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六十四章 陈年旧事

学霸在线教做人小说:第六十四章 陈年旧事

编辑:渐渐春风老更新时间:2021-09-15 12:12:28
学霸在线教做人

学霸在线教做人

作者:驴驴不吃草 状态:连载

类型:短篇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狄知行走后,苏寒又对着秦明远行了一礼,微笑着说道:“秦大人,方才有外人在,学生不便多说,学生求学之时曾对太学司马博士执弟子礼,遂学生该称呼秦大人一声师叔。”博士是靖国最高学府...

精彩章节

狄知行走后,苏寒又对着秦明远行了一礼,微笑着说道:

“秦大人,方才有外人在,学生不便多说,学生求学之时曾对太学司马博士执弟子礼,遂学生该称呼秦大人一声师叔。”

博士是靖国最高学府太学里的一个职位,也就是相当于现代大学里的教授或者老师,苏寒说的司马博士全名司马炎。

秦明远愣了一下,司马炎与他只是同年,连同窗都不是。二人仅在当年科举殿试时有过几面之缘,如今只是点头之交,根本算不上师兄弟,何来师叔之称?

不过秦明远久居官场,这种事儿他自然时常遇到,人家欲与你结交或者攀附于你,一定会通过熟人介绍。

若没有熟人介绍,便会提一个八竿子都打不到的人来做衔接,你若是有心接纳对方,直接认下他口中的关系便可。

这宁墨虽然无官无职,确是有着非同一般的能量,秦明远自然不会傻到拒绝对方的善意。

“原来是司马兄的高徒,怪不得你能如此优秀,面对秘侦院都能够毫无惧色,真是英雄出少年。”

苏寒脸上依然是笑盈盈的,见秦明远夸赞自己,他连忙谦虚地说道:

“师叔您谬赞了,那狄知行说得没错,我也只是仗着家里人的势力罢了。不过话说回来,就算我只是一个普通书生,见他这般欺负师妹,我也会站出来。”

秦轻语已经惊呆了,这么一会儿的功夫,称呼都变了?她从未见过今天这样的苏寒,他那万年不变的标志性温和表情,只是这一会就已经有了千变万化。

他先是表情平淡,接着面对狄知行时,他又表现得玩世不恭、讥笑、漫不经心。与秦明远说话时,又变得温和、礼貌、谄媚?

还有,那什么司马博士秦轻语听都没听过,看自己舅舅的表情就知道,他绝对与那个司马不熟。而二人对话的这一幕秦轻语却很熟,明显就是官场站队那一套嘛。

所以这个什么宁墨的人设是一个在官场中左右逢源的圆滑投机者?要不是知道苏寒的性格,秦轻语真的会以为他便是这种人设,难道这就是一个专业间谍的职业素养?

二人又寒暄了一会,秦明远竟然还问了一下那什么司马的身体如何,看着苏寒一本正经的回答,秦轻语只感觉自己的尴尬癌都犯了。

“对了,师叔,齐王殿下让我来接师妹去府上,云昭公主在王府等她呢。”

这是在秦轻语第N次给苏寒使眼色之后,苏寒才不紧不慢提出的。

“嗯,虽说轻语与公主相交莫逆,但以云昭公主的身份,确实不方便来外臣的府上探望。轻语,你便随着宁贤侄去一趟齐王府吧,记得早点回来。”

~

秦轻语没上齐王为她准备的马车,先是到马厩里与小黑亲近一番,接着便骑着它与同样骑马的苏寒并肩而行。

“你不会真的是贵妃娘娘的侄子吧?”秦轻语终于问出了她一直在心中猜测的问题。

苏寒也没瞒着秦轻语,直接开口解释:

“当然不是,十几年前凉州城因为战争爆发了瘟疫,镇守凉州的宁家为救治百姓,全家感染瘟疫,最后,包括十三岁的宁墨在内,全部死亡。

当时我正要前往京都接管谍网,见这宁墨与我相貌相似,年龄又相仿,便替代了对方,拿着宁家的信物来京都与贵妃认亲。”

这句话里透露了很多信息,但秦轻语只关注了一点,这一点让她无比震惊。

“什么?你十三岁就成为了谍网首领?当时的军机处没人了吗?让一个孩子来敌后领导工作?”

一连串的问题问完之后,秦轻语才反应过来自己话语中的不妥,连忙又补充道:

“我没说你能力不足的意思,事实上你比任何人都优秀,我的意思是说,南边的官员怎么会放心让一个十三岁的孩子来领导这些出生入死的间谍?”

苏寒笑了笑,也没在意秦轻语话中的不妥,他微微抬头,望着天空中的某处,轻声说道:

“曾经在军机处内有位大人,他智计无双又知人善用,是他顶住了所有压力,强行把我推到了这个位置。”

秦轻语愣住了,虽然苏寒没明说,但她隐隐感觉到,苏寒说的那位大人就是她的父亲,这是她第一次听见对于自己父亲的评价。

提起这件陈年旧事,让某种情绪在二人心中弥漫,他们开始沉默,对可能正注视着他们的那个灵魂默哀。

走了几条街后,秦轻语想起了狄知行的两个问题,于是她开口问道:

“那姓狄的问我的问题里是不是有什么陷阱?”

苏寒沉吟了一下后,回答:

“我没看出来有什么陷阱,第一个问题感觉就是废话,要是有问题,应该在第二个里。

或许在孙茂学身上有什么我们不知道的信息,不过就算真是这样,我们也不需要担心,他们不会有证据的,最多只是怀疑。”

~

秘侦院内的某个房间中,狄知行对着书案后的宗正元基行了个礼后说道:

“院长大人,秦轻语也给了肯定的答复。”

宗正元基将视线从书案上的案卷中移开,抬头注视着狄知行,沉声说道:

“说说你的看法。”

狄知行知道对方问话的重点在哪,于是直接阐明了自己的观点:

“我认为,这中间的某个环节一定被人做了手脚,根据我对孙大人的了解,他是会选择牺牲自己为同伴创造活命的机会,但他绝对不会去救秦轻语。

孙大人一直认为秦轻语有着很大的嫌疑,所以他一定会想尽办法杀了秦轻语,最不济也会拉着她一起死,绝对不会救她的。”

“根据这一点来做出推断,是不是有些牵强?还有其他证据吗?”

狄知行料到宗正元基会这么问,所以他早就在心中打好了腹稿,此时便直接答道:

“孙大人这次带着秦轻语去往凉州,其最主要的目的就是为了试探秦轻语,我猜孙大人应该是发现了什么,这才惹来了杀身之祸。

另外,还有一个疑点,楚国间谍为何要烧毁除孙大人与拉金迪克外的所有密探尸体?我猜对方是想掩盖密探们的死因。

所以,这里面一定有我们不知道的信息。”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