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80章 逼迫

从笑傲开始的江湖路小说:第80章 逼迫

编辑:来路生云烟更新时间:2022-11-25 14:37:39
从笑傲开始的江湖路

从笑傲开始的江湖路

一场普普通通的车祸,庸碌的中年人人沈元景带着金古黄武侠系统再次穿越到了白羽世界,附身在了一个因父亲离世而哭死的少年身上。这是武学繁荣昌盛的世界,宗派一座座,世家如雨。小时候的武侠梦美梦成真了,他立誓这一生要过得绚烂!沈元景从一个养鸽子的小门派走出来,以古龙武学为基础,于金庸黄易世界里面刷怪练级,一步一步的走到白羽世界的最低点!碧血连城风火路,覆雨浪翻云浪翻云几诸。倚天杨过小龙女问谁读。惜风陵旧事,有女射雕孤。大唐边荒留故传,倚天屠鹿成书。天龙八部酒一壶。人间多少梦,看傲视江湖。“轰”的又是一声巨响,沈经的意识从黑暗中恢复,想要伸出胳膊撑起身子,却感到上上下下从头到脚火都辣辣的疼,而身体无法动弹。。

作者:催墨成书 状态:连载

类型:穿越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天门道人气得破口大骂:“你们这些数典忘祖的狗贼,泰山派两百年的道统,就得被你们毁了。忠于自己泰山派的弟子们听着,昨日有死而已,决不会投降之后!”被围在的那群弟子也同声呼道:“有死而已,决不会投降之后!”玉玑子、玉磬子、艳娘子等不敢真当着武林群雄的面屠杀同门玉玑子、玉磬子、玉音子等不敢真当着武林群雄的面屠杀同门,一时拿不定主意。。...

精彩章节

天门道人气得破口大骂:“你们这些数典忘祖的狗贼,泰山派三百年的道统,就要被你们毁了。忠于泰山派的弟子们听着,今日有死而已,决不投降!”被围着的那群弟子也齐声呼道:“有死而已,决不投降!”

玉玑子、玉磬子、玉音子等不敢真当着武林群雄的面屠杀同门,一时拿不定主意。

左冷禅突然开口说道:“今日群雄聚在此地,乃是见证我五岳并派的好日子,岂容你们胡闹。既然天门道兄已经当着大伙的面让出掌门位子,怎地好无搅蛮缠。陆师弟,且扶天门道兄下去休息。”

天门道人还待再骂,那边走出嵩山派陆柏,往他哑穴上一点,然后带着人下去封禅台。天门座下弟子投鼠忌器,一时不敢再动。

左冷禅又转向北岳恒山派,问道:“定闲师太,左某有一事请教。”底下有人小声说道:“来了!不知道这左盟主怎么挑动北岳恒山派三位师太内斗。”

定闲师太站上前,不惊不惧,说道:“左盟主请讲。”就听左冷禅继续说道:“我有三位师弟,唤做赵四海、张敬超、司马德,是死在你北岳恒山派手里罢?”

这三个名字一出,年轻一辈还有些懵懂,从未听过嵩山有这三号人物,可老一辈的江湖人物,特别是河北道上的,都有些惊讶,想不到这三个多年前销声匿迹的成名人物,给左冷禅收拢去了,听起来还死在恒山派手里。

定闲师太双手合十,说道:“不错,那三人白日里蒙头蒙面,半路要截杀定静师姐,多行不义,遭了恶报。”当下把当日事情经过粗略说了一遍,也模糊带过沈元景杀人一节。

此三人乃是沈元景为了救援定静师太所杀,左冷禅想来也是知道的,但他不敢明说,定闲师太又岂会把沈元景牵扯进来,

顿时群雄躁动起来,有人嘿嘿笑道:“左盟主好手段啊,这局都布在前面好些步了。三个老师太要是都被暗算了,恒山派自然无力反抗并派。现在他三个师弟本领不济送了命,又给左盟主抓到机会,倒打恒山派一耙。”

左冷禅听得下面聒噪,冷哼一声,响遍全场,待底下稍稍安静,然后说道:“都是师太你一面之词,谁来作证?”

定闲师太见过他前面手段,知道如何解释也不能打消其人并派野心,便说道:“阿弥陀佛,贫尼生平从未说谎,左盟主信也好,不信也好,强求不得!”她这一番言辞平平和和,群豪思及她生平为人,都很信服。

左冷禅怎会就此放过,道:“说来还是无人为证。师太你可想清楚,倘若嵩山与恒山依然两分,那这就是笔外债,咱门嵩山派要好好计较了。”

饶是定闲师太脾气温和,听他一再威胁,也泛起一丝无名之火,说道:“左掌门你贵为五岳剑派盟主,身份已是尊崇,为了并派前后如此大动干戈,欺压同道,非是君子作为。敝派虽然都是些孱弱女子,却也决计不屈于强暴。凭你怎么说,这并派之议,恒山派恕不奉命。”说罢退了回去,默默念佛。

左冷禅见此,也不好逼迫太甚,又望向华山派,道:“并派之事,东岳泰山和南岳衡山师叔师弟俱都同意,岳先生是何计较?”

岳不群缓缓说道:“泰山派天门道兄曾说不敢让祖传道统亡于他手,岳某不才,亦是如此想法。并派一事,华山派绝不会答应!”后一句话说的斩钉截铁,显然不留商量余地。

“哼!华山派道统,早在二十七年前,就亡在你们这些个气宗小人手里了。”人群后传来一声大喊,众人纷纷回头,就看到嵩山派弟子开出一条路,封不平领着他那两个师弟走了出来。

他来到中间,朝着四周团了个礼,说道:“左盟主,各位英雄,在下封不平,这是我师弟成不忧和丛不弃,今日到来,乃是为了二十七年前,华山派的一桩冤案。”

华山派有经历上次之事的弟子看到这三人,群情激奋,高根明站出来大骂道:“原来是你这三个无耻忘八,上次来华山捣乱,叫我二师兄打出去了,这会怎么还有脸出来?”

封不平到底还是有些脸薄,听人提起旧事,脸上红了一红。他身后的成不忧却说道:“小辈无礼!左盟主你看到了,华山派有这岳不群败坏,各个都不知什么是礼节。还请您老人家主持公道,把华山派归还给我剑宗正脉。”

左冷禅装作全然不知华山派剑气之争一事,故作惊奇,问道:“这是怎么回事?还请这位成兄慢慢道来。”

群雄顿时来了精神,都安静下来,准备听听那二十七年前的华山故事。就在这时,沈元景从华山阵中走了出来。

成不忧看到是他,有些心虚,说道:“你做什么?难道你气宗做下的无耻之事,还怕人说出来不成。”

下面有人出声道:“听他讲完再打!”引得不少人附和:“听他讲!听他讲!”

只听得“哼”的一声,声音不大,却压住这些起哄的嘈杂,清清楚楚的传到每个人的耳朵里。左冷禅已是把沈元景看得很高了,此刻心里也有些凛然。

沈元景看也不看成不忧,对封不平说道:“上次见你还知几分廉耻,便看在风太师叔面上,饶你性命,为何偏又要前来送死。”语气森然,显然是动了杀心。

此言一出,不但眼前三人面色激动,左冷禅以及方证、冲虚等人,也都脸色大变。封不平颤声道:“你……你说的可是风清扬师叔?”

“自然,若不是他老人家,谁人的面子能让你有命离开。”

成不忧看形势不对,顿时急了,说道:“你小子撒谎!师兄不要听他的,指不定这小子从姓岳的那里听到什么东西,过来诓骗我们。若风师叔真的在世,怎会愿意见到气宗贼子坐在掌门的位子上?”

“撒谎?对死人何须说谎!”沈元景抽出长剑,把三人圈在里面,说道:“一起去吧,黄泉路上好有个伴。”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