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十章 你说你是谁

寒门秀才锦鲤妻小说:第十章 你说你是谁

编辑:初心未许更新时间:2021-09-15 18:34:01
寒门秀才锦鲤妻

寒门秀才锦鲤妻

作者:叫我阿鲤 状态:连载

类型:灵异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试用期吗?徐雅想了想,觉得人家这么谨慎是有道理的,毕竟这关系人家和人家那小儿的利益。人家并不欠她什么。她想不只她,就算是别人来求着被收养,这徐姑奶奶也会如此做的。没错,这徐...

精彩章节

试用期吗?

徐雅想了想,觉得人家这么谨慎是有道理的,毕竟这关系人家和人家那小儿的利益。人家并不欠她什么。她想不只她,就算是别人来求着被收养,这徐姑奶奶也会如此做的。

没错,这徐氏算起来应是徐雅的老姑那辈,所以她这样称呼人家。

不过,后来徐氏让她改口称其为奶,说是祖母称呼太正式,如乡野人家那般称呼“奶奶”既可。

这徐氏,听说早年选秀入宫,如今年老被放出宫来,算是衣锦还乡,但她父母只她一个女儿,自她入宫后不久便伤心不已地相继离世。

如今她年方五十六,家里也没人了,便收养了隔房堂兄家一个满周岁的遗孤,将其养在膝下,说是以后给她那老父母承嗣的。

她收养小姑娘便是因她年老精力不济,想让其帮她照顾那小儿。

不管怎么样,这之后,徐雅算是暂时安定了下来。

郑同送了她来,临走她和郑同私下谈了谈,说是不知为何,她做梦会梦到他去乡试然后会试,最终却考了个同进士回来。

她还道:“我听梦里人说,同进士对如夫人,考成那样还不如别考,等三年后再考。”

她这话本意,是打算劝郑同别去科举,最起码她希望用这不吉利的话,使他对此次乡试及明年会试产生疑虑,乃致于最终考虑不去。

郑同本正认真听她说话,这时却突然愣了下,然后蹙眉阴贽地盯着她问:“你是谁?”

徐雅心下一慌,则道:“我是香草啊!我还能是谁?”

但郑同却不再理会她,而是沉面转身,上了里正等着的那辆骡车。不可能,她不是香草!可她明明看着又是!这真是匪夷所思,让他愕然间不知该说什么了。再,他的事,她凭什么管?

那骡车是里正他们送她来时雇的。

让她意外的是,郑同当日要了张家的钱粮,为她到李家周旋,就是那一两银和二百斤粗粮,却最终不知怎么商量的里正,将那钱粮给她截留了下来。

他道,她寄人篱下不好生活,有了这些钱粮以及她生母的嫁妆做底,她到人家家里来也好有些底气。

而她那生母的嫁妆,其实已经被后娘使用糟践得差不多了,拿回的就是些不值钱的家具,值个一两银左右吧。

尽管如此,听里正说也是郑同带了村邻,到张家施展手段要回的。

为此,徐雅真是对郑同感激无比,但他临走时那阴贽的眼神和问话,到底还是让她惴惴不安了几天。

“奶,我去做饭,你先带着元宝玩会。”

徐雅和徐氏接触了六七天了,觉得还是蛮好相处的。

只要她好好帮着照顾元宝这孩子,徐氏便对她也无旁的强制要求,只除了对她的个人卫生要求严格点。

徐雅有点洁癖,便对此并不觉得约束。

徐氏还特意给她安置了一个单独的房间当卧室。

晚上,元宝跟着徐氏睡,不用她管。

相对于以往香草的生活,她现在的生活简直是在天堂,除了不能睡懒觉。

徐雅最大的爱好就是爱睡觉,她挺没什么追求的。

前世她在学校里素有“睡神”之称,没课的日子里,不管谁打电话找她,她都基本上是睡觉刚起来,所以才有了这个外号。

若叫系统说,徐雅这种嗜好,其实是种心理病,通过睡觉来逃避现实中的不如意。

不过这不是大毛病,总比得抑郁症好,所以它就因此而没管她。

徐雅叹了口气,知道以前那种享福的日子已经离她越来越远了。

正这时,系统响起“嘀嘀——嘀嘀”的报警音,接着就听它道:“种田发家支线任务已触发,请宿主三个月内争取挣到十两银子,以便应付接下来郑同二叔的赌债。”

MMB,徐雅想骂人!

她到这里为了郑同还不行,难道还要为了他一家吗?

看她脸色不好,系统这模仿人脑的智脑系统,竟对她的心思秒懂。

“人又不是生活在真空环境里,总会被周围环境影响的。你救了他二叔,不就相当于解了他难处,救了他吗?这还不都一样?”

谁让她前世今生都欠了人家郑同的呢?哎!

徐雅没好气地使劲又疯狂地剁了几下案板,“好吧,你是具有惩罚机制的系统,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但你怎么还能读取我心思?我不是关闭了那个设置吗?”

“我不能读取的啊。我就是看你脸色,突然秒懂——”

这也行?

徐雅无奈,然后道:“十两银哎!短短三个月!我不觉得自己能挣出来。你还是给我惩罚吧!是不是完不成任务,就接受一次生不如死的惩罚啊?”

系统弱弱地回答:“不是啊,每天都会受到惩罚,直到最终完成任务。”

按照徐雅的估算,这里的一两银相当于后世的两千块出头,那十两银就是两万多了。

三个月挣两万,又是以香草这样的农家女身份,她感觉挣不到啊!

鸭力何止山大!

对此,徐雅深呼出一口气,不再说话。

任务不接又不行,接了完成不了还要生不如死!

对此,她还能说什么呢?

徐氏说是衣锦还乡,但她却觉不尽然。

他们如今住的屋子,是徐氏新起的正堂带三间偏房的新屋。

除此之外,她并没觉得徐氏像村邻们传说的那样,手里钱多。

若是她手里钱多,为何她不买哪怕一个丫鬟,伺候她和那小儿元宝呢?

反而说需要收养个小姑娘。

收养个小姑娘不必花费金银太多,只需提供吃食住宿便可嘛。

她从香草的记忆里得知,买个丫鬟至少要五六两银。张家卖她时提过一嘴,所以她有印象。

而且她还看到元宝睡了后,徐氏还要在灯下绣些绣品,说是要拿去卖了换钱。

人家已经提供给她收留之地,她对人家有没有钱倒也没多大要求。

她不能靠着人家在这里生存,所以徐氏钱不多的问题,并不会困扰到她。

起码,目前徐氏家里比村里其他人家好过些,一日两餐还是供应得起他们三口人的,偶尔还能吃上顿肉。

一日三餐嘛,除了元宝那孩子,因他是个宝宝,可以享受此待遇。

可谁还不是个宝宝呢?但她和徐氏没那特权。

如此,她更是判断出徐氏钱不多了。

吃饭时,徐氏夸奖徐雅,“香草,你做的饭食可比我做的好吃多了,你来以后,元宝吃饭都香甜不少!你做的这般好,可想要什么奖励吗?”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