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四十三章 又欠扁又让人羡慕

君侯总是被打脸小说:第四十三章 又欠扁又让人羡慕

编辑:春风酿酒更新时间:2022-07-24 16:21:35
君侯总是被打脸

君侯总是被打脸

新文《霍少的心尖尖带崽又回去啦》开啦,软萌包子文,评论交流小可爱的们关注更多哦~世人只知,威名赫赫的燕候魏远从来不近女色,更有甚者负着克妻之名。却不知道,魏近视散光女人如猛兽……一直到,壳子里换了个人的陈氏娇女嫁进了燕候府。她身旁,一个看起来只有十五六岁的小丫头从刚刚开始就在哇哇大哭,哭得甚是凄凉。。

作者:细雨鱼儿出 状态:完本

类型:都市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吕闻全程亲眼目睹了这一切,忽的恍然大悟。原来是,他也不是作梦啊!也是说,主公开了窍了?!他心里后知后觉地迸发出出了一阵欣喜若狂。他终于等到也可以展望未来陈娘子成了他们真正的城主夫人那一天了?却,脑中念头一转,便想起了主公早先糊里塌许下的诺言,不由急切万分。哎呀,原来,他不是做梦啊!。...

精彩章节

吕闻全程目睹了这一切,忽地恍然大悟。

原来,他不是做梦啊!

也就是说,主公开窍了?!

他心里后知后觉地迸发出了一阵狂喜。

他终于可以展望陈娘子成为他们真正的主母那一天了?

然而,脑中念头一转,便想到了主公先前糊里糊涂许下的诺言,不由得焦急万分。

哎呀,主公得继续加把劲啊!到时候可不能让夫人真的跑了!

他忧心忡忡地跟上了自家主公的步伐,一路到了前厅。

那里,已有五人在候着,见到魏远,立刻起身对他行礼。

“主公!”

魏远淡淡道:“不必多礼,都坐吧。”

说着,径直走到主座坐下,道:“到底怎么回事,给我一一道来。”

坐在左下首第二位的萧长风站起来,狐狸眼中泛过一丝冷芒,道:“属下调查了事情发生时附近所有的人,最后发现,是一个五岁稚童用他手上的弹弓攻击了夫人马车的马,才会让马匹失控。

然而,属下问他是谁让他这么做时,他只能说出指使他的是一个脸圆圆的郎君,他似乎用一包糖炒栗子跟他做了交易。

因为对方是个不晓事的孩子,也不知道这样做会有那么严重的后果,属下不好说什么,找到他的父母,跟他们说清楚事情的严重性,告诫了他们一番,便回来了。”

所有人都不禁有些沉默。

那凶犯竟然利用了一个五岁的稚童,真够狡猾的!

吕闻皱了皱眉,抿唇道:“主公,属下记得,方才夫人说她今晚遇到的那个有着胡人血统的男子身旁,便有一个圆脸侍从!”

那家伙,定是以为夫人凶多吉少了,才那般嚣张!

而且,他定然没想到,他们夫人那么敏锐,一下子便察觉到他们有异,从而记下了他们的模样吧。

敢在冀州动他们的夫人,简直找死!

其他几人听到吕闻的话,都一脸讶异地看着他。

白术摸了摸胡须,眉心紧锁道:“下手的竟然是胡人?而且那人敢带着侍从大摇大摆地潜进我冀州,必定不是普通的胡人!嘶——”

他忽地轻吸一口气,看向魏远道:“主公,只怕是胡人的贵族,甚至是皇族啊!”

若是行军打仗的将领,他们的士卒常年跟胡人交战,不可能对他没印象。

能瞒过守城的兵士混进来的,只能是先前从没出现过在战场上的胡人!

魏远脸色沉冷,没有说话。

吕闻立刻道:“我已是派了人去城里搜寻,可是……”

自夫人出事到现在,已是过去了一个时辰有多,只怕那人早就跑了!

主座上的男人忽地站了起来,道:“不用搜了,他肯定已经跑了,这笔账,留待以后慢慢跟他清算。”

男人的嗓音冷且沉,内里透出的血腥杀意,让在座的几人都微微一愣。

他们都知道主公先前曾被胡人抓了去,虽然不清楚具体的情况,但想也知道,一个大楚将领的孩子被抓到胡人的地盘,过的会是什么日子。

白术眸光微闪,莫非主公知晓今晚那个胡人是什么人?

魏远却显然没打算继续这个话题,道:“凌放,加强夫人院子周围的守卫。

吕闻,你亲自挑选一批能力强的、资质上层的暗卫守在夫人身边,把今晚夫人身边的暗卫统统换掉。”

魏远说着,忽然觉得心里微微荡漾。

嗯,那女子是他夫人,是他魏远的妻子。

那是这天底下任何一个人都无法替代的,便是那条狗也一样!

这样想着,他嗓音里的凉意消散了些许,道:“确保万无一失,否则,军法处置。”

吕闻顿时一喜,连忙道:“是!”

今晚这件事虽然猝不及防,但夫人身边那些暗卫失职也是事实。

别以为他不知道他们在想什么,不就是觉得夫人不得君侯重视,出任务时才疏忽了嘛!

哼,这般没眼力见又势利的家伙,本便该早早处理了!

忽地,他却想起,那批人似乎是韩将军那边派过来的,不由得默了默,有些纠结地皱起了眉头。

嗯……事情有些复杂了啊。

凌放则是微微一怔,看了主座上的男人一眼,才低头道:“是,主公。”

魏远说完,便大步流星地往门口走去。

白术连忙开口叫住了他。

“主公,且慢,属下还有一事觉得甚是困惑。

如果这件事确实是那胡人做的,他又为何对夫人下毒手?便是杀死了夫人,也不会改变胡人目前势弱的局面!

何况,第二任君侯夫人正是被胡人掳去的。那时候属下便觉得很是怪异,那条路是官道,沿路会有重兵把守,便是那些胡人再怎么胡作非为,也不会闲得没事去那边转悠。

如此,那些胡人又如何知道第二任君侯夫人来冀州的路线,并早早地等在那儿?

只是当时没有证据证明他们是提前得了口信过去的,加上军务繁忙,属下只能先把这件事放到一边。”

魏远听了白术的话,不禁眼眸微眯。

关燕回忍不住大声道:“奶奶的,不会主公先前的夫人也是那胡人巴子杀的吧!他到底是何居心!存心让咱们主公断子绝孙?!”

饶是大家都有些愤慨,听到关燕回这简单粗暴的话语,都忍不住有些无语地看了他一眼。

凌放眸中闪过一抹暗色,迈步上前,朝魏远一抱拳道:“主公,这件事请交给属下,前三任夫人有两任是在府里去世的,这件事属下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而且……”

他顿了顿,道:“属下心里已是有了怀疑的人。”

魏远若有所思地看了他一眼,淡声道:“如此,这件事便交由你全权处理。”

说完,便继续迈开脚步,很快走出了前厅。

吕闻看着男人走远的身影,忽地瞥了一旁的凌放一眼,“你小子,不会还对夫人有成见吧?”

方才主公命他加强夫人院子周围的守卫,他回答时的犹疑他可看到了。

凌放微微一愣,嗓音清淡,“不敢。”

是不敢,不是没有。

吕闻轻哼一声,“我可警告你,如今的夫人在主公心中是独一无二的,我知晓你对主公的事向来会着紧几分,但着紧的方向可别错了。”

这家伙估摸还在介意夫人先前被那沈狗贼掳走的事。

主公身边脑子不清醒的人,怎么就那么多呢?

凌放只是抬了抬眼皮,没说什么。

忽地,一旁的关燕回鬼鬼祟祟地凑了过来,低声道:“凌管事,我这手上有一些药,对男人那方面有奇效,用过的汉子都说好!

你待会定是要叫大夫去给主公处理身上的伤罢,你看到时候能不能让他委婉地提一下这件事,并把这药交给主公。

嘿嘿,有这药的协助,咱们的小少主说不定明年便可以出生了!”

所有人:“……”

看着那笑得猥琐的男子,吕闻嘴角微微一抽。

得,又来了个脑子不清醒的,不过这不清醒的方向,略清奇。

凌放瞅着他,不禁感慨。

这般头脑简单的人,实在是又欠扁又让人羡慕。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