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74章 追索

从笑傲开始的江湖路小说:第74章 追索

编辑:来路生云烟更新时间:2022-11-25 14:37:33
从笑傲开始的江湖路

从笑傲开始的江湖路

一场普普通通的车祸,庸碌的中年人人沈元景带着金古黄武侠系统再次穿越到了白羽世界,附身在了一个因父亲离世而哭死的少年身上。这是武学繁荣昌盛的世界,宗派一座座,世家如雨。小时候的武侠梦美梦成真了,他立誓这一生要过得绚烂!沈元景从一个养鸽子的小门派走出来,以古龙武学为基础,于金庸黄易世界里面刷怪练级,一步一步的走到白羽世界的最低点!碧血连城风火路,覆雨浪翻云浪翻云几诸。倚天杨过小龙女问谁读。惜风陵旧事,有女射雕孤。大唐边荒留故传,倚天屠鹿成书。天龙八部酒一壶。人间多少梦,看傲视江湖。“轰”的又是一声巨响,沈经的意识从黑暗中恢复,想要伸出胳膊撑起身子,却感到上上下下从头到脚火都辣辣的疼,而身体无法动弹。。

作者:催墨成书 状态:连载

类型:穿越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任盈盈心里一紧,就得见状拼斗,可借着月光看很清楚是沈元景,手上一松,装做惊慌的问着:“你……你是谁?为何半夜会出现在我家?”沈元景冷声道:“姑娘何苦再装,我一路跟来,你的一举一动,皆在我眼内。”任盈盈自认躲但是去了,就得否认,可忽地想起什么,霞任盈盈自知躲不过去了,就要承认,可突地想到什么,霞飞双颊,羞道:“你,刚才你也看见了?”。...

精彩章节

任盈盈心里一紧,就要上前拼斗,可借着月光看清楚是沈元景,手上一松,装作慌张的问道:“你……你是谁?为何深夜出现在我家?”

沈元景冷声道:“姑娘何必再装,我一路跟来,你的一举一动,皆在我眼内。”

任盈盈自知躲不过去了,就要承认,可突地想到什么,霞飞双颊,羞道:“你,刚才你也看见了?”

沈元景一愣,才反应过来任盈盈说的是她换衣服一事,他自然是没有看过,可语气还是有些不自然,说道:“我是跟着姑娘从嵩山脚下一路走到这栋屋子,等你进门,我便一直坐在此处。”

然后他又像突然发现什么似的,叫道:“不对,你的声音?你是洛阳绿竹巷那个弹琴的姑娘?”

任盈盈心里一慌,说道:“我是,不不不,我不是,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沈元景却叹道:“原来你也是魔教中人!怎地弹得好琴的人,都是魔教的!”他站起身来,朝着任盈盈走去。

任盈盈有些警惕,一步一步的后退,进到屋里,却听沈元景说道:“拿来吧!我不愿对你动手。”

她有意一搏,可听得沈元景这句话,便软了下来,心想:“我不是他的对手,不可冲动。”于是背过身去,从怀里掏出三本秘籍,递了过去。

沈元景接在手里,正要说话,突然耳朵微动,也不言语,静静站在一边。任盈盈有些奇怪,刚要开口,就听到屋外有凌乱的脚步声,由远及近,又由近到远,也不知是哪边的人。

待声音已听不见,沈元景过去关了大门,又进了卧室。任盈盈不是知他是何意,也跟了进来。

只见沈元景挑起棉被遮在窗户上,又把床单挂在房门口,等到室内一片漆黑,只余两人呼吸,这才晃亮火折,点了油灯。

桌子上摊开了三本秘籍,一本封面上面“易筋经”三个大字。还有另外两本,一本乃是《无相劫指》,一本是《拈花指》。

他问道:“你们就从少林寺拿了这几本秘籍?”任盈盈坐到一边,气鼓鼓的回答道:“还有三本。除了《易筋经》外,其他的都没看清,随手拿的。”

沈元景“哦”了一声,把《易筋经》递了过去。任盈盈一愣,随即反应过来,这是要给她随意翻看和记忆。于是赶紧拿了过来,聚精会神的看起来。

沈元景取过《无相劫指》秘籍,也细细研读起来。屋里除了油灯偶尔噼里啪啦,就只剩下翻书的声音。

过了不知道多久,外面传来敲锣的声音,接着便是粗犷的声音:“子时三更,平安无事!”

这一声喊叫,任盈盈正好抬头,正好沈元景在揣摩少林派武功,略有所悟,右手大拇指和中指轻轻一捏,脸色透出微笑。

她看见沈元景脸色柔和,熠熠生辉,顿觉满室俱都光明,屋内顿时鲜活起来,不由得看呆了。

沈元景这一指力含而不放,微微叹息一声,说道:“这少林神功果然不同凡响,比我华山派功夫,要高出不少,难怪能够独霸江湖近千年。”

任盈盈脸色微红,接口说道:“谁说不是呢?我神教这几十年如日中天,把江湖大派都打了个遍,连武当派的真武剑都给抢了过来,可就是不敢轻易对少林动手。

这次要不是逼不得已,我和父亲也不敢捋着虎须。饶是如此,还是调虎离山,明修栈道暗度陈仓等诸多计谋都用上了,还落得个狼狈逃窜。可东西才到手,又便宜了你这坏人!”

最后一句带着三分无奈,三分恼怒,四分娇嗔。沈元景听在耳里,有些不知如何回答。他并非呆子,只是于此世界而言,他不过是个过客,何必惹些情债。

他从任盈盈手里抽过《易筋经》,然后随口问道:“我有个疑问,你们好几千人,是如何瞒过少林派遍布天下的眼线,偷摸到嵩山脚下的?”

任盈盈心底一黯,很快收拾好情绪,说道:“我手下有位天河帮帮主黄伯流,势力遍及齐鲁豫鄂,帮众足有万余,做的是水上生意。正好近来皇帝又多开了几个市舶,货物进出变得寻常。于是借口黄河就要冻上,赶最后一趟生意,大船里面藏些人,也不稀奇吧。”

沈元景这才解开迷惑,专心看起《易筋经》来。他可比任盈盈记性好得多,仔细读了一遍就记在心里,又翻了两遍,确认无误后,随手把秘籍递了回去。

任盈盈懵懂的接过秘籍,道了声:“这?”沈元景微微一笑,说道:“我一人读书显得有些无趣,让你陪着我翻一翻。”

任盈盈瞪向沈元景,咬着银牙,把秘籍塞到怀里,正要骂人,却看见沈元景一掌打灭油灯,她当即把话憋到喉咙里,就听到一声轻笑:“小姑娘,你这细皮嫩肉的,村姑的装扮甚是不妥,回头记得改改,我走了!”

然后一阵风刮过,屋里陡然亮堂起来,是沈元景除掉了窗户上的棉被,让月光直射入屋。

他打开窗户,双脚一点,迎着月亮,直飞而出,如登临天界。

俄而片片雪花飘落,任盈盈走到窗边,伸手摘下一朵,捧在手心,甚是冰凉。

……

蓝凤凰逃离的方向和任盈盈不同,她不熟中原,未准备后路,于是钻进了山里,找到了嵩山东北角的一个山洞里面躲藏。

沈元景于混乱中记住了她逃离的方向,寻了过来。山里树木繁多,纵使入了秋,也遮蔽得月光难以透入。他也是来回几次,才查见某个洞里露出微微光亮。

这山洞倒是不深,只是略微有些弯曲,正好把风挡在外面。沈元景踏入之后,一眼就看到依靠在石块上,穿了身斗篷,就着火光翻看书籍的蓝凤凰。

蓝凤凰看得聚精会神,丝毫没有察觉到有人进来,直到沈元景走到火堆前,才抬起脸,楞了一下,立刻跳了起来,就要出手。

“蓝教主,我若是你,便不会动手。”

蓝凤凰圆溜溜的眼睛一转,娇媚道:“这位公子是什么意思?不叫动手,莫非是要我自己绑着手脚,让你抓走?”

这个“走”字还没说完,手里一团绿雾炸出,内里几点黑色芒急射而出。

沈元景快速抽出长剑,手腕抖动,剑尖一一点中黑芒,又一划,内力激出,拢了绿雾,投入火堆。

“砰”的一声,火焰腾出老高,洞里顿时一亮,又一股腥臭焦糊的味道蔓延。

蓝凤凰刚到洞口,就觉得脖子被人掐住,浑身无力,倒拖而回。待她站稳,身上力气回复,还要出手,乍一眼瞥见了地下十数个毒蜘蛛毒蜈蚣的尸体。

她定睛一看,每只毒物都仰躺在地,十分完整,身上均只有细小的一个伤口,状如斑点,顿时吓得不敢再动。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