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83章 乱絮

从笑傲开始的江湖路小说:第83章 乱絮

编辑:来路生云烟更新时间:2022-11-25 14:37:42
从笑傲开始的江湖路

从笑傲开始的江湖路

一场普普通通的车祸,庸碌的中年人人沈元景带着金古黄武侠系统再次穿越到了白羽世界,附身在了一个因父亲离世而哭死的少年身上。这是武学繁荣昌盛的世界,宗派一座座,世家如雨。小时候的武侠梦美梦成真了,他立誓这一生要过得绚烂!沈元景从一个养鸽子的小门派走出来,以古龙武学为基础,于金庸黄易世界里面刷怪练级,一步一步的走到白羽世界的最低点!碧血连城风火路,覆雨浪翻云浪翻云几诸。倚天杨过小龙女问谁读。惜风陵旧事,有女射雕孤。大唐边荒留故传,倚天屠鹿成书。天龙八部酒一壶。人间多少梦,看傲视江湖。“轰”的又是一声巨响,沈经的意识从黑暗中恢复,想要伸出胳膊撑起身子,却感到上上下下从头到脚火都辣辣的疼,而身体无法动弹。。

作者:催墨成书 状态:连载

类型:穿越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华山派众人上山,一路都有群雄回来打招呼。自劳德诺以下,众人尽皆有些恍惚间,平时只知沈元景功夫精湛,却料将近他能胜于左冷禅。要明白这位前五岳盟主在江湖上,是被指出名头和功夫都仅次少林方证和武当冲虚的正道绝顶人物。那厢天门道人谢过沈元景后,带着要知道这位前五岳盟主在江湖上,是被认为名头和功夫都仅次于少林方证和武当冲虚的正道绝顶人物。。...

精彩章节

华山派众人下山,一路都有群雄过来招呼。自劳德诺以下,众人尽皆有些恍惚,平日只知沈元景功夫高超,却料不到他能胜过左冷禅。

要知道这位前五岳盟主在江湖上,是被认为名头和功夫都仅次于少林方证和武当冲虚的正道绝顶人物。

那厢天门道人谢过沈元景之后,带着残余的五六十个弟子回山去了。定闲师太和莫大先生也是一样,都要匆匆回山紧守。

五岳剑派分崩离析,去了枷锁,但又需各自独立支撑,也不知是福是祸。嵩山派虽然得了鲁连荣、玉玑子、玉磬子、玉音子等两派宿老,可左冷禅却失了五岳盟主的威势,一进一出,还是亏大于益。

华山派虽然去了剑宗内患,沈元景又威震天下,算是略有所得,可,从今而后,再无强援,就只能指着自己了。

算来算去,此次会盟,五岳剑派竟然无一派是赢家。反倒是少林、武当与魔教坐收了渔人之利。其余青城派、峨眉派、昆仑派等,也都蠢蠢欲动起来。

……

五岳剑派会盟的一场闹剧,经由武林群雄口口相传,很快江湖上便是人尽皆知。左冷禅威势顿消,又兼有少林派破门在前,嵩山地界竟然也零星泛起匪患。

华山派声名渐起,那句“剑出华山”又被从故纸堆里面翻了出来,一时为人传颂。

众弟子每日勤学苦练,拜师之人日益增多,连令狐冲也收到两个资质上佳的徒弟。沈元景却窝在思过崖,终日和高根明作伴。

一则是他前些日子算计太多,乱了心思,以至于明玉功停滞不前,所以要端坐静思,理清前路。

二来令狐冲既已成婚,岳不群便把目光放在他身上,让宁中则暗里求访淑良。饶是他武功冠绝华山,风清扬亦不见得能胜,遇到此事也得远远躲开。

如此又过大半年,思过崖上高根明、施戴子、英白罗、舒奇等弟子轮流来了个遍,沈元景也不见动静。只是陆大有上来报信,听道岳灵珊产下麟儿,他才随着下山。

岳不群见到他时,又气又无可奈何,只得说道:“元景,你还是下山居住吧,我不劝你成婚便是。”这些日子得宁中则相劝,到底是江湖儿女,也不再强求。

沈元景这才宽心,同师弟师妹们一起去看令狐冲的孩儿。等见到婴儿皱巴巴的小脸时,他呵呵一笑,说道:“这小孩模样,像极了十几年前的初见那次的师妹!”

岳灵珊满脸委屈,瞪了他一眼,说道:“哪有?我那时候纵然不漂亮,五官也是端正的,怎么生出的小人儿这般的丑陋。”

见她嫌弃自家孩子,宁中则训了她几句,没好气的说道:“你同他一般大的时候,还没他漂亮呢?”

众人轰然大笑。沈元景对在一边傻乐的令狐冲说道:“师兄你这大逆不道之人还有脸笑,华山道统至你处尽毁矣!”

令狐冲有些摸不着头脑,连忙追问。沈元景一本正经的说道:“当年师祖生下女儿,招师父做婿,又传位于他,到师父身上,也是如此。怎地你就坏了华山传统,生出一个男儿,那下一任掌门,传得谁去?”

岳不群夫妇听他打趣,也不着恼。惟有岳灵珊蛾眉倒竖,怒道:“我再生一个女儿便是了,有甚问题?”

“没问题,没问题,最好生上十个八个的,给我们每人发一个做弟子!”高根明笑眯眯的接过话头,屋里顿时热闹起来。

“哇”的一声,那婴儿被惊醒,突然哭了出来。岳灵珊手忙脚乱的,也哄不好,令狐冲满脸心疼,把大伙都赶了出去。

岳不群也随即离开,只留宁中则和几个女弟子在里面,帮着照顾孩子。

沈元景久未下山,出到外间,见大雪纷纷,便往北峰而去。此峰四面悬绝,上冠景云,下通地脉,有若云台,故名云台峰。

到得山顶,却见早有人在此舞剑,沈元景看了一会,见对方停下,才说道:“非非,你又在练剑啊。”

曲非烟“嗯”了一声,用手接了几片雪花,说道:“师父,这飞絮剑法我练了快两年,总是感觉有问题。”

“说说,有什么问题?”沈元景对徒弟倒也温和一些。

“按理说这剑法既名飞絮,应的该是柳絮飞舞的时节,可我那时盯着飘絮一看半天,练起剑来不但没有进步,只觉得别扭。反倒是在这时节,同漫天飞雪一起舞剑,更能让我以景入剑,进步神速。”

曲非烟道出心中疑问:“莫非这剑法原本就叫飞雪剑法,后人听岔了,才唤做飞絮剑法?”

“呵呵,若按你这么说,那平之盯着飞絮不行,看着飞雪也不灵,是不是应该把它叫做撒盐剑法?”沈元景摇了摇头,说道:

“我原本和你想法一样,认为这剑法爱柳絮的人使出,就是飞絮,爱雪花的人使出,便是飞雪。如你高师叔使出,又如浮萍一般。至于平之那种木头脑袋,少了情趣,便硬生生的用成了笨功夫,只能走细密一路,像撒盐一样。好在这剑法招式也够高深,如他这般使出,也比寻常剑法要厉害。”

曲非烟就有些不解了,问道:“难道不该是这样吗?师父你和大师伯都使出华山剑法,旁人一看,根本就是两种功夫,这不就是你说的,剑是死的,人却是变化无穷的么?”

“你说的固然不错,可只看出我和你大师伯的不同还不够,需得找出我俩都有的一样东西。”

“一样的?”曲非烟摇了摇头,说道:“除了能看出是华山派的剑法外,还有一样的东西么?难道是剑法名字?”

“可不就是剑法名字。”沈元景见曲非烟诧异,接着解释道:“譬如‘苍松迎客’、‘金雁横空’种种,你师祖使出,如在东峰观日,层层向上;你大师伯则在远眺西峰,秀丽挺拔,无论何种变化,总跳不出华山二字。”

曲非烟似懂非懂,突然补了一句:“那师父你便是华山元首,举目云低,身在仙界了。”

沈元景哑然失笑,摇了摇头,叹道:“能如这北峰巍然独秀,已是不易,何谈‘只有天在上,更无山与齐’。”

他见曲非烟还要争辩,转过话题:“说回这飞絮剑法,近来在思过崖上闭关,我把功夫重新梳理了一遍,才发觉以前对这门剑法是误解了。既名飞絮,它便是一个‘乱’字啊。”说着,他抽出长剑,徐徐舞动起来。

那剑在沈元景手上,仿佛没有了重量,被风一托,剑尖便随之飘起,一会向上,一会往下,全然没有个方向,东西南北的乱闯。

不多时这一方风雪也被搅动,围着他周身转啊绕啊的,有时两两相撞,旋即分开,有时又一坠在地,便不能复起。待他演练完后,大风刮来,这些雪花有全都落入了一片白茫茫中,再也找不见。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