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93章 接应

从笑傲开始的江湖路小说:第93章 接应

编辑:来路生云烟更新时间:2022-11-25 14:37:49
从笑傲开始的江湖路

从笑傲开始的江湖路

一场普普通通的车祸,庸碌的中年人人沈元景带着金古黄武侠系统再次穿越到了白羽世界,附身在了一个因父亲离世而哭死的少年身上。这是武学繁荣昌盛的世界,宗派一座座,世家如雨。小时候的武侠梦美梦成真了,他立誓这一生要过得绚烂!沈元景从一个养鸽子的小门派走出来,以古龙武学为基础,于金庸黄易世界里面刷怪练级,一步一步的走到白羽世界的最低点!碧血连城风火路,覆雨浪翻云浪翻云几诸。倚天杨过小龙女问谁读。惜风陵旧事,有女射雕孤。大唐边荒留故传,倚天屠鹿成书。天龙八部酒一壶。人间多少梦,看傲视江湖。“轰”的又是一声巨响,沈经的意识从黑暗中恢复,想要伸出胳膊撑起身子,却感到上上下下从头到脚火都辣辣的疼,而身体无法动弹。。

作者:催墨成书 状态:连载

类型:穿越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群雄见岳不群失言,急忙再次询问。他思量一下,但是如实地说:“刚峨嵋冲虚道长传来消息,南岳衡山派的人在路上被魔教的偷袭,伤亡损失惨重,莫大先生更是生死未明。”底下一片哗然,众人七嘴八舌,议论纷纷。见场面有些混乱不堪,岳不群也自头痛,肃容地说:“各位,今底下一片哗然,众人七嘴八舌,议论纷纷。见场面有些混乱,岳不群也自头疼,朗声说道:“各位,今日便到此为止了。我担忧泰山派天门道兄一行,现在便要下山去迎接。冲儿,你留在山上。”。...

精彩章节

群雄见岳不群失态,赶忙询问。他思忖一下,还是如实说道:“刚刚武当冲虚道长传来消息,南岳衡山派的人在路上被魔教的偷袭,死伤惨重,莫大先生更是生死不明。”

底下一片哗然,众人七嘴八舌,议论纷纷。见场面有些混乱,岳不群也自头疼,朗声说道:“各位,今日便到此为止了。我担忧泰山派天门道兄一行,现在便要下山去迎接。冲儿,你留在山上。”

照着路径来讲,泰山派一行人应是沿着黄河往上,直达嵩山,一路也还安全。可天门道人听闻北岳恒山派被逼封山,便拐了个弯,先去探望。

王屋派被灭,少林寺风声鹤唳,全副精力都在防备东方不败,这接应的事情就落在了华山派头上。

他又朝着殿里众人鞠了一躬,说道:“华山上下,就要还要拜托各位帮忙看顾了。”群雄慌忙还礼,那边有人说道:“岳先生言重了,我等得以保全,全赖华山派维持,覆巢之下,岂有完卵,维护华山派,也是自救。”

闻先生想了一想,却道:“岳先生,我跟着你们一起去吧,在下功夫虽然低微,但抵挡三五个人也不成问题的。”

岳不群大喜,说道:“如此多谢闻先生高义!”后面又冒出两三个人追随,老钟头等张了张嘴,说不出话来。

等岳不群几人匆匆出门,李老爷子叹息道:“正道风雨飘摇,该如何是好!”

……

岳不群同沈元景汇合,一行二三十人出了华山,往山西赶去。

一路上闻先生都愁眉不展,高伟有些奇怪,私下里问道:“岳先生在殿里决议下山营救泰山派之时,是你姓闻的第一个响应,还带了一个儿子过来,怎么到了外边,反倒张不开眉头?”

闻先生叹道:“正道大派处事太过被动,被魔教牵着鼻子走。这一去是被围点打援还是调虎离山,犹未可知。”

高伟有些恍然,然后问道:“你的意思是,魔教有可能暗地里攻打华山?”闻先生点点头,叹了口气,说道:“不错,非但如此,我甚至以为,此种可能还要大过救援路途暗中埋伏。”

高伟想了一想,摇了摇头,说道:“我倒不这样看,你想,那几个大派被灭,南岳衡山派又刚受难,从正理上讲,各大派都该紧守自身,岂有岳先生这种反其道而行之的,魔教决计想不到。”

“呵呵,此言差矣。”闻先生笑着说:“你这西北刀王孤家寡人,过得洒脱,哪里知道大派受声名所累,往往身不由己。此种行径,太容易猜出了。”

“不就是君子可欺之以方么?说得那么玄乎。”高伟有些不屑的说道。闻先生哈哈大笑,连声道:“对!对!忘了你这粗胚之前是个秀才来着。”

高伟不理会他的打趣,说道:“照你这么说,岳先生带着沈大侠外出,就是‘申生在内而亡,重耳在外而安’了?说不通,说不通。要知道他把妻子女儿,女婿都丢在华山,就算了分开下注,也不是这个做法。”

“你的意思无非就是要把重注压在胜算多的一边,可你焉知道,岳先生不正是这样想的么?”

高伟不解,迟疑道:“你的意思是?”随即看了前方的沈元景一眼,骇然道:“这……这怎么可能?”

闻先生长叹一声。道:“或许在你我这等俗人眼中,血脉延续更为难得。可观岳先生这些年的作为,为了门派,儿子也未生一个,显是于他而言,道统传承更为重要。”

众人小心翼翼的走了两日,一路无事,在吕梁接住了泰山派一行人等。

天门道人还有些奇怪,听得岳不群解释缘由,才重重谢道:“却累岳贤弟不辞艰辛,前来搭救。天门铭感五内,不知该如何报答了。”

岳不群连忙说:“天门道兄莫要见外,五岳剑派虽然解散,但我两家一两百年的情谊却在。”

天门道人点点头,然后又感叹一声:“这魔教猖獗,把持江湖,竟然消息都透不出来。若不是贤弟过此,我竟还不知道此事。”

接着他又将从西岳恒山派得来的消息告知众人,原来魔教中人不仅挟持了恒山脚下的一应佃农,还打伤了带队外出采买的定逸师太,扣留了二十多名恒山弟子。

据说是东方不败亲自下令,不得伤害恒山派弟子,那些小师太们才得以幸存。不仅如此,他只身入山,三招就击败了定闲和定静两位师太。

天门道人叹了口气,说道:“据定闲师太交代,若非东方魔头留手,她两人必然殒命。”言毕怔怔出神,喃喃自语:“我与师太武功不过伯仲之间,那魔头要高到什么程度,才让师太说起此事,眼中都有恐惧。唉,这天下何人制服得了他,方证大师也多半是不行的。”

闻先生与高伟相顾骇然,岳不群也沉默许久,勉强说道:“不过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而已。天门道兄不必担忧,我先去送你去嵩山吧。”

不两日,一行人风尘仆仆的到了王屋山,但见栋宇空空荡荡,楼台略显破败,映在残阳之下,分外凄清。

第二日上午,等过了黄河,一则石破天惊的消息传入耳内:“少林寺在昨夜被魔教再度攻破了!”

众人被震得呆在了原地,过了片刻,沈元景突然拨过马头,说道:“事已至此,多想无益,我们须尽快赶回华山。”

岳不群清醒过来,一言不发,打头往华山方向奔去,沈元景带着师弟们跟上。天门道人等也反应过来,一齐出发。闻先生和高伟对视一眼,苦笑一声,也追了上去。

众人到了华山脚下,见镇子里面依然人声鼎沸,顿时松了口气。一行人回到山上,群雄问讯,都赶将过来,见岳不群等人安然无恙,更有泰山派人员随行,俱都喜悦。

等岳不群领着天门道人去往内院安顿之时,群雄聚在一起,七嘴八舌,更有人说道:“我早知不会有事。”

老钟头心细,见跟过去的几个江湖散人心情不佳,随口问道:“姓闻的,才跑这一点路,就累着了?你这般可是要死在我前头喽!”

闻先生没有心情同他斗嘴,涩声道:“少林派昨晚再度被魔教攻破,这次出手的是东方老魔。”

大殿里面顿时一片死寂。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