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40章 老狗

外挂傍身的杂草小说:第40章 老狗

编辑:诗人的血液更新时间:2022-09-23 14:05:20
外挂傍身的杂草

外挂傍身的杂草

回到异界,成了大佬们门前一株杂草,没事儿就被踩一脚。系统重新激活,使用外挂傍身。要说这大佬们,做人做事要有素质,草是不能够乱踩的。ps:书名简介平平无奇,了选择放弃药物治疗。悬崖边,老树生出新芽,野草郁郁葱葱。。

作者:低调青年 状态:完本

类型:短篇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你这老狗怎么说话的呢?!鹿小元睁大眼睛。“啪……”小拳头紧紧地捏起,已发出一阵脆响声,眉头渐渐皱了。这是要再次打一直这样的节奏。守护着者觉得自己小心脏扑通扑通地跳得贼快,心底竟然有点儿怕了。自己堂堂落日深渊守护着者,面对自己境界比自己高的大妖或是大修行者都是“啪……”。...

精彩章节

你这老狗怎么说话呢?!

鹿小元睁大眼睛。

“啪……”

小拳头紧紧捏起,发出一阵脆响声,眉头逐渐皱起。

这是要继续打下去的节奏。

守护者感觉自己小心脏扑通扑通地跳得贼快,心底居然有点害怕了。

自己堂堂落日深渊守护者,面对境界比自己高的大妖或者大修行者都是不卑不亢,为什么面对比自己低了一个小境界的鹿小元却怕了?

不可能。

肯定是不忍心伤到这小丫头,所以不愿意继续打。

嗯,就是这样。

守护者心中为自己找到借口。

同时,他感觉自己脑子真是灵光,这样的说辞都能想出来。

简直是太棒了。

“你……”守护者欲言又止。

说实话,他是真心不想在这里和鹿小元做过多的纠缠。

以鹿小元易怒的性子,说不定一言不合就会继续打下去。

“我什么我?”鹿小元翻了个白眼,随后霸气侧漏,“老狗你还是乖乖的站在一旁,让鹿爷我过去。”

“你若是识相,将来有什么事,鹿爷或许可以考虑帮一帮你。”

守护者闻言,嘴角微抽。

我堂堂落日深渊守护者,哪儿能有事情需要你个小丫头帮忙的?

“镇守落日深渊是我这个守护者的职责,所以,在未到落日深渊开启的时间,我是不会放你过去的。”

“你若是来了这落日深渊随便玩玩还行,可是你想去别的界域,那真的不可能。”守护者摊手,满脸坚定。

“既然鹿爷下了决定,那就没有人能阻拦。”鹿小元轻哼一声,随后又补充了一句:“鹿爷今天必须要去!”

“你可知道,其他界域非常的危险,即便是你我这等境界,也不能在别人的界域当中随意放肆,以你的性子,到了别的界域多半要发生冲突,到时候,还得上报给那一位,让那一位来给你处理后事。”守护者皱着眉说道。

说完,不等鹿小元开口,又苦口婆心的劝导着。

鹿小元就这么听着,可是听着听着,感觉不大对劲。

“你这老狗怎么就不能相信鹿爷呢?鹿爷是那种喜欢随意惹是生非的人吗?”鹿小元很生气,质问道。

守护者微微一愣,随后点头,“对啊,你就是那样的人啊,难道你心里还没有点数么?”

这话听着让人心中直呼脏话。

大家心里明白就行,为何就是要挑明呢。

鹿小元尴尬的同时,又觉得生气。

她感觉,这老狗在自己朋友面前,真的一点面子也不给自己留。

真是太过分了。

在路途上那几天,她鹿小元可是说过,一定要去人间玩一玩。

可是现在发生了这等让人不愉快的情况。

人间可能是去不了了啊。

不行,好想去人间瞅瞅。

鹿小元下定决心。

守护者看到她坚定的神色,顿时大感不妙。

“我警告你啊,你最好别动手啊。”守护者朝着提着长枪,一边指着鹿小元,一边朝着身后倒退着。

“你要是动手,我就传音给那一位,让那一位来解决这事了。”

守护者搬出‘那一位’。

三个字,给了鹿小元不小压力。

鹿小元黑着脸,一步步靠近守护者。

守护者只感觉嘴巴发干,不断倒退着,与鹿小元保持距离。

“你给我站那!”鹿小元娇喝一声。

守护者不屑。

你叫我站我就站,那我岂不是成傻子了。

今天就是要与你这不安分因子保持距离。

“真别过来了,你再过来,我就上报了。”守护者左手上浮现一块青色令牌。

巴掌大小的青色令牌,似木头雕刻而成,上面刻着两个散发着古朴的大字——青虚。

“你!”鹿小元不知道怎么说了。

周叶思索着。

这应该是欺负不过熊孩子,所以准备叫家长出面意思吧?

想到这里,他继续看着事态发展。

“你现在离开还来得及,否则我要上报了。”守护者一脸淡定,仿佛吃定鹿小元了一般。

鹿小元愤怒的表情突然一变。

她笑了起来。

这笑容,让人有种虚伪的感觉。

“好哥哥,小鹿不是你妹妹么?不要这么绝情嘛。”

这家伙一个闪身,到守护者身边,抱着他的手臂摇晃着。

守护者先是吓了一跳,随后也是懵了。

这又是哪一出?

小包里的三个生灵也是傻眼。

这完全不是鹿小元的行事风格啊。

让人很诧异。

守护者哭笑不得,随后说道:“就算你是我妹妹,也不行!”

“哇,你这么绝情啊?”鹿小元小嘴一瘪,双眼通红的便开始飙泪。

我的天,这都是什么演技。

妥妥的影后级别啊。

周叶倒吸凉气。

看到鹿小元红着眼睛,不断地抹泪,守护者顿时懵了。

“给自己留点面子行不行,好歹你也是大修行者啊。”守护者丢开自己的玄兵长枪,给鹿小元擦着眼泪。

“你这个绝情的狗子。”鹿小元抽泣着

守护者:“……”

“怎么总感觉鹿姐姐是在骂人呢?”小包里,瑶瑶有些奇怪地说道。

“额……”金羽飞鹰想了想,随后说道:“可能是那位守护者大人的真身就是犬类妖兽吧。”

金羽飞鹰可不敢说‘狗’这个字。

周叶点头,感觉金羽飞鹰说得没毛病。

守护者很想打人。

可是,眼前这个小姑娘,打不得,骂不得。

守护者的心理,有点无奈。

“你欺负我……”鹿小元抹着眼泪。

表情,语气,外加动作都异常的到位,就仿佛真得被欺负了似得。

“唉,你这个……”守护者扶额,拿鹿小元没有丝毫办法。

他现在很烦心。

“你刚刚用玄兵把我打死了。”鹿小元哭诉着。

这是何等的卧槽啊。

守护者眼角都在抽搐。

特么刚刚打死的明明就是到微不足道的分身好不好。

“你还想揍我!”

鹿小元哭着,那是闻者伤心,听者流泪。

“你今天到底想怎么样?”守护者咬牙切齿。

他本能的觉得,不能让鹿小元继续说下去了。

以这家伙的性格,肯定会说出什么惊天动地的话出来。

“我想去别的界域。”鹿小元眼泪汪汪地看着守护者。

守护者沉思着。

想了半天,神色凝重道:“想出去,也不是不可以。”

“可是这样你不会被惩罚么?”鹿小元顿时惊喜,随后睁大眼睛看他。

守护者摇摇头。

“惩罚?谁惩罚我?我今天就没有见过你。”

鹿小元闻言,顿时懂了。

她整理了一下衣服,小手在脸上一抹,泪痕消失,红红的眼睛也恢复正常。

“嘿嘿,狗子你真好。”鹿小元笑嘻嘻地拉着守护者的手。

守护者:“……”

他突然感觉,这小丫头演技见长……

“好了,以后别这样说话,不知道的人真的会以为你在骂我。”

他的真身是一头火雷妖犬。

在鹿小元小的时候,见过了他的真身,后来就一直戏称他‘老狗’。

其中开玩笑的成分居多,倒并没有辱骂的意思。

只不过在旁人听来,就有些不一样了。

至少,周叶就觉得鹿小元是一边在叫守护者的名字,一边又在骂他。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