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十八章 真的不喜欢

寒门秀才锦鲤妻小说:第十八章 真的不喜欢

编辑:初心未许更新时间:2021-09-15 18:34:04
寒门秀才锦鲤妻

寒门秀才锦鲤妻

作者:叫我阿鲤 状态:连载

类型:灵异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譬如什么?譬如他想娶县丞的女儿。郑同隐隐猜出她想说什么,但他拒绝去想这个答案。且,在救了她之前,他二人从前根本不相识,面都没见过,话也没说过。那她为何会在梦里梦到他?郑同眼里...

精彩章节

譬如什么?譬如他想娶县丞的女儿。

郑同隐隐猜出她想说什么,但他拒绝去想这个答案。

且,在救了她之前,他二人从前根本不相识,面都没见过,话也没说过。

那她为何会在梦里梦到他?

郑同眼里再次出现深重的疑惑。

“我很怀疑一个出生即丧母,八岁又丧父的孩子,如何能知道一些科举的事从而还梦到!九层累土,小时了了,你这些文绉绉的话,有出自《老子》,有出自《世说》的。你又是从何处听来的?这会竟引用得如此便利!”

郑同逼近徐雅,低头紧盯着她眼睛,沉面肃容徐徐问她:“——你到底是谁?若不是模样未变,我严重怀疑,你被人换了魂!”

可能是这位太高,对她太有压迫感。

徐雅死活不愿承认,自己怕了对方如此质问。

她忍不住心虚地退后两步。

郑同捕捉到她一丝慌乱,再次逼问:“你为何会梦到我?为何会变得和以前村人口中所说的完全不一样?”

NND,要不是因欠了你,我何至于被换魂?还要一再编造我做梦的谎言!打死她,她都不能承认自己被换魂了!这事太匪夷所思,太难以想象!

只要她不承认,世上没人能拿出证据证明的。徐雅很快整理好了思绪。

她镇定下来,理直气壮地反驳:“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村里人经常议论你,所以我便梦到你了。这有什么好奇怪的?还有什么老子儿子的,我不知道。但我知道我死过一回了,若还不变性子,那就是打算被人再欺负死!

我就是香草,并没有变。只是不想再死,且死了一回也变通透了罢了!

你说的确实是我的身世,但你却不知,我父亲也曾是读过书的。那九层高台的话,他在世时就一直说,我又怎能不知?再说,关于科举的事,我虽不十分了解,但村里人经常议论你,我再傻也能听明白的。

而且,你看看如今收养我的人,她是从宫里出来的。跟着她,你觉得,我的见识还会停留在以前吗?关于举业的事,我曾细问过我奶——”

关于科举的事,徐雅仔细问过徐氏,她这话说的的确是实话。

而关于徐大力的那些话,她则暗道,有本事,让郑同下地府去问徐大力,问他有没说过那些话!

反正徐大力确实读过书,她不往他头上按,她这还真不知如何劝郑同了。

郑同愣了下,恍惚间觉得,她说的也不是全然没道理的。

“是吗?真如你所说的这般吗?”郑同一问再问,就是不信。她说的太多,反而更加证明了她的心虚。他就是觉得她前后反差大,极为怪异。虽他实是说不出那怪异之处。

总之,他觉得,以后两人最好还是不要再有交集了。

她太邪门!死过一回后,就变得像是什么都知道般。

这太令人匪夷所思!

且,她看透了他的世俗功利,可他却偏偏不喜被人看透。

他讨厌这孩子!

“给你!”在对方眼里露出厌恶时,徐雅硬是将点心塞给了对方。

然后她不等对方说什么,就怕被恶狗撵似地跑走了。

之前她为何硬要追上人家,和人家搭话呢?她脑子当时肯定抽抽了!

说实话,她在他面前,一直感觉极度的不自在。

就像和不喜欢的相亲对象吃饭一样,明明非常不喜欢,却还要因顾忌介绍人的面子等缘故,硬要凑在一起吃饭。

这使得那场面即尴尬无比,还索然无味,又乏善可陈!

系统这时冒了出来。

“哎!我怎么感觉你每走一步都是臭棋呢?就像当时被徐氏收养,你离人家郑同越来越远,想要攻略人家,那也没地利之便啊!而现在,你又这么对人家说大实话,你觉得人家不要面子的吗?那这样的话,以后,你要人家怎么好被你攻略,从而接受你?”

当时若不找徐氏收养她,郑同所在的三湾子村,又有谁能收养她呢?显然没有!

她若有钱有房有人,自己能在这里生存,她又何需求爷爷告奶奶的求人收养呢?

再者,就算离得近,她便能近水楼台吗?

难道它不知,人郑同在许多乡绅眼里都是香饽饽吗?

村里镇上,向郑同家里提亲的有多少?

它知道不啊?它不知,她从乡民说三道四的议论里也知道啊!

系统难道以为,地球是围着它转的不成?它想怎样就怎样!

她还想呢!

且,她管郑同怎么接受!反正她一直都是被硬赶鸭子上架,难受死了!

她认为,哪怕郑同不去会试,起码去乡试考了后,改善家中情况,应是可以的吧?

后世,谁不清楚重点、一二本及专科学历的各种起步不同,会严重影响到后头的就业及人生规划。就像这举业考试。

可事权从急,迫在眉睫的问题需解决!哪怕考不好呢?但起码能考中啊!

系统发布任务却偏偏让她阻止。

这是个既不科学又不合理,且十分让人窝火的任务!

系统看她一直沉着面容不说话,便知她又在气那个大任务了。

她一直都不怎么能接受那个攻略郑同的大任务的。哎~

它却不知,徐雅大小任务都很气……

徐雅很快找去了杂货铺子,但杂货铺子的老板却告诉她,徐氏去了对面的肉铺了,让她去那里找。

徐雅又追去了那里。

“奶,肉放我后背筐里吧?不沉的。”看到徐氏称好了半斤肉,徐雅便忙转身,让她放到后背筐里。

天气热,家里还有猪油留存炒菜吃用,肉又不耐放,因此徐氏没敢多称肉。

“那你背不动要告诉奶!”徐雅如今的个子实在是令人担忧,所以,徐氏不喜让她背重物。

“好,奶,我知道的,我不逞强。”粮食毡布等重物,都是有人帮忙送的,她后背筐里没重东西。

肉铺案上还有猪内脏剩下,徐雅不喜猪大肠,也不想费力气去处理它。

徐氏同样不喜。

但是猪肝补铁,对妇女儿童都挺好的。因此,她这时便提议徐氏把猪肝买下来,但钱却是她硬要付的。

一块猪肝这时也不贵的,一斤肥猪肉十二文,肥瘦相间的十文,一斤猪肝才四文。她买下整个猪肝总共才花去不到十文。

猪肝腥气大,普通人不知,也不舍得买贵重的花椒大料之物处理,而这时这些东西大都是药店卖,没人喜欢进药店的。

所以,猪肝买的人虽有,却未必喜欢吃。

富贵官宦人家又不喜吃猪肉,只因他们的观念认为猪肉是贱物,不配他们吃。

而柴荣和谐的翅膀又把吃货大家苏轼给扇没了,东坡肉还没出现。

这些常识,是徐氏给她普及的,因为她做肉时问徐氏要调料,便知道了……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