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十四章 走过必留痕迹

寒门秀才锦鲤妻小说:第十四章 走过必留痕迹

编辑:初心未许更新时间:2021-09-15 18:34:03
寒门秀才锦鲤妻

寒门秀才锦鲤妻

作者:叫我阿鲤 状态:连载

类型:灵异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这真是皇帝不急,太监急!“我试着劝过了,郑同不听!还差点被他认出我不是香草!我当时心慌死了,都不敢再和他说什么了。我成了香草后的表现,和原主确实不同。你说他有没怀疑过我?要不然...

精彩章节

这真是皇帝不急,太监急!

“我试着劝过了,郑同不听!还差点被他认出我不是香草!我当时心慌死了,都不敢再和他说什么了。我成了香草后的表现,和原主确实不同。你说他有没怀疑过我?要不然,他当时为何会问我——我是谁?”

“怀疑又咋地?不承认不就得了。”系统有恃无恐,“死过一回,人变得不同,不是很正常吗?你们好多穿越者不都喜欢用这个万金油的理由吗?你再被问时,你也用这理由!”

“你好有经验!”

“那当然。”

“——好吧,这也说得通,我到时就用这理由!我不承认,难不成郑同还真能把我当妖怪?还有哦,我如今又想了别的办法,倒是还没实施呢!”

“什么办法?”系统急切地问,“这任务很重要的,影响我后续升级呢。我升级了,你的营养液也会升级的。”郑同是不会把她当妖怪,但被攻略的时间应该会因此而延长。

她和香草两个人,脑子不差的还是能看出的。不过先期攻略的任务,时间三年呢,宿主都不急,那它这会也没必要着急上火。先把最近的主线任务做完。

“营养液升级好呀!是不是我到时喝一瓶就能顶很长时间啊?可升级就没别的奖励吗?譬如给我点钱什么的?”

“是,中级营养液一个月喝一次就可,高级三个月喝一次。好了,你先告诉我办法,别说那些有的没的啦!”

徐雅叹了口气,好烦总给她压力的系统,干嘛总要提醒她有任务没完成?

“那,别说我损啊!我决定,定期给郑同送吃的,到了他上路去考乡试时,我就给他送的吃的里下巴豆,让他上不了路!”

“山上的笋都让你拔光了,你还不损?你就不怕就此惹了郑同,让人家恨你,以后更不会接受你?你不会忘了吧,你还有个主线大任务,是三年攻略郑同?”

“那你说怎么办?”徐雅心烦地再次叹气,她这不是想不出别的办法吗?

她和系统意识交流间,跟着徐氏进了一家绣品铺子,只得先停止了交流,打算看看这时候的绣品行情和价值。

而在她们身后,则远远追来个着急的丫鬟。

一路上元宝倒也乖,手上被塞了个徐雅用麸皮和柰子(全麦粉和小蜜果)做的磨牙棒啃着,倒没怎么闹腾。

徐雅上一世的父母都是市果品厂职工,那厂子后来改制,还生产起了中式点心。

因爷奶没得早,家里没人看她,她小时候经常穿着防护服,跟着父母进厂房车间。

父母将她带进厂里看着,还能让她帮忙干活,也就是加入做零食点心的行列。

父母在家也会偷偷做些厂里的东西,私下卖。

那时家里没钱,不得已才如此挣点灰色收入。

长大后,也就是高中时,借着父母的面子,寒暑假徐雅去那厂里头实习过,也就是所谓的勤工俭学,给自己挣生活费。

耳熏目染,她倒是知道些老式零食点心的做法。

直到大二家里拆迁后,她再也没去勤工俭学了,因为那时家里不缺钱了。

所以,元宝的磨牙棒她倒是会做,也给做了点。

徐氏刚一进去,那绣铺的女掌柜便迎了上来。

“徐大娘,你可来了!我这手里有桩活计想与了你做!”

“李掌柜请说便是。”

“您老上次绣的绣屏,很得那家夫人喜欢,那家夫人便问你可能给她家绣个大点的,银钱上多少没问题的,绣屏的木材也是那家夫人提供。就是时间上有点赶,她家女儿十月里出嫁,要做了嫁妆使的。”

“上次只是出个三尺长宽的炕屏,我便用了近两个月时间才绣完。这次那夫人需多大的绣屏?若是绣屏太大,时间也赶,只得让她另找人了,我绣不了。”

徐氏大半辈子都在宫里的织造坊里绣东西度过,可也因此绣东西太多,害了眼,所以她如今绣东西只为贴补点家用,别让家里的银子只出不进就好。

她年龄大了,还不知什么时候就没了。她手里的银子大多还要给元宝买些地傍身呢,不能只出不进。

虽然那地,她还没看好呢!所以,接不了的单子,她也没法子。

李掌柜先说了屏风大小,徐氏直摇头说接不了。

其后掌柜不死心地问:“加钱赶工也不行吗?绣完可给八十到一百两银呢!”

按照徐氏的说法,大隔扇屏风,她至少要花费四五个月才绣完?那样时间上赶不及的!而且吧,一百两左右其实给的也不算多,在京城这样的锈艺,三百两上下应该没问题的。

只不过徐氏的绣品曲高和寡,在她们这偏僻小地方卖不上价罢了。

但还是有人能看出徐氏绣品的应有价值的!那家夫人除了手头不宽裕,到底还是有些见识的。

徐雅在这听了会两人交谈,大致明白了徐氏的意思,也知道了她的难处。

徐氏主攻蜀绣,而这里则是本地秦绣更多,她的绣品因独具风格而在这里受了欢迎。

但徐氏的眼睛则因多年绣东西,已经状况很不好了,为避免恶化,有些赶时间的活或费眼厉害的活,她做不了,也不肯接。

但是她的刺绣手艺真的很挣钱的。

她按照二人的说法估算了下,徐氏若不是因眼睛问题,她一个月进帐十两银上下,是没问题的。可如今也只能两三个月进帐五六银了。

只因她绣的都是较大的东西,绣的慢些,出活便慢。

太小的例如香囊锦袋什么的,她不接,也接不了,挣得少还费眼睛。

哎~这就是拥有一技之长的好处了。可学好那一技却也要付出代价的,没有什么能凭白得来!

徐雅正想着这些间,刚才进门的一姑娘,大概十五六岁的年纪,她笑盈盈地指着徐氏,朝她低声问话,“敢问那位大娘可是你家长辈?”

徐雅疑惑点头,“那是我奶,请问你有什么事?”

那姑娘笑了笑,拉着徐雅袖子避到一旁,以防打搅了徐氏和李掌柜说话。

之后她对着徐雅福身一礼,自我介绍道:“奴婢乃赵家三小姐身边的丫鬟秋月,我们小姐看上了你祖母腰上的东西,问你们可愿意卖?”

赵家?徐雅惊讶地挑了下眉,仔细打量这丫鬟,猛然间想起她是谁了?

这不就是上一世,郑同妻子,也就是赵三小姐赵蕊儿身边的那个最得力的陪嫁丫鬟吗?

在看郑同前世时,常常有她的画面出现。

甚至郑同使手段和那赵家小姐私下相会时,都是这丫鬟给把风的。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