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十九章 勿忘心安

学霸在线教做人小说:第十九章 勿忘心安

编辑:渐渐春风老更新时间:2021-09-15 12:12:11
学霸在线教做人

学霸在线教做人

作者:驴驴不吃草 状态:连载

类型:短篇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你们把张青提过来,本官要审问一番。”牢头连忙点头遵命,唤人去提张青到审讯室。秦轻语放下烙铁,转身对狄知行说道:“不知道孙大人是准备如何处置这张青?”狄知行回道:“这张青虽...

精彩章节

“你们把张青提过来,本官要审问一番。”

牢头连忙点头遵命,唤人去提张青到审讯室。

秦轻语放下烙铁,转身对狄知行说道:

“不知道孙大人是准备如何处置这张青?”

狄知行回道:

“这张青虽然作恶多端,但是我们也没有实质性的证据,按照以往的处置办法,应该是让他的余生在牢中度过了。”

秦轻语皱眉,这也太便宜他了,得想个办法弄死张青。

~

昏暗的牢房中,平日里不可一世的青竹帮帮主,竟然落得如此下场。

张青忍不住感慨世态炎凉,虎落平阳,他心中还有很深的悔意,应该在太子失势当天就逃走的,侥幸心理加上报仇心切害了他。

被穿了琵琶骨的张青正懊恼着,狱卒进了牢房,不由分说地押着他向审讯室走去。

当见到那个叫秦轻语的女捕头后,张青愤怒夹杂着悔意涌上大脑,开口骂道:

“秦轻语,你不得好死!你毁我青竹帮,把我逼到如此境地,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张青还要再骂,却听到秦轻语淡淡的声音传来:

“看来这个犯人的骨头还挺硬呢,既然这样,先不着急问话,让他把这里的刑具都品尝一遍再说吧。”

秦轻语的声音很好听,很有磁性,但好听的声音配合上这狠毒的话语,让人产生一种强烈的反差感。

张青被秦轻语的话惊到了,他本就是高品武师,些许皮肉伤他也能挺得过来。

但秦轻语话中的意思像是自己不屈服就不罢休,他与秦轻语本就是不死不休的局面,最毒妇人心,张青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挺得住。

“要杀要剐,你给老子来个痛快的!”

然而,不管张青怎么喊叫,秦轻语都不给他回应。酷刑也开始一一用在他的身上,他那强悍的武师身体已经渐渐不能忍受那些刺骨之痛,哀嚎声越来越大。

过了不知多久,张青看着那个站在不远处观看自己受刑的秦轻语,见她嘴角挂着若有若无的微笑,只觉得她是鬼魅魍魉,畏惧地喊道:

“我招了,我招了,是庆王指使我做的,都是庆王在背后操控我。求求你,放过我吧。”

用刑的狱卒们停下了手上的工作,回头看着秦轻语,等待指示,事实上他们已经累得不行了。

“换人继续,这家伙竟敢胡乱攀咬庆王殿下,然后再说点不重要的信息蒙混过关?想得美。”

不重要?在场众人,包括张青本人都一脸问号,什么叫不重要?这是最重要的信息了好吧。

都豁出去指控庆王了,还有其他什么更重要的事?张青已经开始回忆自己还做了什么坏事了,想不到答案,只好继续哀求:

“姑奶奶,放过我吧,你想问什么,我都告诉你。”

秦轻语摇了摇头,对接手审讯工作的狱卒说道:

“我看他一点也不老实,就是想蒙骗我,你们用点力,我就不信撬不开他的嘴。”

又过了一会,审讯还在继续。

狱卒:“说不说,说不说。”

张青:“我说,我说,别打了。”

狱卒:“让你嘴硬,我让你嘴硬。”

张青:“....”

秦轻语见张青已有些奄奄一息了,叫停了捕快,问道:

“张青,怎么样?打算开口了吗?”

张青此时对秦轻语的畏惧已经到达了顶点,虚弱地说道:

“奶奶,你倒是问啊,让我说什么?你问啊。”

秦轻语恍然大悟,不好意思地说道:

“哦,对哦,本官还没问你呢,对不起啊,本官现在就问。说,昨日你派去灭口的那个蒙面高手是谁?他可是砍伤本官不少手下。”

张青:?????

狄知行:.....

张青的第一反应是,这秦轻语不会是审错人了吧?又想到,会不会是庆王另外派人做的,她误认为是我?

而狄知行终于明白秦轻语的意图了,他在心中默默给秦轻语打上了睚眦必报的标签。

见张青不说话,秦轻语催促狱卒继续。

张青连忙申辩:

“我没派人去灭口啊,会不会是庆王派的?真不是我。”

“还敢攀咬庆王,继续给他上刑,本官倒要看他能嘴硬到什么时候?”

“我没说谎,我说的都是真的,真不是我。啊!!!!”

张青申辩的声音被惨叫代替。秦轻语又开始研究各种刑具,然后问那牢头:

“咱们院审问犯人时,会不会不小心弄死一个两个的?”

牢头自豪地说道:

“秦大人,不是卑职跟您吹,咱们审问犯人的手法都是专业的。弟兄们都知道轻重,定然不会伤犯人性命的。”

狄知行见这牢头愚钝,听不出秦轻语话中的意思,便走到牢头身边,对着他耳语了几句。

牢头眼中闪过诧异的神色,看了看秦轻语,似乎是有些畏惧,沉吟了一会儿,便点了点头。

牢头亲自接过刑具,多次‘不小心’击打了张青的要害,本就奄奄一息的张青,终于咽下最后一口气。

在确认张青死亡后,秦轻语舒了口气,看来晚上可以做个好梦了。

秦轻语在秘侦院门口与狄知行告别。

“今日之事多谢狄大人了,本官欠狄大人一个人情。”

“人情不敢当,日后秦大人有什么差遣,只管吩咐下官。”

~

出了秘侦院,秦轻语与侍卫们汇合,见到耿右后,轻轻说道:

“张青死了。”

话语平淡,听不出喜怒,是告知耿右,也是在告知自己,更是告知那已经不在人世的四口人。

秦轻语能做的本就不多,她只希望自己在这条注定满是恶意的道路上能够勿忘心安。

耿右愣了愣,心中又开始佩服秦轻语的手段,她进秘侦院不过一上午的时间,这就把张青杀了?

古代人的词汇量不多,如果他活在现代,那他一定要说一声:牛批。

耿右刚要夸赞几句,又想起秦轻语不让他说一些马屁之言,只能把钦佩的话语憋在心中,问道:

“秦大人,接下来您要去器造局吗?“

秦轻语摇了摇头,还是决定再拖一拖,不能太着急。

“明日再说吧,我们先回家,昨天答应我妹妹要带她去玩呢。”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