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八章 他的上辈子

寒门秀才锦鲤妻小说:第八章 他的上辈子

编辑:初心未许更新时间:2021-09-15 18:34:01
寒门秀才锦鲤妻

寒门秀才锦鲤妻

作者:叫我阿鲤 状态:连载

类型:灵异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前世徐雅人生最大的挫折来自于一起绑架事件,那时因救她,有位年轻警官在风华正茂的年纪便牺牲了。后来,她恢复后,打听过那警官的平生,见过其父母,从而知道了他的名字,他叫郑同……香...

精彩章节

前世徐雅人生最大的挫折来自于一起绑架事件,那时因救她,有位年轻警官在风华正茂的年纪便牺牲了。

后来,她恢复后,打听过那警官的平生,见过其父母,从而知道了他的名字,他叫郑同……

香草在三湾子村呆了四年,基本一刻不闲着地被驱使干活,自己还是个内向性子。

所以,在这里四年来,她竟只听过郑秀才的名声,却没有见过人家。

而郑秀才的全名她不知,可相貌就是记忆深处里那警官的相貌,只是比之显得更年轻稚嫩罢了。

那起事件后,她便有些自闭,还莫名对谁都不信任,为此接受了几年心理治疗。

后来,她下意识地将绑架之事压在了心底,似乎不想不提,就可以当作什么都没发生过。

对他的父母,在见过一次下跪道歉后,她再也没勇气去见,只是托了他的同事前去探望,时不时送些钱物以减轻愧疚。

系统读取了她的想法后,道:“那你明白,你为何会被绑到这里,还回不去了吗?因为你欠了人家的。根据记录,你欠了人家三世——”

徐雅嗤笑出声,“你的记录好荒谬!前世因后世果这种事,作为信仰,骗骗自己有个心理安慰就得了!毕竟现实不如意,心是自由的,旁人可管不了你怎么意淫发疯!你怎么还拿出来骗我?”

“那你现在不是在这里吗?这难道还是骗你了?反正,信不信你都在这里,回不去了!如今这穿越的事实,你老老实实接受不就得了?”

她很难接受!

徐雅真不想理会这烂系统了。

她即便知道来这里是为了还债,可一时还是接受不来啊!毕竟,她前世的日子比如今好过多了,但——她确实欠了人家命啊——

看她想法松动,系统继续劝说,“你和郑同几世都是做了有益于郭嘉和人民的功德事,所以才能获得此次机会——”

徐雅再次嗤笑出声,“系统,你能醒醒吗?你是种田系统,不是积攒功德系统,好吗?还有,别说我没有那些功德,就算有,目前看来,我来这里也不是来享福,而是一直都在吃苦受罪呢!你没眼瞎,能看到吧?”

系统被她怼的无话可说,它哑口一时后,道:“我说不过你,不和你说了,谈点正事吧。不管是上一世,还是其他你不承认的那两世,你欠了人郑同的,得还,这总没错吧?”

徐雅气滞一时,无从反驳,只道欠了是得还,可……

最终,她自己也说不清楚此刻自己的复杂心思,故而只是沉默不言。

系统很烦,这该死的设定,必须让徐雅真心愿意接受,任务才发布。

否则,宿主情绪失控,它会失效一段时间再掉级重启。

掉级是不可能掉级的,但它不想重启重头再来!

不升级它就会被报废,以后就是废铁一堆,不能再和人交流打屁,后果很严重!

它多想成为人,既然不行,模拟成人也行啊,做无知无觉的死物很痛苦的!

要不,对极难搞定的她,它才懒得和她谈!

正这时,系统“嘀嘀——嘀嘀”的警告音瞬间而起,“系统主线任务已触发,请宿主用心看完——”

这是接受了?

这警告音才落,徐雅脑中迅速闪过关于郑同的画面。

郑同五岁上,父亲举业在众人的期许中眼看有成,那时他那父亲正要去乡试。

可他那父母在探亲路上,却倒霉地遇到久雨后的山石滑脱事件,从而双双勋命。

而他那时伴随在大病初愈的祖父身边,幸运地避免了此次事故。

得知消息后,其祖父身体本就不好,强撑到隔年冬月,也就是郑同快七岁时,他便因痛失爱子夫妇且病体拖延,继而离世。

其后,在其临死祖父的嘱托下,他由二叔夫妇抚养。

长到八岁上,三岁开蒙的郑同被先生定论极有读书天赋,嘱咐其二婶好好供养他读书举业,还说他是郑家改换门庭的希望,可让郑家这一代的奋斗成行,从耕读之家转换为官宦之家。

其后,他那二婶以郑家落魄,无力供养太多孩子读书为理由,做了一个让外人极为称道,而让家人无法接受的决定。

那便是她放弃了自家的两个儿子,开始全力供养郑同读书。

她认为,郑同读书回来,再教她儿子读书也是可行的。

郑同二叔自其祖父离世后不久,因久试不中,先是染上酒瘾,其后又沾上赌博,而支撑郑家能够勉强运转的则变成他那二婶熊氏。

熊氏生有一女二子,他们本就因她一直偏爱郑同,而对郑同有矛盾,在她做下那个为人称道的决定后,子女更是因此而对郑同矛盾欲深。

那时熊氏小儿子才刚满了三岁。

郑同十岁上,他那堂姐出嫁。

出嫁时,她要求郑同以长子名义供养二婶一家,只因在她看来,她母亲全力抚养了郑同,并全力供养了他读书。

同时,她要求自己五岁小弟,也就是郑同的小堂弟立即前往学堂开蒙读书。

郑同本觉应该,便毫不犹豫地答应了下来。

而郑同的大堂弟也不知怎么想的,在这一年放弃读书,从此混迹村里街头,开始不务正业。

至于郑同二叔,早就沉浸在酒瘾赌瘾中无法自拔,家里有他不仅没有支撑,反而因其时不时欠了酒钱赌债而成了负担。

郑同从此后便一面想办法挣钱供养家里,一面埋头于读书举业。

十五岁上,他得中县案首,院试小三元,名传整县整府,同时有了免田赋的资格。

自此,他家里情况稍加好转,而其小堂弟的读书天赋却被发现惨不忍睹!

似乎郑家后辈的全部精华都集中在了他身上。

于是,郑家其他后辈则认为他对其小堂弟教养不力,这才使得小堂弟如此,继而对他各种埋怨。

为此,他那二婶熊氏说破嘴皮子,都无法劝服自家子女对郑同放下成见。

熊氏并非没有好好教养儿女,只到底家事繁琐,丈夫又是那样的拖累,她无法分散更多精力而去教养他们和郑同。

郑同虽也失于教养,可能有其祖父的教养和嘱托的底子存在,也可能因其自身的意志力克制力都比较强,又因二婶对他如此偏爱,他便自身也比较争气,想着学有所成后竭力报答二婶一家。

可身在人生棋局中的人已被怨恨蒙了眼,根本不找自身原因,只知频繁寻衅堂兄郑同。

所以,家里由于各种原因而留存的那点微薄田产,自郑同十岁后,便一直都由郑同和其二婶种着,其他人根本不会帮手一二……

如今郑同十八岁。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