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81章 分崩

从笑傲开始的江湖路小说:第81章 分崩

编辑:来路生云烟更新时间:2022-11-25 14:37:40
从笑傲开始的江湖路

从笑傲开始的江湖路

一场普普通通的车祸,庸碌的中年人人沈元景带着金古黄武侠系统再次穿越到了白羽世界,附身在了一个因父亲离世而哭死的少年身上。这是武学繁荣昌盛的世界,宗派一座座,世家如雨。小时候的武侠梦美梦成真了,他立誓这一生要过得绚烂!沈元景从一个养鸽子的小门派走出来,以古龙武学为基础,于金庸黄易世界里面刷怪练级,一步一步的走到白羽世界的最低点!碧血连城风火路,覆雨浪翻云浪翻云几诸。倚天杨过小龙女问谁读。惜风陵旧事,有女射雕孤。大唐边荒留故传,倚天屠鹿成书。天龙八部酒一壶。人间多少梦,看傲视江湖。“轰”的又是一声巨响,沈经的意识从黑暗中恢复,想要伸出胳膊撑起身子,却感到上上下下从头到脚火都辣辣的疼,而身体无法动弹。。

作者:催墨成书 状态:连载

类型:穿越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群雄本我以为是一场舌战,岂知华山剑气之争的故事没听见,又牵涉出什么风太师伯,更未料想到忽然间就打出来了。抬头一看剑宗三人从三个方向团团围住沈元景,封愤懑一剑抖起三朵花,分刺他咽喉、胸口和小腹,成不忧和丛不弃一人刺他左腰,一人刺向后背。沈元景长剑却先一步只见剑宗三人从三个方向围住沈元景,封不平一剑抖出三朵花,分刺他咽喉、胸口和小腹,成不忧和丛不弃一人刺他左腰,一人刺向后背。。...

精彩章节

群雄本以为是一场舌战,岂知华山剑气之争的故事没听到,又牵扯出什么风太师叔,更未料到突然间就打起来了。

只见剑宗三人从三个方向围住沈元景,封不平一剑抖出三朵花,分刺他咽喉、胸口和小腹,成不忧和丛不弃一人刺他左腰,一人刺向后背。

沈元景长剑却先一步斜切封不平右腕,逼得他收剑回防。又急速挥剑反撩,剑尖似右似后,成不忧惧怕被长剑刺中,往后一跳,那丛不弃功夫最差,反应不及,胳膊被割了一道,顿时鲜血淋漓。

两剑迫退三人,方证大师和冲虚道长对视一眼,说道:“果然是独孤九剑。”左冷禅亦是脸色深沉。

沈元景一招得手,并未追击丛不弃,而是又唰唰两剑,笼罩封不平胸前各大要穴,逼得他连连后退。这才又从容的右追一步,长剑快出快进,一连三剑,一剑刺向成不忧左胸,引他收剑抵挡;一剑撩中他右腕,听得“当啷”一声长剑落地;再一剑往喉咙一戳,送他归西。

“成师弟!”、“成师兄!”旁边传来两声怒吼,封不平和丛不弃一前一后,又扑了上来。沈元景也不回头,抽剑往后直刺,那丛不弃收之不急,竟然像自己撞上来一样,把喉咙送到了他剑尖上。

“住手!”左冷禅怎么也想不到这武功不弱的三个人物,几招过去,就被杀两人,急忙要阻止。

沈元景杀得兴起,岂会听他废话,长剑挥动,不过两三招,就把封不平送去和他两个师弟团聚了。

群雄本拟是一场大戏,怎料不过片刻功夫就结束了。那些功夫低微的看不出各中凶险,喝出倒彩,有人说道:“本以为这三人敢站出来,多少有些本事,怎么都是银样蜡枪头,中看不中用!”

左冷禅面沉如水,质问道:“沈师侄,我让你住手,没听到么?”

沈元景瞥了他一眼,说道:“我非你嵩山派中人,左掌门再大的威风,也管不到我华山派。”然后收剑入鞘,反身回了华山队里。

左冷禅怒气上涌,对着岳不群说道:“岳先生,怎么说他们都是门内长辈,这小子如此滥杀,你要如何处置?”

岳不群不慌不忙的说道:“此乃我华山派内务,就不劳左掌门操心了。”

左冷禅说道:“五岳剑派向来同气连枝,百余年来携手结盟,早便如同一家,我忝为盟主,如何不能过问此事?岳先生可不能当众偏袒,须得给天下群雄一个交代。”

“你要什么交代?”岳不群面色也越来越沉。

“以下犯上,目无尊长,理当废掉武功,打入监牢!”

这厢令狐冲也看不下去,站出来说道:“左掌门怕是痴心妄想了,就好像是已然并派成功了一样,把我华山派当做下属,任凭你要打要杀的。”

“冲儿不得放肆!”岳不群先说了令狐冲一句,然后对左冷禅说道:“五岳剑派当初结盟,乃是为了互相援手,共抗魔教。如今魔教势力渐大,左掌门你不思如何领着大伙维护正道,却还不择手段挑起各派内乱,打压良善,野心勃勃的要吞并其他四派。”

左冷禅道:“岳先生你也知道魔教势大?这几月那两个魔头毫无动作,大伙俱都知道是怎么回事。等等他们功成,我五岳剑派哪一家能单独相抗?我合五岳为一派,还不是要把力量拧成一股绳,为大伙求条生路。你百般阻挠不说,还纵容门下弟子捣乱,说了如许多,却还是不肯承认错误。”

说罢,他举起手里的五岳令旗,说道:“我还是五岳盟主,岳先生,请听命罢!”

“此乃乱命也,恕不能奉命。”岳不群决然道:“若是左掌门非要不分黑白,那今日我华山派便脱出这五岳联盟!”

此言既出,石破天惊,群豪先是无言,尔后轰然,议论声四起。

那边有些江湖散人叹气道:“都这个时候了,左掌门还一意争权,岳先生这等谦谦君子都被逼到如此地步了。”

旁边有人接口道:“谁说不是呢?哪家有‘冷剑客’这等天才,都恨不得放到供桌上,偏他要让人自废武功,换谁受得了?”

左冷禅听到台下议论纷纷,也不着恼,冷笑道:“岳先生如此行径,难不成凭你还有这两三位弟子,便有把握敌得住武功大成的任我行或是东方不败?”

“就算敌不过,我华山派也算是轰轰烈烈一场,总好过折损于阴谋诡计之下。”岳不群一言既出,台下有人轰然叫好。

那定闲师太也站了出来,说道:“我北岳恒山派也和岳先生一般打算,从此不再奉你左掌门的号召。”

“南岳衡山派亦是一样!”莫大先生也趁机跟着说道,

左冷禅站在封禅台上,风吹得衣服乱飘。他几经谋划,先后降服衡山派和泰山派,本以为胜券在握,哪料定闲师太不受威胁,又有沈元景出人意料,打破他的预算。

此刻五岳剑派分崩在即,他一番苦心孤诣,都化作东流水,还沦为天下笑柄,心里深恨华山派不识抬举,尤其是沈元景屡次三番坏他好事,恨不得杀之而后快。

群雄见左冷禅不言不语,议论四起。有那好事者说道:“左盟主,这五岳剑派没了,今天还管不管饭的。”引得一阵哄笑。

他冷眼扫了过去,笑声渐渐止住。然后他又看向岳不群,森然道:“岳先生,你可是想清楚了?”

岳不群早和沈元景、令狐冲计较好了,最坏不过如此,此刻说出,只觉得浑身舒坦,哪会反悔,说道:“道不同不相为谋,我意如此,绝不后悔!”

“好!好!”左冷禅冷声说道:“送客!”群雄里面顿时有人大骂,怪他不奉酒饭。

“慢”沈元景突然站出来,说道:“左掌门,那泰山派天门道长,还请你放了罢。”那边南岳衡山、北岳恒山以及泰山天门道人座下弟子都停住了。建除道人忆起上次在泰山慢待过沈元景,见他仍肯出头,一时大为感动。

左冷禅怒极,哈哈哈哈的大笑几声,道:“好小子,我还没你麻烦,反来惹我,真当自己是天下无敌了!”

言罢,扑了下去,一掌直取沈元景胸口。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