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二十三章 留手

寒门秀才锦鲤妻小说:第二十三章 留手

编辑:初心未许更新时间:2021-09-15 18:34:06
寒门秀才锦鲤妻

寒门秀才锦鲤妻

作者:叫我阿鲤 状态:连载

类型:灵异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郭大年看着那带着四个大轱辘的婴儿车,脑子里立马就有了立体形象,“这不就是个娃娃摇篮加四个轱辘,再加个推手吗?”“是啊,大叔,就这么简单!长度你就做个三尺半左右,宽度有两尺就成。...

精彩章节

郭大年看着那带着四个大轱辘的婴儿车,脑子里立马就有了立体形象,“这不就是个娃娃摇篮加四个轱辘,再加个推手吗?”

“是啊,大叔,就这么简单!长度你就做个三尺半左右,宽度有两尺就成。”

按照徐雅设想,三尺一米,长度做到一米二左右,宽度半米多就成,给孩子在里头睡或玩到一到三岁,还是可以的。

这时候,富贵家庭应该有婴儿睡床的,她就给上头加个轱辘能推就成。为了方便,轱辘需做成两用的,不推时能卡住,推时卡槽揭开就能推。

她前世母亲生二胎时的婴儿睡床,就是叫她给看图拼接的。

她真是被她那老母亲当了牛使,啥事都找她干,说是保姆她各种不放心,自己女儿她才放心。

其后,徐雅又定制了些小轮子,直径大约十厘米上下。

她还问郭大年,村里有没有篾匠之类的人。

马车轮子因大,不好做,要輮以为轮,还要经过拼接对称打磨加耐磨铁皮等程序。

小轮子却好做,只要切割圆木磨圆稍挖空就行,不挖空也可的。

郭大年一个轮子也是如木撑子一般,要了一个五文的价钱,徐雅定制了五对十个。

眼看天黑了,她事情还没谈完。

她一直着急看天色,郭大年挺感兴趣她这婴儿车,听她说还有别的样式的,忙挽留她。

“丫头,大叔还要问清楚你这婴儿车的事,你别急着回家!一会,大叔让你二娃哥打着火把送你回去,你看这样可成?”

二娃是郭大年的二儿子,他家老大是个姑娘,如今已经嫁人了。旁边那小女婴就是二娃的孩子。这会她已经被她娘抱回屋去了。

郭大年是个有脑子的,此时已从徐雅的婴儿车图里看出了点赚头,想着做好,拿到镇上县城卖给富户赚钱。

有些车的细节问题,此时他不问清楚,他着急呢!

正好,徐雅还有别的婴儿车样式想做,便顺势留了下来。

她还道怕徐氏着急,想请求郭大年派儿子送信,告诉徐氏一声,她在郭家还没办完事,办完事就立马回。

郭大年连连答应,喊了刚从地里回来的儿子二娃去送信。

徐雅和郭大年细说了两种婴儿车的作法,有一种其实就是现代的婴儿床加个轱辘,能坐能玩能睡能推。

再,那婴儿床等不用了,孩子长大点,还可变成桌子椅子等给孩子读书用。

不过,这里她没细说,只等和郭大年谈好合作,她再准备说。

她总得给自己留点后手吧?

不然,这生意,郭大年自己想要单独拿去做,她硬拦也是拦不住的啊!

她想到的另外的那种竹编婴儿车,只不过现代用的都是宽扁彩色塑料绳编制,而非竹编。

那车只能坐,不能睡,但能推孩子出去玩,不用老抱着孩子。

村里是大土路多,但只要路平坦,只在家门口推推孩子玩还是可以的,大不了给婴儿车轱辘上缠点软的稻草啥的防颠簸就是了。轱辘其实做大点也不是不行的,大点的好推嘛!

竹编车,徐雅可以在郭大年这里定制竹编骨架,然后到篾匠那里让上竹编。

她来自后世商品社会,什么都想着图省事找人做,自己不愿费那功夫。

主要是她费功夫也一时做不成,那纯粹就是浪费时间!

但她却不知,这时候很多人家里的筐子什么的都是自己编制的,不用专门找人编,找个懂这个的就能给她编。

恰好她堂伯徐栓子就有这门手艺,他每年给人做工编席子,自己家也做了卖。

不过,这里竹子不多,各种编制东西多用芦苇编,柳编等。

经过郭大年一番解释,徐雅也知道了自己无需找篾匠,找她堂伯就行。

“那顶好的,大叔便给我做骨架呗!你看我和你说了这么多的过,做车也给我算便宜呗!大叔想拿我这两种车挣钱,我看得出,但大叔难道想白用我创——我想的东西吗?”

看出了郭大年心思,徐雅便笑着点破了他。她刚才本想说创意,但担心郭大年听不懂现代话,便换了更通俗易懂的话。

郭大年愣了下,黑脸上的红看不出,耳朵上的红却能让人看出的。

他这是有些不好意思了。

只听他问:“那丫头你说,你这想的东西想怎么收我钱?要不这样,我可以白给你做这两种车各一辆,不收你钱了。成不?”

“不成!”徐雅笑着摇头,“大叔,你难道以为,我就只能想出这两个主意吗?而且吧,你若做的太过分,我大可找我大伯帮我做!他虽不打算养我,但他和赚钱没仇吧?”

一听这话,郭大年急眼了——他能做,人大伯也能做。若他太过分,人去找大伯,还有他什么事呢?

这时他忙道歉:“丫头,对不住,对不住!是大叔贪了,你可别这样!你既然不同意大叔的意思,那你说这两种车你想收我多钱,你就把你这车的图带主意都卖给我?”

徐雅早等这话了,但她却不打算只做一次性的不划算买卖。

“大叔,你看这样可成?我呢,将这两种车都交给你做,你先一样做出五辆来,交给我来卖,我从这车的卖价利润里提五成,可好?”

看郭大年没大听明白,徐雅便换了种说法,“简单点说吧,你只管做,而我只管卖。卖出一辆你挣一半,我挣一半,如何?”

郭大年算了一下做一辆车的大概成本,又问一辆车卖多钱合适。

徐雅知道他心里有成本价和手工刨费,便让他来定价。

郭大年最后定了婴儿睡床车一辆一两,竹编婴儿车一辆半两银的价。

徐雅问了他大概成本后,心里有了数,觉得可以。

这样卖出一辆车她大概能拿到五十到一百文的提成。

这算是不错了,但前提是,车她必须能卖出去!

其后,两人打算,明日在徐氏见证下,签个简单的契约。

最终,徐雅又将车子该如何做的事和郭大年具体说了说。

就是让他做的时候,除了第一辆成品,其他先不要拼接好车子,等卖时再拼接。

这样,别做好就搭好了架子,那样不好拿去卖,还容易被人看到仿制。

郭大年一想,好有道理的样子,便连连应了。

接着,徐雅又告诉他要有心理准备,说是有可能卖不掉,一分钱都赚不到;也有可能等车子大批量做了后,旁人会仿制,到时候车子卖价就会降,挣不来那么多了。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