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四十四章 上药

君侯总是被打脸小说:第四十四章 上药

编辑:春风酿酒更新时间:2022-07-24 16:21:36
君侯总是被打脸

君侯总是被打脸

新文《霍少的心尖尖带崽又回去啦》开啦,软萌包子文,评论交流小可爱的们关注更多哦~世人只知,威名赫赫的燕候魏远从来不近女色,更有甚者负着克妻之名。却不知道,魏近视散光女人如猛兽……一直到,壳子里换了个人的陈氏娇女嫁进了燕候府。她身旁,一个看起来只有十五六岁的小丫头从刚刚开始就在哇哇大哭,哭得甚是凄凉。。

作者:细雨鱼儿出 状态:完本

类型:都市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凌放望着眼巴巴的关燕回,淡淡道:“你要说便自己跟主公说去。”说着,径自走出来了前厅。关燕回有些目瞪口呆,这可是事关主公因为未来幸福和快乐的大事啊!凌总管竟这般冷血无情地无情地!枉他因为这件事忧虑得吃不下睡觉间,满怀心里想的是怎么为主公排忧排忧解难排忧解难,他真替主公有这样说完,径直走出了前厅。。...

精彩章节

凌放看着眼巴巴的关燕回,淡淡道:“你要说便自己跟主公说去。”

说完,径直走出了前厅。

关燕回有些目瞪口呆,这可是关乎主公未来幸福的大事啊!凌管事竟是这般冷血无情!

枉他因为这件事担忧得吃不下睡不觉,满心想着的是怎么为主公排忧解难,他真替主公有这样的下属感到悲哀!

他愤愤不平地转向吕闻,“吕小四,咱们别理那个冷血无情的家伙了!你跟我一起……”

“咳,不知道我派出去搜寻那胡人的人可回来了,关二,我不跟你聊了,忙着哈!”

吕闻立刻脚底抹油,远离这明显一踩便要死的危险区域。

虽说他以前也怀疑过主公有那方面的问题,但可不会那么二,把这件事摆到明面上来说。

是嫌人生太漫长了?

关燕回:“!!!”

白术拼命忍着笑看着一脸愤恨不平的关燕回,摇了摇头,呢喃着“人生呐”走出去了。

萧长风走过去,拍了拍关燕回的肩膀,似笑非笑道:“关二,咱们主公的幸福,便交给你了。”

说着,眸色有些幽深地看了一眼众人离去的方向,也不知道看的是谁,一撩衣摆,也走了出去。

被孤零零留了下来的关燕回:“……”

这群人……这群人……实在让人不齿!

看来真正对主公忠心耿耿的人只有他了!

哼,便是只有他一个人,他也定会冒死进谏,让主公重振男人的雄风!

……

另一边,陈歌看完小白狗起来,就不见了魏远的身影,不由得微微挑眉,但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妥,转向钟娘道:“咱们回去吧。”

眼角余光却忽地捕捉到了一抹淡绿色的裙摆在侯府大门处一闪而过,不由得眉头微皱。

这府里可没有几个女眷,除了她们,就是那林娘子和她的侍婢。

今晚的事情发生得太突然,理应还没有传开,而现在又是午夜时分,寻常人早便睡下了,那林娘子又是如何知道她们会在这时候回来,并派人守在门口?

陈歌嘴角微抿。

除非,她早便从别的渠道得知,她出事了。

虽然不排除她是从魏远身边的人那里得到的消息,也不排除她一直等在侯府门口是为了魏远,但还有一种情况,她也不能百分百排除,便是——

她早就知道了她今晚会出事,所以特意守在这里,看她会不会回来。

毕竟,她很可能是先前和沈禹辰串通,协助他进侯府的人呢。

陈歌眸色微凉。

回到房间后,她转向钟娘,道:“郭文涛那边可有消息传回来?”

从郭文涛离开冀州起,已经是第三天了。

从冀州到南阳城,快马加鞭的话,来回两天足矣,南阳城在魏远管辖的区域内,郭文涛拿着钟娘给他的燕候府门牌,一路上理应不会受到什么阻碍。

所以,事情顺利的话,他这两天就该回来了。

钟娘摇了摇头,有些忧心地道:“已经是第三天了,那郭二郎却一点音信也无,夫人,您看……”

毕竟是完全说不上熟悉的人,钟娘心里也没底。

谁知道他会不会事情办到一半便跑了,或者把人心想得再邪恶一些,谁知道他会不会背叛夫人,把夫人要查前三任君侯夫人的事告诉旁人呢。

陈歌沉默了一会儿,道:“不能再等了,蓝衣,把我先前配的软灵膏拿出来。”

她虽说冒险用了郭文涛,但也不会把一切都寄托在他身上。

如今,如果那林婉儿当真跟胡人有勾结,她是万万不能再坐以待毙下去了。

不管如何,都要尽快有个了结!

蓝衣微微一愣,焦急道:“夫人,您可是受了伤?”

她这些天跟着夫人一起配药,多多少少也知道了一些那些药膏的功效,这软灵膏是夫人配来放在普济堂卖的,有化瘀止血、解毒消肿的奇效,在普济堂卖得可好了,往往一拿出来便会被一抢而光。

“不是我,”陈歌摇头,虽然她身上大抵也有些瘀伤,但都是小问题,只怕没有那男人一半严重,“我是拿给君侯用。”

钟娘一愣,看了看外头的天色皱眉道:“夫人,会不会太晚了。”

陈歌果断道:“没事,拿上一盒没用过的软灵膏,和我一同过去便是。”

她现在可是挂着那男人夫人的头衔,便是再晚过去也没人会说什么。

何况,那男人刚回来,还要洗漱,还要请大夫处理他身上的伤,十有八九还没歇下。

陈歌扬起一个微凉的笑意,淡声道:“那只害人的老鼠一直隐在暗处也不是办法,总得想办法把它引出来,才好捕捉。”

而要引老鼠出洞,就必须要下一剂猛药了。

……

陈歌来到魏远的院子时,他果然还没睡,房间里灯火通明,凌放和白术都在里面。

魏远正坐在房间前厅的榻上,赤裸着精壮的上半身,由陈歌在军中见过的其中一个大夫吕大夫在给他处理伤口。

见到陈歌出现,魏远似乎微微一愣,一双乌湛湛的眸子直直地盯着她,虽依然是没什么表情,陈歌却莫名地觉得他心情不错。

“这么晚,怎么过来了?”

陈歌一进来,便被他遍布上半身的大大小小的伤疤吸引了视线,听到魏远的话,才抬眸看向他,道:“我担心君侯身上的伤,便带了点自配的药膏过来。”

他左半边的肩膀果然淤青了一大片,在男人微带古铜色的皮肤上,分外显眼。

她来的时候,吕大夫已是帮他处理到一半了,上面显然已是上了药膏,陈歌犹豫了一下,道:“既然君侯已经上药了,便算了吧,那药……”

陈歌的话还没说完,便听到男人淡声道:“便上夫人带过来的药。”

仿佛完全不需要考虑,就该如此理所当然一般。

陈歌的心微微漏跳了一拍。

吕大夫道了声是,便上来接过她手上的药膏,顺道给了她一个友好的眼神,这才回去给魏远又上了一回药。

夫人今儿个才给他们送了月团呢,他就说嘛,这般和善又医术高明的夫人,魏候怎会不喜,城中那些夫人不得君侯喜爱的传言真是瞎了眼了。

陈歌却有些愣然。

嗯……其实化瘀消肿的药功效几乎都差不多,完全不需要上两种不同的药啊。

而且,他刚刚竟然叫她夫人……

印象中,那是男人第一次这么叫她,虽然知道他大抵只是顺口这么一叫,还是莫名地让人有些不好意思。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