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14章 吹尽黄沙始到金

河洛仙侠传小说:第14章 吹尽黄沙始到金

编辑:情话微凉更新时间:2021-09-15 13:36:18
河洛仙侠传

河洛仙侠传

作者:金铃动 状态:连载

类型:历史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她的心中原本就忐忑不安,不知道在洛书空间内取得的效果,在真实世界中是否有效,没好气道:“闭嘴,别打扰我!”“哦!”熊霸应了一声,闭上了嘴巴。夜未央很快抹平了九处错误的符纹,然后拿...

精彩章节

她的心中原本就忐忑不安,不知道在洛书空间内取得的效果,在真实世界中是否有效,没好气道:

“闭嘴,别打扰我!”

“哦!”熊霸应了一声,闭上了嘴巴。

夜未央很快抹平了九处错误的符纹,然后拿起了工作台上的符纹刀,精神力向着符纹刀内灌注,脑袋便隐隐作痛,她知道这是因为自己的精神力消耗过大的缘故。但是,现在却不能休息,她必须在外面的人发现她没有离开库房前,修复符纹炮,否则一旦被赶出去,便再也没有了机会。即便是她说她能够修复符纹炮,也没有人会相信她。

“嘶嘶嘶……”

夜未央的符纹刀在符纹炮上小心翼翼地刻画,全神贯注。

一个个被抹平的地方,一个个符纹出现。

一处,两处,三处……

最后便是开始衔接和符纹炮上符纹的节点。

夜未央的脸上已经布满了汗水,滴滴答答地滴落在符纹炮上。

最后一笔!

夜未央握着符纹刀,紧张又忐忑地望着符纹炮。

时间在一点点过去。

一秒,两秒,三秒……

没有“砰”!

没有崩溃!

夜未央便感觉到自己一阵虚脱,眼前的一切都变得恍惚了起来。

“当……”

符纹刀从无力的手中脱落,掉在了地上。此时她的脑袋嗡嗡作响,精神力消耗过大,让她的脑袋一撅一撅地疼痛。身形一个踉跄,就要向后摔倒。

“未央!”熊霸有力的臂膀揽住了夜未央:“你怎么了?别吓唬我!”

“四哥,扶我去见府长!”

“谁?”

熊霸在急切之间,早就忘记了夜未央的叮嘱,更是忘记了自己身在何地,那大嗓门可是放开了喊,别说是距离库房二十米外的戴东临了,便是五百米外都听得清清楚楚。站在外面失神的府长戴东临被打断了思绪,而且声音还是从存放符纹炮的库房内传来,这一瞬间,他的心中都起了杀心:

“谁在里面?抓起来!”

“呼啦……”

守在库房门外的偏将和几个兵丁就冲了进去,然后……

“砰砰砰……”

几条身影就从门内倒飞了出来,摔在了地上。正是冲进去的那几个兵丁。

库房内还有着打斗的声音,是那个偏将在和熊霸争斗。

偏将的修为超过熊霸,但是熊霸天生神力,却和偏将斗在了一起。一时之间,竟然不分胜负。而这个时候,夜未央也不敢让熊霸住手。那偏将分明招招致命,一旦熊霸停手,很可能就被偏将给杀了。

“废物!”戴东临见到自己的兵丁刚进去就被打了出来,脸上满是怒意。

“我去看看!”戴行身形一飘,就进入到库房之中。

然后脸上现出诧异,不知道夜未央和熊霸为什么在库房内。

“住手!”戴行喝了一声。

那个偏将身形飘退,熊霸也停了下来,将夜未央挡在了身后,一双大眼紧盯着那个偏将。

“夜未央!”戴行脸上带着怒意,他今天够烦躁的了:“你为什么在这里?谁给你的胆子?你……”

“戴大人,符纹炮修好了!”

烦躁的戴行暴怒至极,根本没有听夜未央说什么,继续在咆哮。但是一条身影如风一般从他的身边刮了过去,戴东临依旧站在了工作台旁,目光落在了符纹炮上。

“嗖嗖嗖……”

一条条身影从门外跑了进来,二十米的距离,在他们竖耳倾听之下,便是夜未央的声音再小,他们也听得清清楚楚。

符纹炮修好了?

不相信!

但是即便是心中再不相信,心里还是像猫抓似的痒痒,纷纷跑了进来。随后便是一个个惊呼,又是一个个疑问,在库房中炸响。

“符纹衔接上了!”

“没有崩溃!”

“真的修复了吗?”

随后便是一片寂静!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

这二十几个都是内行,都是符师,虽然也看不懂符纹炮上的符纹,但是他们和夜未央一样,都感觉现在符纹炮上的符纹顺眼自然了许多。

之前他们看到宁致远刻画符纹如行云流水,心中赞叹。但是和现在符纹炮上的符纹相比,似乎更加自然顺眼了许多。

这……难道修复符纹炮的是一个大符师?

要比宁致远水平还高的大符师?

库房内鸦雀无声!

数秒中之后,戴东临抬头望向了夜未央:“谁修复的?”

“回府长,是我!”

戴东临虎目一张,他想到了是夜未央,因为库房内之前只有夜未央和熊霸。

就熊霸那个熊样,显然不是!

如此就只能够是夜未央了!

但是,如今听到夜未央亲口承认,心中还是震惊不已。

这样小的一个丫头,会修复连宁致远都修复不了的符纹炮?

这让戴东临的心中也忐忑了起来,希望夜未央是真的修复了符纹炮,但是心中又不相信。

“不可能啊!”此时围在工作台周围的一个符师喃喃自语:“这条符纹为什么要这么衔接?有些违背符纹常理啊!”

戴东临心中就是一沉!

“不对,你再看这条符纹,两条符纹衔接,那条违背符纹常理的符纹又变得恰如其分!”另一个符师道。

戴东临心中又是一喜。

“这不可能!”

一个满头白发,此时全身都微微颤抖,嘴里更是自言自语:

“这里,还有这里,单独看都有些不妥,甚至有的符纹违背符纹常理。但是衔接在一起,却又流畅自然……”

一旁的戴东临听得心情起起伏伏,戴行更是长大了嘴巴,站在那里,不知所以。猛然间回头望向夜未央,再看看那些如痴如狂的符师,心中升起了一个念头:

“假的吧!”

“我是再做梦吧?”

“都闭嘴!”戴东临猛然喝道,库房内瞬间寂静了下来。

“你来告诉我!”戴东临指着一个符师道:“这符纹炮究竟有没有修复?”

那个符师犹豫了一下,拱手道:“回府长,我不知道。”

“你说!”戴东临又指着另一个符师道。

“回府长,我……不知道!”那个符师满脸羞惭。

“你说!”

“你说!”

“……”

一连问了十几个,竟然没有一个人知道。戴东临气得脸色青紫,怒骂道:

“一群废物!”

“府长!”一个符师小心翼翼地开口道:“要不试试?”

戴东临心中一动:“来人!”

“在!”那个偏将立刻应道。

“把这门符纹炮拉到城墙上。”

“是!”

“管家!”

“老爷!”

“去请宁大师去城墙上。”

“是!”

宁府。

宁致远拧眉坐在椅子上,手中捧着一杯茶,在思索着自己修复符纹炮究竟差在哪儿,他在这里已经枯坐有些时间了。

*

万分感谢夢魑(100)的打赏!

*

*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