来了。

他要和徐氏谈正事,徐雅便抱着元宝想要避开,顺便带元宝出去门口玩会。

可徐氏却说无妨,留了她下来听事。

原来,早前徐氏收养元宝时候,大概三个月前,她就打算给元宝买地了。而这买地的消息,这会徐正堂才给她递了来。

“岳村有个十亩连在一起的山地,地贫无力,卖家要三两银一亩,一共三十两银。这个晚辈给您老打听了,十亩你全拿下,可以压价的。”

徐氏摇头,“正堂,你不会因昨日早上,老身和你媳妇说的那些话,就对我有意见,然后给我找的地都是这样的吧?我不是说了,找你办的这事作罢吗?

再者,你看,岳村靠山,离着咱们村还远,我要那地能干嘛?那地,就是佃给人种,收成也不多的。如此,我能落下什么收成?不行,那地不行的!”

徐正堂愁眉苦脸,“徐大姑,你看你,生意是生意,人情是人情。我咋个能将公私合在一起坑你呢!你老见识广,肯定知道买地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所以才拖这么久。前头我也带你看过两三家的地,你都没看上。

如今我这都快要将地给你跑下来了,只打算挣点辛苦钱的,你咋个说作罢就作罢了呢?

你可别这样啊!我这先给你说钱少的地,后头还有呢,你再看看。我就是记着你说的那话,就是最好地能连成一片好打理,所以我才头前就说起这一块十亩连一起的地。”

徐氏板着脸不答应,“不行,那地我没看上,其他的地我也不看了。我还是去镇上找牙人给打听好了!我宁可多花银子,也不和你做这桩买卖。”

徐雅一边逗着元宝,一边听着这谈话。她怎么觉得,徐氏是想拿这桩买卖拿捏徐正堂呢?要是真不想做,早把人撵出去了!

徐正堂倒似看出了徐氏意图,他朝对方说着软话。

“大姑,你为了香草吧?你肯定是为了她!那,既然这样,我给你做个保证还不成?以后我约束着家人,让他们绝对不许主动招惹香草。你看这样成吗?”

为了挣钱,徐正堂到底还是弯得下腰的。他家那小儿子在镇上私塾读书老破费呢,他不下力气挣钱也不行啊!

徐氏这时脸上才露出点笑意,“不行,你得给我发誓,不然我不放心!你是为了家里生计,我则是为了我这孙女。大家都有难处,你也体谅大姑一回!”

徐正堂擦了下头上着急的汗,放下心来。这是还打算和他做买卖的,钱还能挣到,那就行!

他今早特意去里正家里打听了,徐姑姑昨晚去办的什么事,这才知道她说是想收些绣徒。

他家女儿倒是合适。

若是得罪了人家,他家女儿就别想学这门手艺了。为儿女计,他这父亲没什么不能弯腰的。

“那行,我就给大姑发誓,以后我家人绝对不主动招惹香草。若是我家做不到,我就死无葬身之地!”

这人倒是敢弯腰,能抬头的主!徐氏不知,徐正堂这会为何这么好说话,但倒是高看他一眼。

“哎吆,正堂,死不死的多不吉利!你就这样发誓好了,若是你做不到,就让你儿子功名之路断绝!别拿人命说事了!大姑我是觉得,平生不做亏心事,半夜不怕鬼敲门。既然你觉得自己能做到,那你就拿你儿子的功名发誓好了!”

算了,就还像四年里一般,当没香草这侄女好了!谁让她这侄女命好,碰到了本族大姑这么个好心人!

徐正堂也想得开,他午夜梦回时,不是没对他那二哥和这侄女产生过愧疚的。如今这誓言,就当弥补他对兄长临死前嘱托的言而无信吧!

“好,按大姑的意思来。”

徐正堂发誓后,后面两人的谈话便就正常起来了。

而因徐氏这三番两次的维护徐雅的作为,徐雅心里一阵暖流涌动,

此时,她对徐氏才有了真正至亲般的濡慕之情。

徐正堂提到了隔壁北延村的一个七亩连在一起的田地,其中中田二亩,其余都为下等田。卖家中田出价八两一亩,下等田要价五两一亩,可分开买。若是连在一起买,仍然可压价,但是卖家需要见到买家当面谈。

徐氏好似对这七亩地上了心,仔细问问了,说是可以下午就去看看。

接着徐正堂提到了自己村里有人卖地,仍然是山地,问徐氏要不要现在就去看。

他说那地就在后山边上,一共六亩,上头种着的麦子才收了。知道是徐氏要买,那家也缺钱,想多卖点价钱,一亩开价五两,和下等田一个价钱。

“谁家的地?那可是山地,多种少收,他家凭什么要这个价?我也不是冤大头啊!看是我买,想要我照顾他可以,但这样的价我要不了!这地我不去看了,就算了,让他自己等买家吧!”徐氏凝眉。这个价钱开的太高了!山地市价三四两到头了,五两就多了。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