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70章 杀熊

从笑傲开始的江湖路小说:第70章 杀熊

编辑:来路生云烟更新时间:2022-11-25 14:37:29
从笑傲开始的江湖路

从笑傲开始的江湖路

一场普普通通的车祸,庸碌的中年人人沈元景带着金古黄武侠系统再次穿越到了白羽世界,附身在了一个因父亲离世而哭死的少年身上。这是武学繁荣昌盛的世界,宗派一座座,世家如雨。小时候的武侠梦美梦成真了,他立誓这一生要过得绚烂!沈元景从一个养鸽子的小门派走出来,以古龙武学为基础,于金庸黄易世界里面刷怪练级,一步一步的走到白羽世界的最低点!碧血连城风火路,覆雨浪翻云浪翻云几诸。倚天杨过小龙女问谁读。惜风陵旧事,有女射雕孤。大唐边荒留故传,倚天屠鹿成书。天龙八部酒一壶。人间多少梦,看傲视江湖。“轰”的又是一声巨响,沈经的意识从黑暗中恢复,想要伸出胳膊撑起身子,却感到上上下下从头到脚火都辣辣的疼,而身体无法动弹。。

作者:催墨成书 状态:连载

类型:穿越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岳不群本拟爬墙过去的后,有少林弟子重兵把守,可落下来之时,却看不见一人,他有些很奇怪,叫了弟子们回来,低声探讨。沈元景道:“许是少林派人手还不够,只好遣人护住最重要的殿宇。”他指指正殿位置,说:“那边火光旺,且去看一看。”沈元景在前面开道,岳不群带着弟子们沈元景道:“许是少林派人手不够,只得遣人护住重要殿宇。”他指着正殿位置,说:“那边火光旺盛,且去看看。”。...

精彩章节

岳不群本拟翻墙过去之后,有少林弟子把守,可落下之时,却不见一人,他有些奇怪,叫了弟子们过来,轻声讨论。

沈元景道:“许是少林派人手不够,只得遣人护住重要殿宇。”他指着正殿位置,说:“那边火光旺盛,且去看看。”

沈元景在前面开路,岳不群带着弟子们慢慢的跟着,走到正殿外面,就听见里面传来一个温和的声音:“《易筋经》乃是达摩老祖所传,只传本寺弟子,不可轻许外人。若是任教主有心在少室山盘桓,诵经礼佛,那便自无不可。”

“哈哈哈哈,老夫经也不念,佛也不理,此刻你若是不交出《易筋经》,老夫便带人杀光你寺里面这些和尚,再一把火烧了这破庙。”声音张狂至极,显然就是任我行了。

又听到左冷禅颇为威严的说:“方证大师不可听他,这老魔若是得了《易筋经》,武功再高,江湖怕是无有宁日了。”

任我行又要说话,这时候岳不群带着弟子过来,露了行藏,殿里面的几位高手顿时察觉,任我行喝到:“谁?”

沈元景推开小门,走了进去,任我行看到是他,眼睛一缩。接着岳不群等人鱼贯而入,一个身材矮瘦的老和尚露出喜色,过来行礼道:“多谢岳掌门赶来援救。”岳不群连忙还礼,又带着沈元景等人上前拜见。

这老和尚就是少林派方丈方证大师,沈元景见他慈眉善目,十分平凡,一点也不像执正派牛耳的大人物,反倒是旁边的左冷禅看起来更具威势。

大厅里面分作两派,背对着佛祖的正派人物少一些,只三五十许,除了方证和几个大和尚以及一些少林派弟子外,只有左冷禅一个高手,还带着些嵩山派弟子,十三太保一个也没到。

对面有百多号人,任我行、向问天之外,站着好些个奇形怪状的人物,有矮矮胖胖的老翁,有衣衫褴褛、胡须稀落的乞丐,有农妇模样的中年女人,还有拿着狼牙棒的黝黑和尚等等。

沈元景开口说道:“任教主好不容易才脱身,怎地不找个地方颐养天年,却又有跑出来作恶?”

任我行对他十分忌惮,冷哼一声,说道:“老夫如何行事,还要向你这个小辈请示不成?今日是我与少林派的纠葛,你若识相,站到一边,不然争斗起来,刀剑无眼,免得你华山众人俱成肉泥。”

沈元景冷冷回道:“我华山派弟子若是有事,你那边站着的,一个也别想走脱。”

“小子狂妄!”任我行大怒,吼了一声。一旁的黝黑和尚想要邀功,举着狼牙棒站出来,嘿嘿笑道:“这小子生得细皮嫩肉的,正好老子饿了半天了,捉过来打打牙祭。”说完他带着狞笑,当头一棒砸过去。

沈元景听他言语,就知道这人乃是“漠北双熊”中的黑熊,嗜吃人肉,手里不肯留情,只一招破枪式,挑中了黑熊的右手腕,又补上一剑齐腕砍了下来。

黑熊“啊”的一声,左手倒拖着狼牙棒,就转身要往回跑,沈元景怎会放过,赶上去又刷刷刷的三剑,将黑熊的左手自肘斩成两截,又把他两个膝盖割断。

黑熊顿时扑倒在地,爬也没有手爬,惨叫连连。那边又扑出一名身材高大,肤色白净的汉子,刚准备上前救援,就见到黑熊挨了三剑,急忙往回退。

沈元景知他是白熊,也不愿放过,说了句:“留下罢!”竟然攻到魔教众人跟前。

一个银白色胡须的老头越众而出,单掌打向沈元景。旁边还有一个高鼻深目,颏下一撮黄须的西域人氏举刀砍到。

沈元景丝毫不惧,手里长剑往那西域人的胸口刺去,逼得他横刀回防,仍是被划了好大一条口子。沈元景左手和银须老者对了一掌,打得对手吐血倒飞而回。

几个人接住老者,一个魁梧之极的大汉叫着:“银髯老蛟,你怎么样了?”

那边白熊眼看就要回到人群里,顿时生出喜悦,可他脸上笑容只展露了一半,便化作狰狞。

沈元景打发掉银髯老蛟和西域汉子后,连刺七剑,白熊的左右手肘和膝弯经脉均被挑断,腰椎、胸椎和颈椎各挨了一下,瘫软在地,涕泪横流,痛苦万分。

向问天是自知不敌,不敢动作,怕徒劳无功露了怯,任我行则是冷眼旁观,不肯在方证和左冷禅面前失了身份,对晚辈出手。

“阿弥陀佛,沈施主却是太过毒辣了一些。”方证见沈元景出手,断了漠北双熊的四肢,却不杀他们,顿时有些不忍。

沈元景对少林派没甚好感,想道:“这老和尚太过迂腐了一些,敌人都杀进山门了,还一味仁慈。”当下也不做声,退回了岳不群旁边。

漠北双熊还在哀嚎,向问天使人拖了他们进来。一个矮胖子掏出一包药散,洒了一些上去,血顿时止住了。他仔细看过的伤口,摇了摇头,说道:“敌人出手狠辣,伤了经脉,治不好了。”

这矮胖子正是江湖鼎鼎有名的“杀人名医”平一指,听他说没救了,漠北双熊嚎得更惨。任我行听得眉头直皱,恨不得亲手毙了这两人。向问天连忙让人把他俩拉了下去,吩咐好生安置。

方证大师又站出来说道:“任教主,这一两日来,你我双方都死伤不少,再斗下去,不过徒增伤亡,就此罢手如何。”

任我行“哼”了一声,道:“方丈莫不是见了援兵,心里有了底气?我既然到此,便不会空手而回。方丈既然有慈悲之心,为何死抱着一本武功秘籍不放,反而不看重那活生生的人命。”

方证语塞,他固然爱惜寺内僧众的性命,但让他把少林神功交于一个大魔头,也是万万不能。

左冷禅接过话语,说道:“任教主这是笃定能够全胜我等了。须知鱼死网破,今日你手下妖人虽多,但我等要走,你也留之不下。等武当和我五岳剑派来援,反将你等堵在山上,到时候阁下就笑不出来了。”

“哈哈哈!”任我行笑道:“就算你等有后援,又能来几个?你嵩山派如此之近,除却你左大盟主,可还有一个江湖成名人物过来?”

左冷禅冷哼一声,也不说话。他固然是害怕任我行声东击西,偷袭他嵩山派,心里也未尝没有削弱少林派的念头。

沈元景却有些奇怪,心想:“依着这老魔头的性子,要么退出去,要么干净利索的叫人攻上来,如此拖拖拉拉,恐怕不是有什么诡计。不过任他有何花招,我只护住师弟们便可,这少林寺破败与否,和我有甚关系。”

他心里想着,嘴上自然不会说什么,站在一旁也不做声,就听任我行和方证大师、左冷禅你一言,我一语的打着机锋。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