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67章 奇怪的兵器

河洛仙侠传小说:第67章 奇怪的兵器

编辑:情话微凉更新时间:2021-09-15 13:36:36
河洛仙侠传

河洛仙侠传

作者:金铃动 状态:连载

类型:历史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嗯!”夜未央感激地望着梁园,也正是梁园的理论,才给她指明了方向,让她想到用洛书空间尝试分析自己的身体,否则根本就不会有后续的发现,也就断了夜未央修复根基受损的希望。“兔子...

精彩章节

“嗯!”

夜未央感激地望着梁园,也正是梁园的理论,才给她指明了方向,让她想到用洛书空间尝试分析自己的身体,否则根本就不会有后续的发现,也就断了夜未央修复根基受损的希望。

“兔子呢!兔子呢?”梁园急了。

“在这!”那个符师急忙将手中的兔子递了过去。

梁园接过了兔子,曲指一弹。

“咔嚓……”

夜未央的嘴角抽搐了一下,只是听那声音,就知道骨折了,而且还是粉碎性骨折。

可怜的兔兔!

梁园用精神力渗入到妖兔的后腿,然后用精神力拼接碎骨,再释放了一张禁锢符,将拼好的碎骨固定,最后取出了一张疗伤符在妖兔的后腿上释放,抬起头对那个一直站在一旁的符师道:

“再去买一只妖兔!”

“哦,是!”

一刻多钟后,梁园又用相同的力道敲碎了第二只妖兔的后腿,然后一番操作,最后也释放了一张疗伤符。

然后他就用精神力观察着两只妖兔骨头的愈合状况,有什么差异,骨头上的纹路会破坏到什么程度,会不会随着骨头的愈合和恢复。

只用这疗伤符,等到妖兔完全痊愈,也需要三天的时间。夜未央便告辞离去,梁园从夜未央那里要了几张补全的疗伤符,便挥手让夜未央离去。

夜未央回到了修复部,刚进入走廊,便见到一个修士捧着一柄剑,一脸的祈求道:

“就没有办法了吗?”

夜未央目光望去,却是一个四十几岁的修士,正站在大办公室门前,而龚长春几个符师也站在门口,一脸的无奈摇头:

“你刚才也都说了,符盟你也去了,他们都没有办法,我们这边没有办法也正常吧!”

“怎么了?”夜未央走了过去。

龚长春苦笑道:“这位道友来修复一柄符剑,他这柄符剑曾将损坏过一个口子,然后用相同材质的材料补全了那个口子,又在上面补全了符纹,但是那柄剑的威能却下降了一半还多。去了符盟,没有办法,有来我们这里了。”

“我看看!”夜未央望向了那个修士。

那个修士看着夜未央娇小的身材,还有一张没长开的娃娃脸,不由怀疑道:

“你……也是符师?”

夜未央便哭笑不得:“看一眼又看不坏!”

那个修士也反应过来了,不由脸上现出尴尬,将剑往夜未央身前一递。夜未央接过了那柄剑,拔剑出鞘,细细看去。

一把好剑!

夜未央不由心中赞叹,目光扫过,果然在剑刃上有着一处,大约只有黄豆粒大的不同,因为那里的颜色要比整柄剑看起来要新,一眼就能够看出来,那里曾经崩碎了一个口子,然后用同样材质修补的。夜未央又看了一眼修复的符纹,不由微微皱起了眉头。

补全的符纹并没有丝毫错误。

夜未央便进入到洛书空间。

洛书空间内。

那柄剑躺在操作台上,洛书空间的穹顶落下光芒,笼罩了那柄剑,然后在对面落下光幕,上面出现了那柄剑补全的图像。

两个!

夜未央一楞,不是因为出现两个图,而是因为第一幅图旁边还有字。

看了那些字,夜未央明白了。

这柄剑是一柄上品符剑,而且是一柄久经沙场的符剑,不知道饮了多少血,这柄剑的材质已经发生了变化,隐藏了浓郁的杀气,让这柄剑的威能又提升了三分,这也是那个修士为什么如此舍不得这柄剑的原因。

但也正是这个原因,让这柄剑的修复遇到了问题。

虽然修补这柄剑的时候,用了同样的材料。但是修补的部分却没有经过鲜血的滋养,没有杀气。如此一柄蕴藏满满杀气的剑,在符纹运转到补缺的那处的时候,那处却没有丝毫杀气,便遇到了阻碍,如同遭遇了断点,运转自如就不流畅,让威能降低了一半还多。

解决的办法有两种。

一种就是花费时间去滋养,让那缺失杀气的部分被鲜血滋养,有个几年之后,自然就能够恢复原本的威能,一种是将这个补全缺口的地方重新敲下来,然后去寻找一个相同材质的残破兵器,不管什么兵器都好,只要蕴藏着浓郁的杀气就好,然后在那个废掉的兵器上取下一块材料,用这块材料补全缺口,再重新画上符纹,便解决了这个问题。

但是,除了这两种方案,洛书空间还给出来另一种方案,便是在第二幅图上。那里将补全缺口的材料敲下来,不再补全,直接在缺口的截面上,将符纹补全。如此能够立刻恢复这柄符剑的威能。但是坏处就是那个缺口一直在,而且很可能因为这个缺口的存在,在以后厮杀中,这柄符剑的损伤会扩大,并且有着断掉的可能。

夜未央从洛书空间内出来,她在洛书空间内呆了不短的时间,但是在周围的人看来,只是一瞬的时间。

“这位道友,你这柄符剑的问题就在你补全的这块材料上……”夜未央将造成的原因和解决的办法说了一遍。

别说是那位修士了,就是周围的符师都用怪异的目光望着夜未央。

杀气影响兵器的修复……

你确定你不是胡说?

周围还有看热闹的修士,纷纷议论了起来。

“她这是在开玩笑吧?”

“只看了一眼,就这么胡说八道,也太不负责了吧?”

夜未央将符剑还给那个修士道:“我的意见就是这样,实际上也不难,去找一柄有杀气的报废的兵器就能够解决。”

“这是在糊弄我吧?”那个修士脸色很难看:“这是他们修复不了,弄个说法把我糊弄走,什么去买一个残破的兵器……”

那个修士想到这里,心中开始涌动起愤怒。

“这位符师,你修复不了,我也没有说什么,但你不能这么糊弄我,是吧?你把我当傻子吗?”

夜未央神色就不由一楞:“我没糊弄你啊!”

那修士的脸色更难看了:“你觉得你的说法有人会相信?”

*

*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