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五十四章 暧昧

学霸在线教做人小说:第五十四章 暧昧

编辑:渐渐春风老更新时间:2021-09-15 12:12:24
学霸在线教做人

学霸在线教做人

作者:驴驴不吃草 状态:连载

类型:短篇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傍晚开始的大逃杀让现在秦轻语很是疲惫,见到苏寒的兴奋劲儿已经消退,失血过多产生的眩晕感让她的眼皮越来越重。熟悉的面孔接连在秦轻语眼前出现,他们时而开心地大笑,时而伤心地...

精彩章节

傍晚开始的大逃杀让现在秦轻语很是疲惫,见到苏寒的兴奋劲儿已经消退,失血过多产生的眩晕感让她的眼皮越来越重。

熟悉的面孔接连在秦轻语眼前出现,他们时而开心地大笑,时而伤心地哭泣。似乎是她的间谍身份暴露,正在被秘侦院追捕。

齐睿和云昭怒斥她叛变靖国,出卖朋友。舅舅一家人因为她的间谍身份被牵连,然而他们在牢狱中仍然还担忧着她的安危。

她还看到,苏寒为了楚国的利益,欲离她而去。秦轻语有些分不清那是现实还是梦境,迷迷糊糊中见到苏寒来到自己面前,她抓住苏寒的手臂,质问道:

“家国与我,你到底选谁?”

苏寒沉默,没说话,只是安静地看着她。秦轻语只觉得眩晕感越来越强,面前的苏寒那温和地面容离她越来越远。

翌日清晨,秦轻语从噩梦中惊醒,她一整晚都在不同的噩梦中挣扎。伤口处的痛感在她清醒后开始变得强烈,艰难地站起身,看见苏寒正从山洞外进来。

“醒了啊,刚烤好的兔子,快趁热吃。”

秦轻语这才看见,原来苏寒手里正拿着一只被树枝串起来的野兔,肉香味也扑面而来。闻见肉香味的秦轻语咽了下口水,腹中的饥饿感变得强烈。

饥饿感虽然强烈,但另外一种生理问题却更是紧迫,只是现在孤男寡女在这荒郊野岭,秦轻语有些难以启齿。

低着头,红着脸绕过苏寒向洞外走去。苏寒不明所以,还在推销着他手中的烤野兔,秦轻语只好加快步伐。

大雨早已经停歇,太阳在头顶悬挂,显然已经接近午时。经过一整夜的冲刷,山中的土地十分泥泞,秦轻语走得有些吃力,苏寒追出山洞后,也猜到了秦轻语的意图,便闭嘴转身,又进了山洞。

走进一处灌木丛中,秦轻语掀起衣袍,用下巴夹住,由于左手严重受伤,所以只能单用右手费力地解下裤带。

好不容易解决了生理问题,提起裤子后,却怎么也系不上裤带了,最后只好用一只手随意地打了个死结。

回到山洞,从背包里翻出自制的牙膏牙刷,向苏寒要来水壶,洗漱了一番。见苏寒盯着自己的牙膏看个不停,秦轻语承诺回到京都送他一套牙膏牙刷。

吃着苏寒掰给她的兔腿,秦轻语赞叹不已,原来苏寒还有这么高超的料理水平,将来不做间谍了,开个烧烤店也能养家糊口。想到这里,秦轻语便随口问道:

“将来光复国土后,你回到楚国,打算做点什么?在朝为官吗?”

苏寒犹豫了一下,他从来没考虑过这种问题,但因为是秦轻语的提问,所以他仔细地思考了一下后才做出回答:

“应该不会吧,我不喜欢勾心斗角,或许我会开个学堂,教一些弟子。”

听他这么说,秦轻语莫名其妙的有些心疼,苏寒这个玩弄权谋,行阴诡之事的间谍首领,竟然说自己不喜欢勾心斗角,那他岂不是每天都很痛苦?

秦轻语暗自决定,在回到京都后,她一定要用心钻研练器术,尽快掌握所有练器师的核心机密,早日和苏寒一起回到楚国。

“你呢?你想做点什么?”

关于这个问题,秦轻语经常会想,每当她开始厌倦现在的间谍生活时,她都会去思考这个问题。

“我想游遍整个神州大陆,品尝天下美食,体会各地的风土人情。等玩得累了,便寻一个世外桃源,和自己喜欢的人平淡地度过余生。”

这个答案早就印在了秦轻语的心中,在苏寒提问时,她想都没想便答了出来,此时她意识到,自己喜欢的人就在自己的面前,顿时觉得自己的双颊有些发烫。

幸好苏寒没有追问她喜欢的是谁,不然她一定会掩面而逃吧?除了庆幸以外,她竟然还有一些失落,这种莫名其妙的情绪让她很疑惑,失落苏寒没追问吗?

吃完了烤兔,苏寒几次想说话,但都憋了回去,秦轻语还以为他是想追问自己到底喜欢的是谁呢,所以她一直保持着害羞红脸的状态。

见秦轻语面色潮红,苏寒突然伸手在她额头上贴了一下,随后担忧地说道:

“不好,你体温有些高,难道是伤口发炎了?我刚刚就想说要替你换药,只是不知道怎么开口,现在必须马上救治了,你快躺下。”

秦轻语突然想起了前世的一个词汇:糗,而且糗到了极致,先是自作多情,接着又要再次对异性展示自己的部分躯体。

她现在恨不得自己马上晕倒,逃过这个‘劫难’。但苏寒不给她机会了,见她愣愣地呆在那,还以为她发烧烧的糊涂了,于是连忙将她抱起放倒在地上。

在秦轻语反应过来准备反抗时,苏寒已经熟练地拉开她的固定衣袍的腰带,一件一件的开始腿去她的衣衫。

“奇怪啊,伤口也没发炎,怎么体温这么高?清洁!”

前面是疑惑地自言自语,后面那两个字是苏寒施展了言出法随的能力,昨天晚上在秦轻语伤口的伤药已经被清理干净,苏寒又重新为她涂抹了新的伤药。

秦轻语闭眼默默忍受着这一切,在伤口重新包扎好后,秦轻语刚松了一口气,苏寒的举动却是让她又惊又怒。

秦轻语感觉到自己不小心系了死结的裤带正在被苏寒解开,吓得她连忙用右手护住裤带,双脚拼命乱蹬。

苏寒被秦轻语踹了几脚,这才反应过来,自己的举动很是孟浪,连忙解释道:

“不好意思,我怕你自己解不开这个死结,只是想帮你重新系一下。”

秦轻语羞怒交加,踢腿的动作牵扯到了她的伤口,鲜血从绷带里渗出,疼得她身体绷直,不敢再做其他动作。

听苏寒这么说,她也冷静下来,认识苏寒这么多年,他正人君子的形象可是在秦轻语的心中扎了根的,应该不会对自己行不轨之事吧?

秦轻语忍着羞愤,又重新让苏寒替自己处理了伤口,系了死结的裤带最终还是被苏寒解开,还被他耐心地打了个蝴蝶结。

经过这个误会,两人之间相处的气氛开始变得暧昧。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