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90章 风起

从笑傲开始的江湖路小说:第90章 风起

编辑:来路生云烟更新时间:2022-11-25 14:37:47
从笑傲开始的江湖路

从笑傲开始的江湖路

一场普普通通的车祸,庸碌的中年人人沈元景带着金古黄武侠系统再次穿越到了白羽世界,附身在了一个因父亲离世而哭死的少年身上。这是武学繁荣昌盛的世界,宗派一座座,世家如雨。小时候的武侠梦美梦成真了,他立誓这一生要过得绚烂!沈元景从一个养鸽子的小门派走出来,以古龙武学为基础,于金庸黄易世界里面刷怪练级,一步一步的走到白羽世界的最低点!碧血连城风火路,覆雨浪翻云浪翻云几诸。倚天杨过小龙女问谁读。惜风陵旧事,有女射雕孤。大唐边荒留故传,倚天屠鹿成书。天龙八部酒一壶。人间多少梦,看傲视江湖。“轰”的又是一声巨响,沈经的意识从黑暗中恢复,想要伸出胳膊撑起身子,却感到上上下下从头到脚火都辣辣的疼,而身体无法动弹。。

作者:催墨成书 状态:连载

类型:穿越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见沈元景宽慰回华山,岳不群高挂的心才放下自己,等他留连面壁思过崖不返,又极为无可奈何,只好隔三差五,便下山一聚。这日,岳不群破天荒的带着美酒,同沈元景饮了好些杯,突然笑道:“元景,我平生阅人无数,自问这双眼睛识人颇准,却谁知在你身上栽了跟头。”沈元景这日,岳不群破天荒的带着美酒,同沈元景饮了好些杯,突然笑道:“元景,我平生阅人无数,自认这双眼睛识人颇准,却不料在你身上栽了跟头。”。...

精彩章节

见沈元景安慰回到华山,岳不群高悬的心才放下,等他流连思过崖不返,又颇为无奈,只得隔三差五,便上山一聚。

这日,岳不群破天荒的带着美酒,同沈元景饮了好些杯,突然笑道:“元景,我平生阅人无数,自认这双眼睛识人颇准,却不料在你身上栽了跟头。”

沈元景倒有些奇怪,问道:“师父为何这样说?”

岳不群喝了口酒,看向东南方,悠悠说道:“那日我把你从雪中带出,见你为人处世有礼有节,仿佛是我小时候,心生欢喜,把你拐上了华山。那时候也不指望你能有多大出息,能辅助冲儿,勉力维持华山基业不失即可。却不成想,你如今成就大大出乎我的意料。”

他端起酒杯,同沈元景示意了一下,接着说道:“还有你的性子,与我哪里相同。我虽被人称作‘君子剑’,却着实有些名不符实,四分是受长辈教诲,三分是被剑气之争惊吓,还有三分是装出来的。

你那‘冷剑客’倒还真没叫错,这满山上下,除我以外,你也只和灵珊亲近一些,我看得出来,你大概是把她当做了妹妹。而对你师娘虽执礼甚恭,似近却实远;和冲儿之间,同伴之情多过师兄弟之情,其他人就更不用说了。

你不但心里冷,人更傲。不说江湖中了,就华山派里面,除了冲儿你还能高看一些,我的功夫你都瞧不上眼吧。”

沈元景摇了摇头,说道:“师父说笑了,你虽然出手不多,可我也能看出,你比之左冷禅,也不稍差。当今天下,除了魔教两位,门内两个,再算上风太师叔,和少林的一位或者藏着的,谁还能胜过你?”

岳不群指着沈元景哈哈大笑,说道:“你呀你,别人都会口是心非,你连嘴上也不肯谦虚。”

沈元景笑了笑,道:“为何要谦虚?方证大师定然不是我的敌手,至于任我行,算他功力再进步,也最多和我伯仲之间。唯一虑着只有东方不败,一人之下而已,再过得一年,谁胜谁负还不好说呢。”

岳不群复又笑道:“对对对,如你这般天才,为何不能自傲?不但武功高强,手段也厉害。从你出山至今,华山派蒸蒸日上,人人都道是我善于经营,却不知我守成之才都不足,哪来的能力兴旺本派。

全赖你东奔西走之顾,华山派才有今天。我知你素来潇洒,却还要为门内琐事烦心,这些年也难为你了。元景,为师真要谢你!”他说着,竟然跳下石头,给沈元景行了一礼。

沈元景本要躲开,想了一想,却又受了,说道:“师父确是醉了!”

岳不群又饮一杯,清啸一声,仿佛这些年的郁郁之气,都吐露了出来,然后回头说道:“我已下定决心,年末花甲之宴便请天下群豪做个见证,把掌门位置传给冲儿。”

“哦,这么说我要平白升了一辈了。”

“是也,过不了多久,你便是华山派沈长老了。”

……

那日岳不群终究是喝醉了,到第二日醒来,连说了几声“糊涂”,只是脸上不再紧绷,看起来年轻了好几岁。

华山上下,也只有他夫妇和沈元景知道他要退位的消息,但门中事务,已多往令狐冲身上转移,岳灵珊不知所以,都抱怨了好几次。

过得不久,日月教突然活跃起来,这一年多来蛰伏着的牛鬼神蛇,一一冒出。除华山、少林、武当、丐帮总舵等大派地域之外,多地传出魔教伤人的消息。

岳不群几番打探,终于得了黑木崖上一些零星的消息,说任我行带着一些手下潜入了黑木崖,却败给了东方不败。

有人见着了任我行和向问天的尸首,确认身死。另一边也丢下几条性命,其中就有大总管杨莲亭。

其后东方不败波澜不惊的收束了教内所有力量,重新掌权,任命童百熊为右使,一扫之前颓势,励精图治起来。

岳不群送出许多信件,提醒江湖朋友暂且蛰伏。有的人听了,有的人却觉得他大惊小怪。

中下层江湖人士,接到的消息鱼龙混杂,不能判断真假,又思及上次南北少林受损,也未看到魔教有什么大动作,见正道大派相继戒严,反而他们嘲笑是惊弓之鸟。

可接着的消息一日坏过一日,先是江湖散人,逃得不够快的,不是被拉拢,就是被杀。如那在各地卖混沌的何三七,就遭遇到魔教葛、杜、薛三个长老的围攻,若不是莫大先生正好拉着胡琴卖艺路过,就要丧命了。

曲江二友的神刀白克和神笔卢西思就没这么好运了,双双殒命,出手的是魔教青龙堂主贾布。

那陕南的闻先生倒是机灵,借着当年在刘正风金盆洗手宴上同华山派的一点交情,带着全家老小过来做客,大包小包的,显然是打定主意常住了。

此时江湖中人才警觉起来,可为时已晚,不少和魔教结怨的小门小派,已然被一朝灭门。就连那些区域性的大帮派,也频繁遭灾。

东方不败重出江湖之后,比之当年任我行时候还要霸道和酷烈许多。除了几个江湖大派治下,其他地方,再无净土。

华山派里早已住满了客人,还都是江湖闻名的大人物。沈元景嫌弃吵闹,待在思过崖上一直不下来。

而那些底层的江湖人士,只能在华山脚下租住客栈农家,饶是如此,大伙都还要夸岳不群和令狐冲仁义。

五岳其他四派里面,北岳恒山乃是女流,江湖人士也不好意思打扰,其余泰山派、嵩山派和南岳衡山派,已经不接待访客。

……

林平之走入客栈,满屋的江湖人士连忙起来打招呼。他满脸笑容,团团一礼,温文尔雅。

还未等他走远,就听到有人说:“这‘小君子剑’的称号果然贴切,林少侠真有岳先生当年的几分风采。”

有人接口道:“可他和他师父相比,不但性子颇为不同,功夫也差得老远了。”旁边就有人解答:“这有何奇怪的,江湖之中,能有几人似沈大侠那般天才,普通人能有林少侠这般成就,已经了不得了。”

“这倒是。”

“可惜沈大侠不收徒弟了,不过令狐大侠也是不凡,我这孙儿聪慧,还有机会。”

“你想多了,能拜在‘风剑客’门下,都要烧高香了,还想做华山派未来掌门的弟子?”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