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二十章 尔等敬若神明,我杀之如屠狗

神交系武道小说:第二十章 尔等敬若神明,我杀之如屠狗

编辑:辞旧迎新更新时间:2022-12-23 06:09:02
神交系武道

神交系武道

有魔女笑靥如桃花,五指如钩,吸去十万神族精血。有侠女狂刀独臂轻扬,弹指间飞刀,遥遥斩碎仙族祖庭。有穿着破落的叫花子,持一破碗,便敢冲上佛族灵山。有渴饮美酒的书生,醉里秉烛看剑,徙步仗量妖族山河。有呆坐山巅一甲子的老人,后转身而出,拎一条桃花枝,抽的鬼族生死轮回四分五裂!……而那一年,山花烂漫。有少年悄悄间移魂而来,降临到身躯,神交谈经论道,传武天下。强势崛起于武之不足挂齿,绚丽于道之巅峰。护人族山河绚烂。这是一个少年以魂神交天下,培养出来出一位位人族武道巨擘的故事!淅淅沥沥的微凉春雨,下了一夜。。

作者:李鸿天 状态:连载

类型:仙侠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众所周知。妖族武学不存在着鄙夷链。那就是,无论是武学家,虽然练气武学,亦或是妖族古武,都鄙夷血脉武学。虽然,在妖族域界,因为朝廷的推广,再再加血脉武学见效果极快,因为成了了大众疯狂热捧的武学。但除了一个常识,那就是,血脉武者,是最容易被跨级杀掉人族武道存在着鄙视链。。...

精彩章节

众所周知。

人族武道存在着鄙视链。

那便是,不管是武道家,还是炼气武道,亦或者人族古武,都鄙视血脉武道。

但是,在人族域界,因为朝廷的推广,再加上血脉武道见效极快,所以成为了大众疯狂追捧的武道。

但还有一个常识,那便是,血脉武者,是最容易被越级干掉的存在。

雨水冲刷着人间。

像是要刷去人间弥散的污浊。

游行的稷下学府学子们,呆滞半响后,不可思议的情绪充斥胸膛,兴奋,快意,狂喜让他们一瞬间发出了欢呼!

在看到陆慈连续九刀,将气势如猛虎,不可一世的官兵统领给砍翻之时,他们直接爆吼叫好!

那一瞬间,有种快意恩仇的爽快!

“慈爷!威武!”

“壮哉慈爷!学武当如我慈爷!”

“呸!一群狗贼,一群垃圾,欺压我等算何本事?有本事镇压我慈爷啊!”

“这天,都压不住我慈爷!”

……

这如惊雷般的叫喊声,甚至比拳擂四周那些赢拳的观众都要来的兴奋!

而方舟脑海中,亦是传来了陆慈兴奋无比的尖叫!

“前辈威武!”

“这就是降维打击吗?前辈就算操控我的弱小身体也能轻易干掉对方!好厉害!”

陆慈尖叫着。

不愧是能够进入她身体的神秘武道家,深不可测!

事实上,这一战还是很凶险,方舟在打赢了这位统领之后,也是存在几分侥幸,毕竟陆慈那娇弱而美艳的容貌太有欺骗性,对方有些轻敌。

不过,方舟不会说出来。

他得维持着陆慈心目中的神秘感和威武雄壮。

这样才能继续把握这具身体的主动权。

“基础操作。”

方舟让自己的声音保持着平和与淡然。

若是此刻身边有杯水,他甚至打算喝口水,表示从容。

陆慈却丝毫没有那种“被他装到”的感觉!

她觉得武道家就是该这么猛!

轰!

穹天之上,暴雨倏地一滞,像是一瞬间,雨过天晴似的。

但是,随后,倾盆大雨再度倾覆人间。

一席青衫人影,自九天而落,手中提着一颗染金血的狰狞头颅!

却是那位登天而来的神族强者头颅!

底下,监斩官面色煞白,浑身发软,只感觉要出大事了!

京都之中,早已经不负安静,各种大人物,皆是朝着东街口赶赴而来。

赵鞅手持神族强者头颅,目光落在了雨幕中的嗤笑少女身上。

他目光奇异无比。

“鸿胪寺少卿陆茫然之女,陆慈?”

这是他的学生之一,他记得。

但是,记忆中……

此女……这么妖孽的吗?

以赵鞅的实力自然是看出了陆慈的境界。

二囊血武,气感武徒。

这等实力也能越阶打败三囊血武?

血脉武道……果然废。

越阶而战对于武道家而言很正常,但是,陆慈并不是武道家……

另外,他从那三囊血武的伤口处,看到了冰霜,有他那哀霜剑意的味道!

他甚至怀疑,此女可能在他施展哀霜之剑的过程中,参悟了哀霜剑意?

天才?

这已经不止是天才了,堪称妖孽!

“很不错。”

赵鞅看着少女,毫不吝啬夸赞。

方舟感受到了凌空而立的赵鞅赞许目光。

他手中执刀,为了维持在陆慈心目中的神秘形象,也回予赵鞅一个赞许的目光。

你点赞我一下,我必须回赞一个。

赵鞅一怔,随即仰天大笑。

“纷乱之世,必出妖孽!”

“我人族……还有救!”

远处,雨幕被破开,有强者撕裂雨幕赶赴而来。

赵鞅没有久留,他扫视了为他游行而来,与官兵们斗的满身狼藉的学子们,轻抖青衫,朝着学子们鞠躬四十五度。

底下,游行的数十位学子,也正了正衣襟,皆是作揖回应。

赵鞅看向了依旧保持着赞许目光的陆慈,深深看了一眼。

随后。

负手青衫后,登天扶摇起。

漫天雨幕都被他倾覆倒灌天穹!

半响,一颗狰狞的人头,自万丈高空呼啸而下,“啪叽”一声砸落在地,烂碎如泥。

有嗤笑声音回荡在京城上空。

“尔等敬畏如神明。”

“我杀之如屠狗!”

“狗屁的大庆!”

……

……

武道家赵鞅离开了。

京城中的权贵们,也皆是撑着伞赶赴而至,一些学子的家长,面对满地狼藉的东街口,看着一个个跟喝醉酒似,吼叫不休的孩子,不禁无言。

看到神族子弟和神族强者的尸体,面色微变。

皆是默默领着孩子离开了东街口。

陆茫然也来了,看到女儿陆慈浑身是血,吓的面色苍白,更是有无边怒火喷涌而起。

“谁伤的我女儿!”

陆茫然环顾四周,悲声痛呼。

周围被权贵家长们护在伞下的学子们兴奋的呼喊回应。

“我慈爷威武,撕鼻无数!更是九刀击溃三囊血武的官兵统领!”

“天不生我慈爷,武道万古如长夜!”

“武道家赵鞅教习都夸慈爷为人间妖孽!”

……

陆茫然:“???”

放尔等娘的狗屁!

这群人难不成是想甩锅给陆慈?!

居然把陆慈给夸上了天。

他的女儿陆慈什么德性,他能不知道么?

除了好看,说话好听,习武方面,一无是处。

毕竟,女儿融合的精血,都是他花费重金购买!

我女儿不可能那么凶猛!

“小慈,你的这些同窗心思都太深了,你以后跟他们来往要注意些!”

陆茫然叮嘱道。

这群学子,心思不纯良!

都不是啥好人!

还是他女儿最纯洁!

方舟看了一眼陆茫然。

脑海中陆慈小声的提醒,这位是爹。

“嗯。”

方舟淡淡的应了句。

陆茫然得到回应,看了眼冷酷无情装深沉的女儿,顿时心疼不已。

瞧把陆慈给吓的,对他这爹都感情淡了。

给陆慈撑起伞,陆茫然扫了一眼满地狼藉和尸体,面色微变,赶忙带着陆慈离开了东街口。

……

……

回到了陆府。

陆茫然因为今夜之事,安抚了陆慈一阵,便让她呆在家中,哪里都不要去。

而陆茫然则是披上官袍,乘坐马车,朝皇宫而去。

没办法,这一夜的事,引发的余波,实在是太巨大。

赵鞅居然是一位武道家,还在今夜发难,大开杀戒,杀了神族的留学子弟也就罢了,还斩了一位神族的护道强者!

这事情,必定会被神族驻使界那群家伙,上升为难搞的外交事件啊!

而作为鸿胪寺少卿的陆茫然,负责外交事件的主要官员,可想而知,接下来要承受什么样的委屈和怒火。

弱族无外交。

这一点,陆茫然做鸿胪少卿的这些年,深有体会。

事实上,在这件事上,陆茫然从来不觉得赵鞅是错的,错的只是朝廷,是朝廷的不作为才导致了这一切的发生。

而且,此次事件棘手的地方在于,涉及到了稷下学府数十位学子。

其中更有他陆茫然的女儿陆慈。

陆茫然坐在马车中,仪容整洁,他闭目,肃然。

马车外,风雨呼啸。

吹的帘布不断摇曳。

车内,陆茫然猛地睁开眼,眸光深邃而坚定。

其实这群孩子都是无辜的,他们只是想要挽回人族的血性。

若是朝廷一定要追究他女儿,以及这群孩子的责任,他陆茫然一定得保下他们!

哪怕,豁出去他头上这顶乌纱帽!

PS:求推荐票丫~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