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85章 缠斗

从笑傲开始的江湖路小说:第85章 缠斗

编辑:来路生云烟更新时间:2022-11-25 14:37:44
从笑傲开始的江湖路

从笑傲开始的江湖路

一场普普通通的车祸,庸碌的中年人人沈元景带着金古黄武侠系统再次穿越到了白羽世界,附身在了一个因父亲离世而哭死的少年身上。这是武学繁荣昌盛的世界,宗派一座座,世家如雨。小时候的武侠梦美梦成真了,他立誓这一生要过得绚烂!沈元景从一个养鸽子的小门派走出来,以古龙武学为基础,于金庸黄易世界里面刷怪练级,一步一步的走到白羽世界的最低点!碧血连城风火路,覆雨浪翻云浪翻云几诸。倚天杨过小龙女问谁读。惜风陵旧事,有女射雕孤。大唐边荒留故传,倚天屠鹿成书。天龙八部酒一壶。人间多少梦,看傲视江湖。“轰”的又是一声巨响,沈经的意识从黑暗中恢复,想要伸出胳膊撑起身子,却感到上上下下从头到脚火都辣辣的疼,而身体无法动弹。。

作者:催墨成书 状态:连载

类型:穿越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左冷禅一伙人等互看几眼,都拿出兵器。沈元景跳上马来,把缰绳往劳德诺那边一甩,地说:“三师弟,把我的马牵回去,一会要见血,切记吓到马儿。”“是,二师兄!”劳德诺下意识的脱口而出,左冷禅冷哼一声,劳德诺吓得一浑身哆嗦,急忙地说:“姓沈的,我乃嵩沈元景跳下马来,把缰绳往劳德诺那边一甩,说道:“三师弟,把我的马牵出去,一会要见血,不要吓到马儿。”。...

精彩章节

左冷禅一伙人等互看一眼,都拿出来兵器。

沈元景跳下马来,把缰绳往劳德诺那边一甩,说道:“三师弟,把我的马牵出去,一会要见血,不要吓到马儿。”

“是,二师兄!”劳德诺下意识的脱口而出,左冷禅冷哼一声,劳德诺吓得一哆嗦,连忙说道:“姓沈的,我乃是嵩山左掌门座下三弟子,不是你华山门人,可不要乱喊!”

左冷禅说道:“小子,我都有些佩服你了,明知道是陷阱还往里面钻,也不知是愚蠢还是自负过了头。”

说完他第一个冲了上去,起手就是一招“叠翠浮青”,雄浑异常,又后招绵绵,左手虚晃,大嵩阳掌待命而发。

沈元景见他一上来就下手极重,出了全力,便知道左冷禅是存着心思,牵扯住自己的精力,好让旁的人也能进攻。

他岂会让左冷禅如意,当下长剑递出,往对方右手横切,后发先至,既断他进攻之路,也防住了左冷禅要以伤换伤的心思。

左冷禅抽剑回防,沈元景长剑往边上一带,当当几下,磕开王元霸、鲁连荣等人兵刃。又一剑往后急点,攻向陆柏、钟镇等人要害,迫得这几人攻势一缓。

这一次的对决,实乃沈元景于此世最为凶险的一战,他不敢多想,心里空明,一心一意的御使手中长剑,周身溅起寒光,四射而出。

十一人将兵刃拳掌打来,左冷禅是宗师级的人物,剑法矫健如龙,掌势巍峨高耸,一招连着一招,沈元景大半精力都在他身上。

余沧海出剑迅疾,劲力外溢。还有陆柏阔剑古拙、钟镇长剑变幻,是次一等的人物。其他人还要差些,只能瞅准机会,间或递上一两招,但这些人放在江湖之上,已都是一等一的高手了。

劳德诺早就牵着两匹马退到院子角落,在一旁看得心惊胆战,只有一个念头:“二师兄竟然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厉害。”且不说这天下间能胜过左冷禅的,不过一掌之数,就连最弱的鲁连荣,杀他也不如何难。

斗了三五十招,余沧海见如此还拿不下沈元景,心里骇然,愈发觉得此子断不可留。他心生毒计,喊道:“那边的嵩山弟子,既然辟邪剑谱在这小子身上,林家四口就没用处了,劳烦你去最边上那屋子,把他们都杀了。”

劳德诺等了一等,见左冷禅没有发声,便知他也是同意的,于是往上一跃,翻过院墙。

沈元景果然有所触动,猛攻几剑,逼开几人,就要脱出。脚步才一动,十一剑兵刃就都齐齐攻了过来,罩住他身上各大要穴。

刀光剑影,合着漫天雪花,奔涌而来,眼见避无可避,沈元景早就窥见这十一人不默契之处,此刻引得他们齐齐功来,当即以妙到毫巅的破箭式手法,极速点出十二剑。

前九剑打乱众人兵刃,第十剑斩下玉音子手腕,第十一剑荡开王元霸大刀,顺便在第十二剑穿入他喉咙。

玉音子捂着手腕,痛苦大叫。众人呆一呆,只听得沈元景朗声说:“黄泉道上崎岖坎坷,我送老人家先下去帮你们探路。”

左冷禅看着倒在地上的王元霸,冷笑一声,道:“果然是冷血之辈,连对自己的徒弟都如此无情,余观主你是打错主意了。”然后他瞥了眼旁边面带惊色的鲁连荣、玉玑子、玉磬子三人,又道:“咱们还是加把劲,都用出全力吧。让这小子走脱,后面报复起来,咱么一个也逃不脱的。”

那衡山和泰山派的四位叛徒,自五岳并派失败之后,就有些后悔,又被裹挟至此,已是上了贼船,只能一条道走到黑了。

余沧海也缓缓点头,说道:“左盟主不必多说,今日一战,不是他死,就是我活!”他青城派已经将沈元景得罪死了,除非封山不出,否则逃不过去。

沈元景见左冷禅一番话,不仅打消了几人的退缩之心,还逼得众人要拼起命来,心里一动,朝着余沧海攻去。

余沧海未料到沈元景在众人包围之中,还敢先出手,慢了一拍,待举剑抵挡之时,已有些来不及。他急中生智,往地上一跪,把头一低,避过沈元景戳往喉咙的一剑,头上一凉,发髻被挑断了。

他抬头看去,发现沈元景剑光又至,可左冷禅等差了一步,鞭长莫及,旁边的玉玑子又慌慌张张,出手犹豫,于是心里一横,左手往玉玑子腰上一扯,拉着他挡在前头。

“噗嗤”一声,玉玑子捂着喉咙,歪着头,满脸不敢置信,指向余沧海,吐出两个字:“你!你!”倒在地上,没了出气。

另一边的玉磬子和断了手腕的玉音子同时叫到:“余沧海,你做什么。”

余沧海见沈元景又逼退了左冷禅等人,抽剑再度杀到,顿时一个懒驴打滚,躲到一边,站起身来,说道:“出剑犹豫,不肯拼命,留他何用?”

说完这句,他也不理会两人,又扑入战圈,一起围攻沈元景,招招狠辣,全不防守,完全是要以伤换伤的打法。

玉音子和玉磬子见余沧海如此做派,也说不出别的话来,毕竟玉玑子刚才出手不果断,差点断送了同伴性命。两人对视一眼,都十分后悔,在泰山上虽然权力不大,可总比寄人篱下好得多。

玉磬子苦笑一声,也加入战圈,战战兢兢的,沈元景长剑扫过来之时,便如惊弓之鸟,连连后退;等到大家都出手时,又找不准时机,不但没能帮忙,反倒拖了同伴后腿。

打了不过十几回合,他手中长剑和鲁连荣撞在一起,又带了邓八公的鞭子一下。沈元景抓住机会,嗖嗖两剑,把邓八公的软镖削秃,又一剑往他胸口扎来,若非他反应迅速,用左胳膊挡了一下,怕是命都没了。

他跳出战圈,大骂道:“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还不如这地下死鬼有用,能挡上一剑。”说着,从玉玑子手中扯出长剑。

这边玉磬子脸色通红,玉音子叨叨了一声:“邓先生,怎可这般说话。当初左盟主请我们师兄弟上山,可不是任由你这般侮辱的。”

邓八公站起身来,突然一剑劈出,从玉音子左肩直到肚子,几乎端成两截。玉音子惨叫半声,扑倒在地。邓八公犹嫌不足,一口痰吐在他身上,说道:“你比你师兄更加没用,还要让老子出手。”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