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56章 御风

从笑傲开始的江湖路小说:第56章 御风

编辑:来路生云烟更新时间:2022-11-25 14:37:18
从笑傲开始的江湖路

从笑傲开始的江湖路

一场普普通通的车祸,庸碌的中年人人沈元景带着金古黄武侠系统再次穿越到了白羽世界,附身在了一个因父亲离世而哭死的少年身上。这是武学繁荣昌盛的世界,宗派一座座,世家如雨。小时候的武侠梦美梦成真了,他立誓这一生要过得绚烂!沈元景从一个养鸽子的小门派走出来,以古龙武学为基础,于金庸黄易世界里面刷怪练级,一步一步的走到白羽世界的最低点!碧血连城风火路,覆雨浪翻云浪翻云几诸。倚天杨过小龙女问谁读。惜风陵旧事,有女射雕孤。大唐边荒留故传,倚天屠鹿成书。天龙八部酒一壶。人间多少梦,看傲视江湖。“轰”的又是一声巨响,沈经的意识从黑暗中恢复,想要伸出胳膊撑起身子,却感到上上下下从头到脚火都辣辣的疼,而身体无法动弹。。

作者:催墨成书 状态:连载

类型:穿越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塞外但是已有近了数十年的发展,可依然人烟数量稀少,不时除了一些中原待不一直这样的贼盗到处抢掠,因而当地人都集聚而居,相互靠。之后刘正风家眷不识得这些风俗,离群索居,这才轻意遭遇劫难。这日塞外一行商队,只百来号人,从罗刹而来,路过此地草原,往玉龙栈而去这日塞外一行商队,只百来号人,从罗刹而来,路过草原,往玉龙栈而去。。...

精彩章节

塞外虽然已有了数十年的发展,可依然人烟稀少,时不时还有一些中原待不下去的贼盗四处劫掠,因此当地人都聚集而居,互为依靠。之前刘正风家眷不识得这些风俗,离群索居,这才轻易遭受劫难。

这日塞外一行商队,只百来号人,从罗刹而来,路过草原,往玉龙栈而去。

行了一途,忽然前方奔来一团黑影,速度极快。一个哨探站在上马车,看了几眼,脸色大变,疾呼:“大家注意,有马贼!”

商队首领亦是有经验的,指挥车队围城一团,商人和货物在内,护卫在外。

马蹄声渐近,这伙马贼很快冲到跟前,有四十余众,分前后把商队围住。三人打马而出,站于最前,仔细看了下商队,见马车之上有刀劈痕迹,护卫只有四十来人,还有行动不便者,立刻便知道这商队肯定遭过劫掠,虽然取胜,但防卫、士气都落了一大截。

商队首领刚要站出来说话,马贼大头目大手一挥,便说道:“这伙肥羊没了防卫,杀光他们!”

马贼们骑马前冲,上前就砍死几个护卫。护卫们虽然害怕,但自知跑不脱,只得拼死抵抗。

这时候人群里面冲出来一个身穿宽大白袍的人,他黑发黄脸,浓眉虬髯,面容和汉人类似,但一样望去,又觉明显不同。

这白袍人伸出双手,往前一抓,就抓在两个马贼的刀背上,往前一带,两人落下马来。他又往前一步,抬起双肘,击打在这两名马贼胸口,顿时了账。

接着他接住两把刀,拿法怪异,一把背朝下刀刃朝上,一把横握刀刃在外,杀入马贼群中。一挑一抹,便是两条人命。如此不过十数招功夫,商队后面的马贼已被他杀尽。

等到马贼大头目察觉之时,已经救之不及。旁边的二头目,赶将过去,从马上一跃而下,双手举刀,当头劈下。

若是一般武林人士,不是横刀拦截,便是后退让过。这白袍人的招数却全然不同,右手刀往上一挑,刀刃仍是朝上。

二头目一喜,照着对方的手腕砍去。眼看就要砍中,白袍人手里的刀突然往上一跳,刀尖猛的一扬,先砍断了二头目的右手,又划过了他左手腕。然后他手腕诡异的一偏,二头目的刀擦着手背掉落在地。

“啊~”二头目一声还没叫完,被白袍人左手横刀一掠,割断了喉咙。

马贼大头目看得眼睛一缩,正要说话,白袍人却已经赶了过来,举刀往马上戳去。大头目侧身让过,抽刀往下一划,去划了个空,白袍人消失在了马下。

他大吃一惊,正要防备的时候,背心一痛,顿时跌下马来,眼看不活。

旁边的三头目看得胆战心惊,刚才那白袍人一刀上挑被避过之后,当即左手收刀贴在胳膊上,然后屈膝后仰,从马腹下钻过,左腕一翻,往上一捅,便杀了大头目。

他自知不敌,当下就调转马头逃走。这白袍人不慌不忙,站直身体,甩长刀如小刀,白光闪过,从三头目的左胸口穿出。

剩余的马贼很快就被杀死,只有见势不对的两三个人逃出生天。

商队首领连连感谢,白袍人腔调怪异的说道:“尊驾承诺送我去中土最强的武林门派,不可反悔,否则当心汝等首级!”

“御风使大人,小人定当遵守诺言,绝不敢反悔!”首领岂敢得罪眼前这人,说得斩钉截铁。

很快一行人到了大同,商队首领单独派人,把御风使送到了少林寺。御风使指着门口守卫的光头,说道:“这是中土最强的武林门派么?”

那领路的人弯腰说道:“大人,俗话说得好,‘天下武功出少林’,这嵩山少林寺就是最厉害的武林门派了。”

御风使不悦,说道:“谬矣,我师兄岂会与释门结交!还有无其他门派?”领路人有些为难,御风使又说:“对了,他言之最强门派,是用剑法!”

“用剑的?”领路人恍然大悟,说道:“那一定是华山派了!还在西边,沿着黄河往上!”

两人当即下了嵩山,往华山方向走。行出里许,穿过一片松林,眼前突然出现一片平野,黑压压的站着许多人,少说也有六七百。

一条笔直的大道通向人群,沿着大路向前,行到近处,见人群之中有一座供行旅休息用的小小凉亭,颇为简陋。

那群人围着凉亭,相距约有数丈,却不逼近。两人走近十余丈,只见亭中赫然有个白衣老者,孤身一人,在一张板桌边,坐着都几乎有常人高矮,。

御风使再往近了一看,只见这人容貌清癯,颏下稀稀疏疏长着一丛花白长须,垂在胸前,他背上负着一个包袱,双手之间只系着一根铁链,却无兵刃,只手持一个酒怀,自顾饮酒,旁若无人。

“此何人哉?众目睽睽之下,也怡然不惧,真英雄也!”御风使看这白袍老头在群敌围困之下,仍然神情自若,便赞了一句。

只听得旁边有个冷冷的声音说道:“你这胡狗,懂什么英雄狗熊的,赶紧滚开!”

“我自夸赞,与尊驾何由,为何出口伤人?”御风使怪声说道。

“咱们奉东方教主之命,擒拿叛徒向问天,你去跑来滋扰?若是活腻歪了,保证教你死得惨不堪言!”

说话的是个脸如金纸的瘦小汉子,身穿黑衣,腰系黄带。他身旁站着二三百人,衣衫也都是黑的,腰间带子却各种颜色均有。

御风使即刻说道:“什么东方西方的教主,我全然不知,要想取我性命,也得看你本领如何?”

瘦小汉子顿时大怒,说道:“你敢辱及东方教主,来人啊,给我杀了他!”身后顿时冲出一名黑衣汉子,疾攻御风使。

这人手执镔铁双怀杖,砸向御风使的脑袋。旁边的领路人“哎呀”一声,躲到一边。御风使冷笑一声,双手突然伸出,竟然稳稳的抓住了怀杖尾端。

黑衣汉子一惊,御风使却不等他反应,两手一交叉,两根怀杖顿时磕在一起,震得黑衣汉子手麻,不自觉松开了。

他又左手往前一握,抓住两根怀杖撞击处,然后右手往前一捏,这怀杖顿时如剪刀一样,捏住尾巴,前头撞击在了黑衣汉子的脑袋上,砸得稀烂。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