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15章 城中何处传炮响

河洛仙侠传小说:第15章 城中何处传炮响

编辑:情话微凉更新时间:2021-09-15 13:36:19
河洛仙侠传

河洛仙侠传

作者:金铃动 状态:连载

类型:历史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在他的身旁椅子上还坐着一个人,是他的弟弟,却不是一个符师,而是一个修士。此时端着茶杯,看着哥哥冥思苦想,不由微微摇头,心中暗道:“符纹炮岂是那么容易修复的?否则也不会只有皇室才...

精彩章节

在他的身旁椅子上还坐着一个人,是他的弟弟,却不是一个符师,而是一个修士。此时端着茶杯,看着哥哥冥思苦想,不由微微摇头,心中暗道:

“符纹炮岂是那么容易修复的?否则也不会只有皇室才能够修复了!”

突然有管家进来:“老爷,府长府管家来了。”

宁致远微微皱了一下眉头,虽然他不将一个管家放在眼里,但却不能不给戴东临的面子,便淡淡地说道:

“让他进来吧。”

少倾,戴管家便走了进来。

面对宁致远这个大符师,管家不敢有丝毫轻慢,认真施礼道:

“宁大师,我家老爷请你去东城墙!”

宁致远目光疑惑:“为何?”

“有人修复了符纹炮,但是却不能确定是否真的修复好了。所以要在东城墙上试试,我家老爷请您过去看看。”

“有人修复好了符纹炮?”宁致远双眸猛张:“是哪位大师?”

“不是!”戴管家连忙摇头道:“是项鼎将军的妹妹。”

“项鼎?他妹?”宁致远眼中闪过了一丝温怒:“以项鼎的年龄,他的妹妹不会超过二十岁吧?

他修复了符纹炮?

府长是在羞辱老夫吗?”

“绝对不是!”戴管家连连摇头:“我家老爷……”

“不必说了!”宁致远面沉似水:“你转告府长,既然有人能够修复符纹炮,又何必劳烦我去?老夫就在这里贺喜府长了!”

“宁大师……”

“还不走?”宁致远猛然爆喝。

戴管家心中无奈,脸露苦涩。

这就是符师的尊贵,修士可以凭一人之勇斩妖除魔,但那也只是一人之勇。但是一个符师却顶得上一群修士。比方说,刻画一个护城大阵,便顶得上三千修士。更不用说,还有符纹炮那种利器。

特别是像宁致远这种大符师,连府长都要让三分,可不是他一个管家能够得罪的。唯有深施一礼,退出了房门,叹息了一声,急急向着东城而去。

“啪!”宁致远将桌子上的茶杯摔在了地上:“欺人太甚!”

坐在一旁的宁致静劝道:“兄长何须如此!毕竟那戴东临是一府之府长!”

“府长又如何?”宁致远腾地站起来:“府长就能如此用一个十几岁的女娃来羞辱于我?

说那女娃修复了符纹炮,你信?

如果她真的能修复符纹炮,我把符纹炮而吃了……”

“轰……”

一声巨响在大名府上空震荡。

宁致远的身子就是一僵,脖子发僵,机械般转向宁致静:“二弟,你可听到?”

宁致静皱眉道:“好像是符纹炮的声音。”

“可听出它来自的方向?”

宁致静脸上现出一丝不安:“东城……”

东城。

城墙之上。

一片欢呼,戴东临激动地双手颤抖,轻轻抚摸着符纹炮:“修好了!修好了!哈哈哈……”

夜未央脸上浮现出喜色,心神一松,身形便一个摇晃,向着后面倒去。被熊霸一把揽在了怀里,焦急地伸着大嗓门唤道:

“未央!未央!”

戴东临脸色就是一变,如今的夜未央可是宝贝,如果宝贝出了意外,所有的希望都要落空了。一步迈出,就已经站在了夜未央的身前,看到夜未央脸色苍白,已经晕了过去,深处三指搭在夜未央的腕脉上,这才松了一口气。温言对熊霸道:

“是劳累过度,无恙!”

“未央身子骨弱……”熊霸担忧道。

“我知道!”

戴东临是什么人?

五气朝元大修士,一搭夜未央的腕脉就知道她的身体状况,取出一颗丹药,给夜未央服下,然后又取出一把金针,手指连弹。

“嗖嗖嗖……”

很快,便在夜未央的身体上扎上了三十六根金针,曲指连弹,一道道指风弹在了一根根金针上。

“嗡嗡嗡……”

金针震颤,那丹药的能量被金针控制着在体内流转,一丝丝杂质被排出了体外。

天空中飞来两道人影,一个人脚下踩着一片光,如同一朵彩云,却是一张符箓。一个人脚下御剑,却正是宁致远和宁致静兄弟二人。二人落在了城墙之上,宁致远的目光第一时间就落在了那门符纹炮上,随后就紧紧地皱起了眉头,一会儿眉头又松开,眼中现出恍然大悟之色,然后又紧锁起眉头。

一个多小时后,戴东临伸手一抓,三十六根金针便被她抓在了手中。夜未央也悠悠行来,一醒来,便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变得不同。

之前总是有着虚弱的感觉,但是此时却感觉自己的身体从未有过的好,似乎有着使不完的力气。略微感知一下,不由惊呼道:

“我淬体境一层了?”

“真的?”熊霸大脸一喜。

戴东临望着夜未央依旧苍白的脸,知道他虽然提升了夜未央的身体修为,但是夜未央消耗的精神力却没有得到恢复。而且他方才把脉,已经知道夜未央自幼身子骨就弱,虽然此时夜未央苏醒过来,还是伸出手搭在夜未央的腕脉上确认一下。

“府长!”

这个时候,宁致远神色激动地,小跑着来到了戴东临面前:

“府长,是哪位大师来了?是皇室的大师吗?他在哪里?容致远拜见。”

戴东临皱了皱眉头,心中不喜宁致远的不礼貌。没看自己在忙吗?

然后……

宁致远看到了,只是随意地看了一眼夜未央,然后也皱了一下眉头。

府长这是什么意思?

拿一个小丫头为借口,不搭理自己,这是给自己难看吗?

还是因为皇室来了大符师,不需要自己了?

可是此时心中像猫抓似的,想要知道皇室来了哪位大师,也好请教方才没有看懂的地方,便道:

“府长,一个小丫头何老你亲自出手?让手下来照顾就是了。还请府长告知皇室来的是哪位大师,现在何处?老夫也好去拜见!”

戴东临皱着眉头,却不是为了宁致远,而是为了夜未央。

他发现夜未央的身子骨确实很差,而且伤了根基。便是慢慢用好药调理,也很难恢复。除非有那天材地宝,补足根基。

但是想要寻到天材地宝,何其难也?

*

今日还有一章,别走开!

*

*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