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97章 宴请

从笑傲开始的江湖路小说:第97章 宴请

编辑:来路生云烟更新时间:2022-11-25 14:37:56
从笑傲开始的江湖路

从笑傲开始的江湖路

一场普普通通的车祸,庸碌的中年人人沈元景带着金古黄武侠系统再次穿越到了白羽世界,附身在了一个因父亲离世而哭死的少年身上。这是武学繁荣昌盛的世界,宗派一座座,世家如雨。小时候的武侠梦美梦成真了,他立誓这一生要过得绚烂!沈元景从一个养鸽子的小门派走出来,以古龙武学为基础,于金庸黄易世界里面刷怪练级,一步一步的走到白羽世界的最低点!碧血连城风火路,覆雨浪翻云浪翻云几诸。倚天杨过小龙女问谁读。惜风陵旧事,有女射雕孤。大唐边荒留故传,倚天屠鹿成书。天龙八部酒一壶。人间多少梦,看傲视江湖。“轰”的又是一声巨响,沈经的意识从黑暗中恢复,想要伸出胳膊撑起身子,却感到上上下下从头到脚火都辣辣的疼,而身体无法动弹。。

作者:催墨成书 状态:连载

类型:穿越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原来是这人是令江湖中人闻之胆颤的魔教教主东方不败,传闻他已有近六十许,想不到居然如此更年轻。“哈哈哈哈!”东方不败哈哈大笑几声,道:“沈少侠说得对,那时候我练剑误入歧途,沉溺于些乱七八糟的事,如何领略到可以得到这江湖波澜壮阔的风景。”边说他脸上憎恶神色一闪“哈哈哈哈!”东方不败大笑几声,道:“沈少侠说得对,那时候我练功误入歧途,沉溺些乱七八糟的事,如何领略得到这江湖波澜壮阔的风景。”边说他脸上厌恶神色一闪,又复归豪情。。...

精彩章节

原来这人就是令江湖中人闻之胆寒的魔教教主东方不败,传闻他已有六十许,想不到竟然如此年轻。

“哈哈哈哈!”东方不败大笑几声,道:“沈少侠说得对,那时候我练功误入歧途,沉溺些乱七八糟的事,如何领略得到这江湖波澜壮阔的风景。”边说他脸上厌恶神色一闪,又复归豪情。

他直起身来,说道:“难得几位贵客临门,某不胜欢喜,还请各位入座。”然后他看了一眼冲虚等几人,又奇道:“咦,怎么少了一位?”

后来四人听到此语,脸色俱都大变,冲虚道长叹道:“原来东方教主早就知道我等前来,我们如此行径,却是显得心虚了。”旁边凌虚道长在偷偷打量四周,查看是否有埋伏。

东方不败只做不见,仍是笑语盈盈,说道:“你们才走半日,我便得到你们离开华山的消息,沿途布下哨探。纵然你们专捡小路走,却也逃不脱我手心。至于到了此地,黑木崖乃是神教核心,真的就被你们这么轻易就摸进来,那我日月神教如何能威压江湖百年?”

令狐冲忍不住问道:“那你为何任我们上来?”

“你是要问为何不干脆派人截杀你们?”东方不败说道:“这偌大江湖,也就剩武当、华山两派挡在神教前面,既然你们要自投罗网,我何必阻止。”

说完他看了看一旁坐着的任盈盈,笑道:“再者,我也想看看让我这位大侄女念念不忘的江湖少侠有多优秀。”然后他把头转到沈元景身上,继续道:“今日一见,果然风姿俊朗,不同凡俗,是江湖上最顶尖的人物。”

令狐冲大吃一惊,仔细往任盈盈瞧过去,见清丽秀美,风姿绰约,十分美丽。只是人看起来有些偏瘦,脸色白得如透明一般,隐隐透出来一层晕红。

他心里一阵欣慰,寻思道:“正是如此天仙一般的女子,又擅音律,才能配得上二师弟。哈哈,平日叫你调戏我夫妻二人,看我待会怎么还给你。”接着又自暗恼,想道:“令狐冲啊令狐冲,此时都在魔教老巢,还想些什么七的八的。”当下神色一收,坐在下首,注目东方不败。

等众人都坐下了,东方不败抬起双手在空中拍了两下,几个穿着白衫的侍者端着托盘过来,跪在地面,把东西一一摆上矮桌。

众人一见,乃是一壶酒和四个杯子,还有一碟点心、一碟干果和一碟鲜果。那点心有四个,不知是什么做成,给雕成花儿一样,乃是春兰、夏荷、秋菊、冬梅,惟妙惟肖。

干果四样是荔枝、桂圆、蒸枣、银杏,颜色晶莹剔透,显然不是凡品。鲜果盘子里面切有西域密瓜、眉县猕桃、砀山酥梨、田东青芒,水色淋淋,望之生津。

等东西上齐,东方不败把手一摆,然后说道:“众位来得仓促,准备不及,有些怠慢了,还请慢慢享用。盈儿,请抚一曲,为大家助兴。”

令狐冲看到这些酒水食物十分精致,啧啧称奇,虽然心里说要警觉,手上却不慢,拿起白色象箸,夹了秋菊点心,塞到嘴里。

初时味道并不如何浓烈,可过得片刻,便有股淡淡的苦味沁出。这苦虽然微弱,却如丝如缕,连绵不绝,让他回忆起与岳灵珊拌嘴的点点滴滴。

“好!”他不禁脱口而出,一声喝彩,立马就觉不妥,抬头看去,冲虚道长等人并未诧异,面前或是点心,或是果子,也都少了一两样,顿时明白,众人都亦为这食物匠心所动容。

他心里偷笑,忙不迭拿起酒壶,倒出一杯,仔细闻了闻,轻“咦”一声,然后一饮而尽,慢慢咀嚼,香烈之中带着一丝苦涩,苦涩中蕴含一丝甘甜,他迟疑道:“莫非这便是‘荷花蕊’?”才张开嘴,有股荷叶的清香从嘴里冒出。

“令狐少侠不愧是‘酒剑客’,正是‘荷花蕊’。”东方不败十分高兴,说道:“你可转动酒壶,换个酒杯再试。”

令狐冲依言,转过四分之一圈,倒酒入杯,酒色偏黄,呈琥珀色,却晶莹透明,可见杯底。他再饮而尽,闭目沉思一会,说道:“淡雅别致,舒朗气轻,这是‘秋露白’。”

说罢不等东方不败提说,又转过酒壶,尝了其他两种。寒潭香,进口冰凉,入喉凛冽,到了胃里又如火烧一般,暖洋洋一片,由内而外透出,令人神爽。金茎露清而不冽,味厚而不伤人,醇醇如君子。

东方不败笑看众人饮酒,突然说道:“沈少侠,这酒比你在西湖梅庄中喝到的如何?”

听到西湖梅庄几个字,除了令狐冲,其余人等心里都是一动,任盈盈睫毛颤抖一下,琴声立刻乱了,想要续上,又自放弃,干脆不弹。

沈元景说道:“四庄主收藏虽然颇为丰盛,不乏珍品,可毕竟偏安一地,无论如何也不能同东方教主相比,连宫廷御酒,也视若常物,随意饮用。”

东方不败听得这话,点了点头,说道:“你先收曲洋孙女为徒,又结交江南四友,与神教颇有渊源,不如这样,你加入我教,我不仅封你做副教主,还把盈盈许配给你,甚至华山派也不是不可以保留,你看如何?”

“当啷”一声,天门道长惊得筷子都掉在桌子上,却不自觉,抬头看向沈元景,沉声说道:“沈师侄,这魔头诡计多端,你不可贪图美色享乐,上了他的当。”

东方不败不悦道:“天门道兄却是小人之心了,如今你等性命都系在我手,只要一声令下,便有神教弟子涌出,将你们剁成肉泥。我不过是可惜沈少侠的风采,不愿他平白殒命在此而已。”

天门道人还要说话,沈元景摆摆手,不慌不忙说道:“天门师伯勿要慌张,我自省得。东方教主说的这些不过是托词而已,归根到底,是想要在下这里的一件物事罢了。”

“嗯?”东方不败坐直了身体,双眼眯起,射出一道精光,紧盯着沈元景,见后者依然淡定饮了杯酒,吃了颗果子,便哈哈笑道:

“好,好胆识。既然你快言快语,我也不诓骗你了。只要你交出东西,刚才说的那些,我都会给你,决不食言!”语气又是急切又是诚恳,但说得斩钉截铁。

众人都有些奇怪,看向沈元景,只见他慢慢放下酒杯,从怀里掏出一袭白布,放在桌上,直视东方不败说道:“《葵花宝典》原本就在此处,教主想要,尽管来取。”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