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十五章 异宝

邪龙道小说:第十五章 异宝

编辑:翩若惊鸿更新时间:2022-12-23 09:34:48
邪龙道

邪龙道

世间有谤我、欺我、辱我、笑我、轻我、贱我,如何处之乎?只要你忍他、让他、避他、由他、耐他、敬他,切记理他,再过几年,你下回分解他。一颗邪心,一双血手,你若谓我邪,我只云你痴破开尘障,扫平雾霭,得一身消遥,换一世清静三千世界,千丈红尘,奋邪龙之力,跳出去这藩篱恩恩怨怨,缠缠痴痴,行当头棒喝,震碎这牵涉吾之一世,吾这一生,吾所行指使,但求‘矛头本心’而已2015年9月18日,经过漫长的谈判,七百万Roam(罗曼)人、三千万Roam(罗曼)仆从族人从冬眠舱苏醒。地球澳大利亚Roam(罗曼)人自治区正式成立。。

作者:血红 状态:完本

类型:科幻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周身精血都被道胎缓和,浑身黑烟直冒的古邪尘死气沉沉的躺在地上,就算专业的医师用专业的仪器帖身检查都找不出一丝活气来。至于倒在古邪尘身边六七米开外的瞤华,他更是‘死气沉沉’得很厉害。要说装晕,除了谁能比僵尸更能装晕的?几个美女扛着枪械走到古邪尘至于倒在古邪尘身边五六米开外的瞤华,他更是‘死气沉沉’得厉害。要说装死,还有谁能比僵尸更能装死的?。...

精彩章节

周身精血都被道胎收敛,浑身黑烟直冒的古邪尘死气沉沉的躺在地上,哪怕专业的医师用专业的仪器贴身检查都找不出一丝活气来。

至于倒在古邪尘身边五六米开外的瞤华,他更是‘死气沉沉’得厉害。要说装死,还有谁能比僵尸更能装死的?

几个美女扛着枪械走到古邪尘身边,用力的踢了古邪尘几脚,发现他的确是‘死得硬了’,这才放过了他。

大队女兵冲进了劳伦斯·李的古堡,不断有枪声从古堡中传来,劳伦斯的族人、仆人一个接一个的从藏身处被找了出来一一击毙。一个个女兵搬着古堡内的值钱物事走了出来,大量古董和文物在古堡前堆成了一座小山。

古邪尘歪着头眯着眼睛看着古堡那边,他一点儿出手救劳伦斯·李的意思都没有。那个诡异的银发男子是一个‘界士’,古邪尘只是一个普通的冥王星级的先天斗士,他可不想和一个拥有神奇力量的界士拼命。瞤华也在旁边装死呢,也不见他出头主持正义,古邪尘自忖他还没有这么强的公德心。

一艘巨大的飞艇慢慢的自高空落下,女兵们将古董、名画、金银器具等搬进了飞艇,随着地上的东西越来越少,一个个女兵也不断的化为一道道流光注入了站在古堡门前的赛壬体内。赛壬身上的气势也越来越强,每一道流光入体他的实力似乎都增强了一分。

最终一个女兵扛着一口特制的金属箱子从古堡中走了出来,这女兵朝赛壬行礼道:“主人,古堡内所有值钱的东西都搬空了。”

赛壬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他伸手抓过一名女兵手上的自动步枪,对着马厩里的二十几匹纯血马就是一通乱扫。一匹匹高大的骏马惨嘶着倒在地上,气味刺鼻的马血淌了一地。赛壬摇了摇头低声叹息道:“真可惜,这些马来不及运走了。”

同样装死的瞤华本能的舔了舔嘴角,他对这些马血似乎很有点想法。

古邪尘则是惊愕的看着那名扛着金属箱的女兵。要是他古邪尘没发烧的话,他记得劳伦斯·李的书房里这样的金属箱子有三口,里面装着的全是劳伦斯·李的家族藏宝,怎么这里只搬出来一口?

心脏微微跳动了一下,古邪尘吃惊之余没能控制好自己的血气流动。

远在百米开外的赛壬猛的一个大转身看向了这边,他双眸中银光骤盛,也不知道他从哪里拔出了一柄极细、韧性极强的软剑,抖手就是一剑朝古邪尘劈了过来。一道宽不过半分长有十几米的月弧形剑气撕裂了大地扫向古邪尘,但是凑巧不巧的瞤华正好倒在古邪尘和赛壬之间,这道剑气铁定要先将瞤华劈成两段了才能伤到古邪尘。

“我操!死人你都不放过?”瞤华愤怒的咆哮了一声,大片黑色尸气带着浓烈的邪气、寒意从他体内冲出,大地猛的颤悠了一下,瞤华‘呼’的一下跳起来足足有百多米高。双眸射出浓浓血光的瞤华一把捏碎了手上那根水晶手杖的魔神头杖头,嘴里喃喃念诵了几句怪异的词句。水晶手杖的杖体内血光大盛,粉碎的杖头化为一蓬带着刺耳怪啸的黑烟注入了杖体。

手一挥,杖体带着一道浓烟疾射赛壬。

赛壬冷笑了一声,他左手轻轻一挥,前方大片银光闪烁,近百名全副武装的美艳女子出现在他面前。这些女子刚刚出现就扣动了手上枪械的扳机,大片弹雨呼啸着扫向了瞤华,其中更有几个女子扛着小口径机炮,沉闷的炮声震得人双耳隐隐生痛。

银色剑气恰好自瞤华脚下扫过,后方密林中数十株高大的白桦树被剑气拦腰截断。

瞤华仓促低头一看,他惊愕的发现古邪尘早就不知去向!

早在赛壬出剑的时候,古邪尘就有如一块滑不留手的香蕉皮一样贴着地面向密林里‘哧溜’一下窜出了百多米远,瞤华刚刚捏碎手上的水晶杖发动反击,古邪尘就已经弹身而起带着十几道残影几个起落间跑得不知去向。古邪尘施展的轻功身法也来自于含元真典的副典,同样是他父亲耗尽百年苦功钻演出的绝品身法‘渺云步’,一旦全力逃跑,这速度比一般的跑车还要快了几分。

“这年头的人,都他妈的没义气啊!”瞤华气极败坏的咆哮了一声,他嘴里突然喷出一口鲜血吐在了那道急速而去的黑烟上。

黑烟中同时冒出了五个水缸大小的魔神头颅,这五个魔神龇牙咧嘴的发出尖锐啸声,贪婪的扑向了被女兵团团保护的赛壬。

弹雨命中瞤华,尤其是近百发机炮炮弹几乎同时在瞤华胸口炸开,瞤华闷哼一声被炸得倒飞老远,他摇摇摆摆的从空中坠下,双脚刚刚落地就狠狠的朝地面一踏。方圆十几米的地面同时陷下数寸,远近几株大树从树根部同时炸开。瞤华借着这一跺脚之势宛如出膛炮弹一样横跨两百余米冲进了密林中,同样是几个弹身间不见了踪影。

黑烟裹着魔神头颅当头落下,刺骨的寒气扫过,赛壬身边的湖泊上突然蒙上了一层厚达寸许的黑冰。赛壬大骇,他急忙向后急退,他面前的百多名女兵已经被那黑烟罩中,难听的咀嚼声不断从浓浓黑烟中传来。赛壬的脸色突然一白,两道刺目的血迹从他鼻孔里缓缓淌下,他已经失去了对这百多名女兵的感应。

“好恐怖的魔功!”赛壬低声嘀咕道:“快撤,这不是西方黑暗魔法,应该是那群该死的东方人的魔功。该死的,他们来伦敦做什么?这里是他妈的教廷的地盘,东方人来伦敦作什么?”很显然,赛壬的脸上露出了几丝忌惮之意。

低声咒骂了几句,赛壬急匆匆的将所有的女兵都化为一道道流光吸回体内,他自己跳上了飞艇,指挥着飞艇急速升空朝东方逃去。

古邪尘绕了一个极大的圈子来到了古堡后方的山坡上,果然,他在山坡上几棵围得板栗树下的荆棘丛中找到了杰克。

浑身衣衫被荆棘勾得破破烂烂的杰克死死的抱着两口金属箱子蜷缩在一个地洞里,他额头贴着地面、屁股朝着天空,嘴里不断的低声叫唤着:“哦,我的神啊!哦,我的上帝啊!哦,我的圣母玛丽亚啊!保佑我不被这群可怕的人杀死!”

向基督教的诸位神圣轮番许了一通愿,杰克又嘀嘀咕咕的祈祷起来:“伟大的万能的如来佛祖啊,保佑我逃脱此难!哦,我是您虔诚的信徒。大慈大悲的观世音菩萨,求您原谅我以前的罪过,保佑我顺利平安的回到基地,太感激您了!”

古邪尘哑然失笑的看着浑身哆嗦好似鹌鹑的杰克,杰克却开始祈祷道教诸神:“至高的玉皇大帝啊,神圣不可侵犯的三清道尊啊,还有满天的神灵啊,保佑我平安回去基地!如果我这次能顺利的离开伦敦,今年春节的时候我给你们供猪头肉!”

“杰克!你他妈的太有才了!”古邪尘狠狠的一脚踢在了杰克的屁股上。

差点没被吓丢了魂的杰克好似弹簧一样从地上跳起,他麻利的掏出了一支小手枪对准了古邪尘。古邪尘一巴掌煽了过去把手枪煽飞了十几米远,他指着地上的两口金属箱子问道:“这是什么?”

好容易分辨清了眼前这个浑身黑乎乎好似被火烧了三天三夜的‘黑人’是自己的队长,杰克兴奋的伸开双手扑向了古邪尘。古邪尘急忙抓住了杰克的脖子不让他靠近自己,他指着两口箱子又问了一句:“这是什么?嗯?你把劳伦斯·李先生的家族藏宝偷来了?”

“不,不是偷!”杰克急忙摆手道:“我这不是偷,我这是拯救它们!这些宝物不该落入那些女人的手里!她们杀死了可怜的劳伦斯·李还有他的族人,我只是从那些强盗的手中拯救它们!”

杰克奸猾的朝古邪尘笑道:“我想它们也会高兴我的作为,那些女人是它们曾经的主人的仇敌,而我是它们曾经主人的朋友呀!”

古邪尘抓了抓鼻头,他狠狠的瞪了杰克一眼。当赛壬的属下只从古堡中扛出了一口箱子,他就知道这里面铁定发生了什么变故,但是古堡里的人能这么做的,怕是也只有杰克一人了。

蹲下身体打开了其中一口金属箱子,古邪尘强硬的冷笑道:“这里面的宝贝你可以拿走三分之一,其他的都是我的。你可以选择不同意,但是你知道你不同意的后果么?你的这种行为,给我们佣兵团的脸上抹黑了!”

杰克又气又怕的等着古邪尘,他正想要说古邪尘的这种行径和强盗也没什么区别,而且他想要强调一下这两口箱子是他辛辛苦苦的冒着生命危险从枪林弹雨中偷。。。不,是‘拯救’出来的,可是不等他开口,箱子里宝光朦胧的十几件珍宝就让他彻底闭上了嘴。

“我的玉皇大帝、上帝和佛祖啊!太他妈的美了!这能值多少钱啊?”

杰克的口水快要从嘴角流下,古邪尘也一阵失神。

这口长宽两英尺左右的金属箱子里分成了一个个精巧的小格子,每个格子里都垫着厚厚的天鹅绒。一共十八件用软缎带固定在小格子里的珍宝安安稳稳的躺在小格子里,正不断散发出让人心醉神移的美丽光彩。

小孩子拳头大小的梨形钻石、蓝得好似海洋的极品蓝宝石、殷红有如鸽子血的红宝石,各色珠宝让杰克的心脏剧烈的跳动,鲜血涌上了他的大脑,他的眼前一阵晕红。以他的眼力自然能看出,就是这十几件珍宝的价值都以十亿记,哪怕是三分之一,他这辈子也足以醉生梦死、享尽荣华富贵了。

古邪尘没有被这些钻石、宝石吸引,他只是愣愣的看着箱子里的一方玉牌。

很罕见的紫色玉牌,甚至古邪尘无法确定这块玉牌的材质是否真的是玉质的。但是从光泽度上来看,这块上圆下方长有一尺许的古怪玩意应该是极品的美玉,只是深紫色半透明的玉石么,古邪尘倒是真没见过。

长有一尺二寸,宽六寸,厚一寸,上圆下方,周边饰以华丽的云纹,每一片云彩的雕功都是鬼斧神工精巧得让人无法相信这是雕刻在玉牌上的假物。每一片薄薄的云彩似乎都在随风翻卷,古邪尘只是看了这块玉牌几眼,他就产生了一种身边正在刮起大风、玉牌上的云彩就要被狂风卷走的错觉。

玉牌的周边饰以云纹,而正对着古邪尘的这一面则是雕刻了复杂的星辰图象。周天二十八宿、八万四千星辰的星相图用某种不可思议的技巧雕刻在玉牌内部,每一颗星辰都隐隐散发出淡淡的银光,乍一看去似乎这些星辰都在循着某种玄奥的轨迹在运转。

再仔细看进去,这一方半透明的玉牌内竟然是云霞片片、雾霭重重,一片片紫色、金色、银色、红色、白色、青色、蓝色不断变幻的云霞在玉牌内生消幻灭,竟然有一种这玉牌自成一方虚空的错觉。

古邪尘就觉得自己乘坐在一片云霞上,正不断穿越了无穷无尽的云层,渐渐的来到了一方神妙的虚空中。

这里四周是周天星辰,无穷无尽的空间正中是一个硕大无朋的太极图。

黑白二色阴阳双鱼在前方缓缓旋转,无数极细小的金色颗粒缠绕着这个巨大的太极图在急速运转,每一粒金色小颗粒都充满了灵性,有一种他们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人的感觉。阴阳双语带动着周天星辰缓缓运转,其中自有一股玄而又玄无法言语的‘韵味’。

古邪尘的道胎突然急速跳动,一股股精纯的能量不断自他心脏内涌出,渐渐的充盈了他的周身。

一股玄而又玄脱尘超俗的气息从古邪尘体内缓缓荡漾开,柔和若水却不容抗拒的潜劲将杰克推开了老远,古邪尘身上涌出的气息和玉牌深处这一太极图上涌出的气息竟然隐隐融为一体。

玉牌内八万四千星辰同时闪了闪,一片银霞覆盖了方圆数米的空间,紫色玉牌突然化为一道紫气直扑古邪尘。

不容古邪尘反应过来,紫气就顺着他的毛孔融入体内。

金属箱子里十七件珍宝还在熠熠发光,但是那方神奇的玉牌却已经消失无踪。古邪尘只是隐隐约约觉得一道清流顺着经脉直冲到了他的紫府识海,和他已经产生了某种变异的紫府识海融合在了一起。

杰克的脸抽搐了一下,他失声惊呼道:“那块紫色的玉牌呢?天哪,紫玉,紫玉!这是罕见的紫玉啊!而且看它的雕功,绝对是古中国极其古老的朝代留下的物品,上面的那些字迹和他们最古老的甲骨文如出一辙。这可是了不起的文物、宝贝,他去哪里了?”

字迹?古邪尘摇了摇脑袋,他不记得这块玉牌上有字迹啊?

镇定了一下心神,古邪尘将箱子拎在了手中,他朝杰克狠狠的瞪了一眼喝道:“不想死就跟着我离开,玉牌?什么玉牌?你的幻觉么?”

杰克呆了一阵,他看了看被炸弹在近距离爆炸浑身衣衫烧得干干净净的古邪尘,没错啊,古邪尘身上不可能藏下这么大一块玉牌。

但是,玉牌去哪里了?

真的是幻觉么?

眼看古邪尘拎着两口价值亿万的金属箱子已经走出了数十米远,杰克回头看了一眼山坡下已经被炸弹炸成废墟的古堡,急忙怪叫一声追了上去。

等得古邪尘和杰克都离开古堡十几公里了,三艘通体银白的直升机才趾高气扬带着无边的傲气和威严慢慢的降临在古堡的废墟前。

数十名身穿白色法袍的神甫走下直升机,他们小心翼翼的开始穷搜古堡废墟的每一寸地面。

教廷的人终于赶到了。

×××××××××××××××××××××××××××

同志们,推荐票子呢?努力刷票子啊!月头啊,这票子是肥拉拉的!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