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十一章 终究意难平

学霸在线教做人小说:第十一章 终究意难平

编辑:渐渐春风老更新时间:2021-09-15 12:12:08
学霸在线教做人

学霸在线教做人

作者:驴驴不吃草 状态:连载

类型:短篇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时间不停的流逝,秦轻语在齐王府中,与云昭公主开始了堕落的生活,每日无所事事,除了吃就是睡。与影视剧里向往自由的公主不同,云昭是个实打实的宅女,她对外面的世界一点都不稀罕,只想...

精彩章节

时间不停的流逝,秦轻语在齐王府中,与云昭公主开始了堕落的生活,每日无所事事,除了吃就是睡。与影视剧里向往自由的公主不同,云昭是个实打实的宅女,她对外面的世界一点都不稀罕,只想宅在家中。

七天的时间中,云昭的三件新衣皆已做好,她也十分喜欢,还与秦轻语共同设计了几个新的款式,打算放在万达商号里售卖,并标出了天价。

万达商号还在组建当中,齐王的幕僚们做出的企划书让秦轻语很是钦佩,万达商号采用商铺入住的模式,这与现代商场的经营模式基本相同。

最初成立那个售卖冰鉴和冰块的商号依然存在,并且加上云昭与秦轻语设计的女子服饰,一同放在在万达商号里经营。秦轻语分别持有这两个商号的百分之十和百分之二十的股份。

齐王忙得不可开交,虽然秦轻语住在齐王府,但这七日中,她大概只见了齐王两次。商号什么的虽然不用他操心,但是废黜太子之事,他必须要时刻跟进。统筹齐党官员、合纵连横朝中大臣、向皇帝施压。

其实对于皇帝来说,党争的手段如何他都无所谓,靖国本就是从弱肉强食的环境中崛起的。皇帝也走过这条路,他也愿意将这皇位交给更有手段的子嗣,这次齐王得胜,皇帝是很赞许的。

太子废与不废,皇帝都不在意,他在意的只是皇室的脸面。案件早已审理清楚,皇帝一直压着审理结果也不是为了保太子,只是为了等齐王做出退让,保住皇家威严。

齐王想替那死去的八名女子伸冤,所以一直反对幕僚们向皇帝妥协的建议。最后被贵妃叫进宫中,不知与他说了什么,齐王终于决定退让。

今日早朝时,皇帝下旨,太子截杀秘侦院孙茂学未遂,杀死数名秘侦院兵卒,废黜其太子之位,贬为庆王,并逐出京都,命其永居庆州。走私案未提,菜园藏尸案就成了庆王妻弟一人为之。

晚膳时,齐王有些郁郁寡欢,秦轻语第一次见他饮酒。云昭也是很少见到自己的皇兄有不开心的时候,有些心疼,收起了平时玩闹的态度,轻声安慰道:

“皇兄,你不要不开心,你跟我说,到底是谁惹你生气了,我帮你教训他去。”

听云昭这幼稚的话语,齐王竟然想起了秦轻语说过的话,自己也开始羡慕起云昭了,每天都能无忧无虑的多好。为了让妹妹不为自己担心,齐王解释道:

“皇兄没有不开心,只是在想一些事情,今日父皇下旨,太子被废了,这是高兴的事,怎么会不开心呢?”

“啊,真哒,太好了,活该活该,让他总是欺负我。”云昭开心地差点蹦起来,随即又意识到这意味着什么,跑到齐王身边,一边摇晃着齐王,一边语无伦次地说道:

“啊,那岂不是说,皇兄要当太子啦?太子、太子、啊。”

秦轻语心中暗想着,这不是喜事吗?干嘛闷闷不乐的,奇奇怪怪的。心中虽然腹诽,但嘴上还是恭喜着:

“恭喜殿下了,既然有这么大的喜事,那也应该敬殿下一杯。”说着,秦轻语拿起酒壶,为自己斟了一杯酒,随后一饮而尽。

齐王愣了一下,他似乎没想到秦轻语还能饮酒。云昭很是兴奋,学着秦轻语的样子,也敬了齐王一杯酒,看她饮酒的表情,应该是第一次喝。

齐王也没拦着两人,虽说今日的结果他很不满意,但是扳倒太子确实是件值得高兴的事情,应该庆祝,于是三人便开始了推杯换盏。然而,这个庆功宴并没有持续多久。

云昭在听到太子被废这个消息后,整个人都保持在亢奋状态,一边喝着酒,一边畅想着自己未来在皇宫中地位的提升,接着又谈到刚刚开始的服装生意,最后在醉倒之前强调了与秦轻语的友谊。

秦轻语用公主抱,抱起公主,把她送回了房中,与宫女们一起照顾了一会,确认云昭没什么事后,打算去那亭子中再修炼一下。

如今太子已经被废,明天就不需要躲在齐王府寻求庇护了,而秦轻语马上就要成为炼器师了,还是要在成为炼器师之前好好巩固一下内力的根基。

来到花园,秦轻语发现齐王正在那亭子中自斟自饮,看起来心事重重。本不想招惹齐王的秦轻语刚想趁着他没注意,偷偷溜走。

随即又想到多日以来的相处,齐王对自己确实非常好,在他心情不好时,自己不能躲着他,这不符合自己的做人准则。就当是朋友之间的开导吧,如果他们之间的关系算朋友的话。

“借酒消愁愁更愁哦。”

齐王笑了笑,反问道:

“本王有什么好愁的?这天下将来都是本王的,以后不管本王想要什么,都能得到。”不知觉的,齐王竟然流露出了一丝皇者般的气势。

秦轻语眨了眨眼,看来齐王喝得有些多了,这句话现在说出来可是有些大逆不道的。

“殿下确实没理由发愁,但我就不一样了,太子已经被废了,我明天回家就再也吃不到山珍海味了,想想就愁人。”说完,拿起石桌上的酒壶,对着壶口,将壶内的酒一饮而尽,接着又补充道:

“这么好喝的酒,以后也喝不到了。”

齐王被秦轻语的操作弄的发了一会愣,原来她还喜欢饮酒吗?反应过来后,一把夺过酒壶,发现里面已经空空如也了。想唤下人过来续酒,又不忍心打扰这一瞬间被秦轻语营造出的氛围。

秦轻语见齐王不说话,状态像是酒意上涌,便劝说道:

“殿下似是醉了,还是快回去歇息吧。”

齐王没理会秦轻语的催促,叹了口气。

“诶,其实,就算真的拥有了这个天下,也不是想要什么就能得到什么的,你说是吧?”

秦轻语知道,当你的朋友在你身边开始叹气,并且用‘其实’这个词组作为开头语时,那就代表着他需要倾诉。就客串一下知心姐姐吧,至少她的实际年龄要比齐王大。

秦轻语走到亭子边缘,轻身一跃,整个人已经站在了亭子顶的瓦片上,还好坡度适中。蹲下身,将手递给齐王,示意要拉他上来。

齐王又愣住了,弄不清秦轻语到底搞什么鬼,犹豫了一会,没去握秦轻语的手,奋力跃起,抓住亭子顶棚的边缘,翻身而上,还算轻松。

“你以为本王就是那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吗?”

秦轻语笑了笑,这齐王的自尊心还蛮强的。没回答这个问题,而是慢慢躺在瓦片上,一边望着星空,一边回答了齐王的上一个问题:

“就算你将来拥有了这天下,但还是有很多东西不是你想要,便能得到的,比如这天上的星辰。”

齐王也学着秦轻语的样子,慢慢躺在不远处,望着夜空说道:

“星辰又不是凡间之物,如何可能得到?”

“那就说说凡间的事物,健康,你能让身患绝症的人恢复健康吗?”

齐王摇头,秦轻语又说:

“比如年龄,你能让垂暮老人恢复青春吗?”

齐王还是摇头。

“比如生命,你能让亡故之人死而复生吗?比如时间,你能回到过去纠正曾经的错事吗?比如友情、比如爱情.....”

齐王一直摇头,换个现代人可能就要骂秦轻语杠精了,但在这个封建王朝,基本不会有人辩证地去思考这些哲学问题。

“比如菜园案死去的那八个女人,现在的你可能无法为她们伸冤,但是将来等你掌控了这天下,那时再做这些事也不迟。如果你现在不低头,或许会导致你失去为她们伸冤的机会呢?”

齐王点头,道理他都懂,只是一直以来,他的眼里从来揉不得沙子。这件事如果不能解决,会在他心中留下难以解开的死结,他会一直自责下去。

“你早就猜到了今日的结果?”

“那日偶然听见幕僚们向殿下谏言,我就猜到了,事实上,在市井间随便拉一个升斗小民,告诉他事情进展,他都会猜到现在的结果。只有像殿下这样坚持着心中正义的异类才会猜不到结果。”

齐王大笑起来,笑得有些痴狂。

“哈哈哈哈...异类,本王喜欢你这个比喻。道理很多人都讲过,那个人也早就预料到了今天,只是本王....只是。”

大笑声过后,似乎是酒劲开始侵袭齐王的大脑,下面的话逐渐模糊,越来越听不清,但秦轻语还是听见了,他说的是:

“终究意难平”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