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十三章 不对劲的任务

邪龙道小说:第十三章 不对劲的任务

编辑:翩若惊鸿更新时间:2022-12-23 09:34:44
邪龙道

邪龙道

世间有谤我、欺我、辱我、笑我、轻我、贱我,如何处之乎?只要你忍他、让他、避他、由他、耐他、敬他,切记理他,再过几年,你下回分解他。一颗邪心,一双血手,你若谓我邪,我只云你痴破开尘障,扫平雾霭,得一身消遥,换一世清静三千世界,千丈红尘,奋邪龙之力,跳出去这藩篱恩恩怨怨,缠缠痴痴,行当头棒喝,震碎这牵涉吾之一世,吾这一生,吾所行指使,但求‘矛头本心’而已2015年9月18日,经过漫长的谈判,七百万Roam(罗曼)人、三千万Roam(罗曼)仆从族人从冬眠舱苏醒。地球澳大利亚Roam(罗曼)人自治区正式成立。。

作者:血红 状态:完本

类型:科幻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冬天的伦敦阴森而湿潮,连续2几个月的阴雨让整个城市连同城市里的所有生物都快长出了绿毛。灰沉沉的乌云压在头顶,古邪尘所在的双旋翼直升机撞碎云层降到离地但是五百余米的高空时,会出现在他眼前的伦敦就就如所有小说里叙述的那样雾蒙蒙的,一切都弥漫在让人不灰沉沉的乌云压在头顶,古邪尘所在的双旋翼直升机撞碎云层降到离地不过三百多米的高空时,出现在他眼前的伦敦就一如所有小说里描述的那样雾蒙蒙的,一切都笼罩在让人不快的灰色雾霭中。远远近近超过五十个高耸入云的纯银十字架以及绵绵不绝于耳的钟鸣声告诉所有的外来人――这是一个被宗教势力统治的城市。。...

精彩章节

冬季的伦敦阴冷而潮湿,连续几个月的阴雨让整个城市连同城市里的所有生物都快长出了绿毛。

灰沉沉的乌云压在头顶,古邪尘所在的双旋翼直升机撞碎云层降到离地不过三百多米的高空时,出现在他眼前的伦敦就一如所有小说里描述的那样雾蒙蒙的,一切都笼罩在让人不快的灰色雾霭中。远远近近超过五十个高耸入云的纯银十字架以及绵绵不绝于耳的钟鸣声告诉所有的外来人――这是一个被宗教势力统治的城市。

在古邪尘的命令下,直升机超低空掠过了低矮的伦敦城,最终降落在伦敦城南郊一处整洁的人造林内。

整齐的白桦林在寒风阴雨中悲凄,树干上无数的大眼睛冷冷的盯着从直升机上跳下来的古邪尘,他身后的几个地狱天使佣兵团的精锐战士不由得打了个寒战。一片片高不过一米的薄雾在地面随风盘旋,古邪尘不由得骂道:“这里真是个拍恐怖片的好地方。”

一只手猛的抓住了古邪尘的袖子,古邪尘差点本能的一拳将身后的人打飞了出去。

猛不丁抓住古邪尘的人是一个名叫杰克的金发中年人,矮小、柔弱的杰克是地狱天使佣兵团经验最丰富的鉴定师,精通对各种珠宝和艺术品的鉴定、估价。因为这次任务的特殊性,虬髯团长点名要杰克做为古邪尘的随员一起来伦敦。这时候浑身被打得浇湿的杰克紧紧的抓住了古邪尘,他哆嗦着低声咕哝道:“亲爱的队长,这地方太邪门了!”

“嗯!”古邪尘用力的捏了捏杰克的肩膀,他从腰间拔出一柄手枪塞进了杰克的手里。“这个地方实在是很邪门,所以,保护好自己。”

杰克欲哭无泪的看着手上的手枪,几个佣兵低声怪笑着拍了拍杰克的肩膀,簇拥着他跟在了古邪尘的身后。

白桦林内有一条落叶斑斓的小道,顺着小道往南方走了大概半英里,前方灌木丛中突然冲出了十几只英国猎狐犬。这种纯血的优良猎犬龇牙咧嘴的对着古邪尘一通咆哮,古邪尘冷哼了一声,他恶狠狠的瞪了这群猛犬一眼,十几条猎狐犬立刻夹住了尾巴‘呜呜’呻吟着朝后四散而逃。

一个穿着干净整洁的燕尾服,僵硬呆板正如雨幕下的伦敦城的光头老人顺着小道缓步走了出来,他略带惊讶的看了一眼四散而逃的猎狐犬,刻板的朝古邪尘微微鞠了一躬。“你们来了?主人正在书房等候诸位。”

古邪尘没吭声,他只是回头示意杰克等人跟上自己。

光头老人带着一行人顺着小道绕了两个圈,前方突然豁然开朗。茂密的白桦林中是一个月牙形的湖泊,正对着湖泊有一片大概数十公顷的草地,一栋古朴的用花岗岩堆砌的三层古堡就矗立在草地上。古堡的左边是一溜儿马厩,高亢的马嘶声不断从马厩中传来,超过二十匹油光水亮的纯血马正不安的在马厩里刨着蹄子。

“哦,这么多宝贝!”杰克低声嘀咕道:“队长,现在的市场价,一匹上好的纯血马起码要五千万!我们委托人肥得流油!”

古邪尘也惊讶的瞪大了眼睛,他回头朝杰克挤了挤眼睛:“兄弟们小心点,一个能养得起这么多纯血马的人资金周转除了问题,我们这次的活计可不见得轻松!该死的胡子大叔,他不会是在故意坑我吧?”

跟随古邪尘来伦敦的除了杰克这个专业人员,还有三十名地狱天使佣兵团的精悍战士。这些战士可不是出身联邦监狱的恶棍,而是从联邦正规军退役的特种战士。这些人都是精锐中的精锐,战士中的战士,他们同样分析出这次的任务不会这么简单!

满意的看着原本轻松的队员们变得严肃认真,古邪尘上上下下打量了一下面前的古堡,跟着那个光头老人走了过去。

十几个身穿最传统的仆用制服的中年男女站在古堡前迎接古邪尘一行人,光头老人领着古邪尘和杰克通过一楼宽敞的大厅走上了楼梯,而其他三十名战士则是被留在了一楼的会客室里,热腾腾的奶茶和点心正等着他们。

绕着盘旋而上的红木楼梯走上二楼,经过一条长有百米铺着厚厚羊毛地毯的走廊,光头老人领着古邪尘来到了一扇木门前。就在这短短的一百米左右的走廊两侧墙壁上就挂着不下二十副极其有名的古画,不需要杰克的专业鉴定,古邪尘就能确定这批古画是真品。很难想象,一个就要秘密拍卖家族藏宝的家族,居然还能保留这么多的纯血马、上好的猎狐犬和这么多的古画。

老人正想扣响门环,古邪尘却是直接推门走了进去。光头老人呆了呆,无奈的抢上前一步走在了古邪尘面前。

这是一间大概有两百平米的宽敞书房,四壁都是书架,不计其数用红色皮革封面的书籍静静的排列其上。书房的一角有一圈舒适的沙发,书房的正中放着一个硕大的玉质地球仪,在马达的带动下这个直径两米的地球仪正在缓缓转动。

书房的地上放着三口特制的金属箱,几个衣冠楚楚的男子正站在一旁低声讨论着什么。

书房的门被古邪尘暴力推开,书房里的人同时惊讶的抬起头来,光头老人抢先道:“主人,非常抱歉。”

古邪尘一把将光头老人拉到了自己身后去,他双手挂在腰带上打量了一眼书房里的几个男子,很随意的点了点头:“很抱歉,我来得有点卤莽。不过我想这无关紧要,我们还是赶紧谈正事的好。”

一个头顶光溜溜的却生了一部很威武大胡子的老人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他朝古邪尘伸出了手:“邪龙先生?我看过了你们团长传真过来的资料,您真人比照片上要威武很多。唔,我是劳伦斯·李,也就是你们这次的委托人。”

深深的看了一眼劳伦斯·李,古邪尘很不客气的走过去在他对面的沙发上坐下。翘起了二郎腿,古邪尘对劳伦斯伸出的右手视而不见的说道:“那么,我们开诚布公的谈吧,我很好奇,劳伦斯先生,以您的家世,我不觉得您这次需要出手家族藏宝来周转。唔,我看到了您马厩中的那些马,还有很热情的迎接我们的那群猎犬,看得出来,您的生活一直很优渥。”

站在那三口金属箱子旁边的一名年轻人愤怒的踏上前了几步,他指着古邪尘呵斥道:“你这个粗俗。。。”

劳伦斯·李大喝了一声:“闭嘴!邪龙先生的怀疑有他的道理!”

书房里一时静悄悄的,古邪尘饶有兴致的看着劳伦斯,劳伦斯红白不定的变幻了一阵脸色,他苦笑着坐下,朝门口呆立的光头老人打了个手势:“老彼得,茶水和点心,你连怎样招待客人都忘记了么?”

光头老彼得毕恭毕敬的朝劳伦斯鞠躬行礼,他转身迈着刻板的一丝不苟的步子走出了书房。

劳伦斯看向了古邪尘,古邪尘也直愣愣的看着他。两人目光对撞了一阵,最终是劳伦斯抵挡不住古邪尘侵略味道十足的目光败下阵去。他苦笑着朝古邪尘摇了摇头:“您的目光真让人害怕,当然,您的职业圈子也决定了这一点。呃,佣兵都是像您这样小心谨慎么?”

“别人不是。但是我,怕死!”古邪尘的坦率让劳伦斯半晌说不出话来。

书房里另外一个中年人愤怒的朝书房门口一指:“如果你怕死,就离开这里!佣兵的职责只是满足客户的需要,你们只是。。。”

古邪尘打断了他的话,他毫不客气的喝道:“佣兵只是工具,但是我要为我的人负责!劳伦斯先生,我现在觉得您应该是陷入了一个大麻烦,这个大麻烦才是您秘密拍卖家族藏宝的原因,我希望您开诚布公的将这个麻烦说出来,否则,我会建议我们团长拒绝这次的任务。”

有一个神圣独角兽在一旁盯着就足够危险了,当古邪尘发现这次的任务似乎还有别的东西,他不仅是为了跟随自己来这里的佣兵,更是为自己的性命开始考虑了。

“我们只是佣兵,我们只考虑我们应该承担的风险。如果超过了某个限度,我们不会继续这个任务。”古邪尘说得很坦白。

劳伦斯苦笑了起来,他摇头道:“其实,邪龙先生,事情和您所想的不怎么相同。就算有风险,也牵涉不到你们身上。”

话音未落,古堡外就传来了沉闷的引擎声。古邪尘一个箭步跳了起来,推开书房的落地窗,他冲到了书房的阳台上。

一架垂直起降中型运输机正喷吐着淡蓝色等离子火焰自高空缓缓降落,飞机距离地面还有数十米,高温等离子火焰已经将枯萎潮湿的草地烤干、引着,一丝丝黑烟从草地上冒起,大片草皮被破坏得一塌糊涂。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