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四十一章 他可是她夫君

君侯总是被打脸小说:第四十一章 他可是她夫君

编辑:春风酿酒更新时间:2022-07-24 16:21:35
君侯总是被打脸

君侯总是被打脸

新文《霍少的心尖尖带崽又回去啦》开啦,软萌包子文,评论交流小可爱的们关注更多哦~世人只知,威名赫赫的燕候魏远从来不近女色,更有甚者负着克妻之名。却不知道,魏近视散光女人如猛兽……一直到,壳子里换了个人的陈氏娇女嫁进了燕候府。她身旁,一个看起来只有十五六岁的小丫头从刚刚开始就在哇哇大哭,哭得甚是凄凉。。

作者:细雨鱼儿出 状态:完本

类型:都市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魏远眼神微凝,一眨不眨地望着她,内心深处汹涌澎湃彭拜,让他不自觉地地紧握拳头,又张开嘴巴,手心处已是出了薄薄一层汗。他也不明白自己想做什么,只想望着她,碰触她,让她也碰触自己……陈歌自然而然也察觉到到了男人有些很奇怪的眼神,但他这一早上都挺很奇怪的,她会觉得自己他也不知道自己想做什么,只想看着她,触碰她,让她也触碰自己……。...

精彩章节

魏远眼神微凝,一眨不眨地看着她,内心深处汹涌彭拜,让他不自觉地握紧拳头,又张开,手心处已是出了薄薄一层汗。

他也不知道自己想做什么,只想看着她,触碰她,让她也触碰自己……

陈歌自然也察觉到了男人有些奇怪的眼神,但他这一晚上都挺奇怪的,她觉得自己已经习惯了,自言自语道:“那月团是我师娘做的,可好吃了,我还送给了吕副将,白先生和先前在军营里那些医者。

嗯……还有张果儿,不知道他们有没有吃呢。”

魏远:“……”

听着从她嘴里出来的一连串人名,他突然觉得自己内心的汹涌彭拜仿佛被浇了一盆冷水,快速地从躁动难耐转换为郁闷恼怒。

那月团竟然是别人做的,最重要的是,她到底送了多少个人?竟然连那张果儿都有?!

那张果儿不过在莱阳时照顾了她几天,她跟他感情便那么好了?还有那些医者,足足有五六个,她都一一送了?!

所以送给他,只是顺道么?

魏远心头忽地一阵憋闷,忍不住深深吸了一口气,微微咬牙看着她沉声道:“你是不是对谁都那般好?便是只是相处了几天的人,也会对他掏心掏肺?”

陈歌微愣,有些不懂这男人怎么又生气了,只是在猜错了好几回这男人的心思后,她已经放弃去揣摩他了,想了想,微微蹙眉道:“君侯为何这么说?我只是给他们送了几个月团,远远没到掏心掏肺的地步,因为他们对我好,我也想回报他们罢了。

再说了,与人为恶多累啊,我想亲近那些对我好的人,让生活更简单快乐一些,不好么?君侯对我好,所以我也给你送月团了啊。”

掏心掏肺又哪是那么简单的一件事,没有积累到一定程度的感情,和经过漫长岁月沉淀下来的磨合相处,又哪里能做到真正的掏心掏肺?

在这个世界,能让她掏心掏肺的人,大抵还没出现呢。

听到她的话,魏远心底的郁闷恼怒不但没有减少,反而更为浓烈了。

所以她给他送月团,不仅只是顺便,还仅仅是因为,他对她好,所以她想回报?

魏远也不太明白自己恼怒的原因,他只是下意识觉得,不该如此,他可是她的夫君,旁的女子都是以夫为天,怎么到了她那里,他却成了普通的、与别的待她好的人一样的人?

陈歌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男人黑沉的脸色,忍不住暗暗叹了口气。

谁说女人心海底针,明明男人的心思更难捉摸才对!

就在这时,前方忽地亮起一簇又一簇火光,在夜晚幽深的树林中,星星之火,尤为显眼。

陈歌心头一跳,涌起一阵狂喜,莫非是找他们的人终于来了?

正要站起来,却忽地,右手手腕被一只灼热有力的大手一把握住,随即她见到身旁的男人慢慢地直起身子,一双眼睛仿佛黑暗中随时准备与敌人撕斗的野兽,带着寒芒一眨不眨地看着火光亮起的地方。

不禁微微一愣,是了,今晚马车失控,很可能是人为,她又怎么能笃定来找他们的就一定是自己人?

一时间,也警惕紧张起来,只是此时,有一个人在身边,她倒是没有产生如先前那般的惶恐不安了。

甚至,隐隐是感觉到踏实的。

那火光越来越近,脚步声也越来越响,忽地,火光那头传来一声带着试探的问话:“主公?夫人?”

是吕闻的声音!

陈歌心里一喜,连忙回应道:“是我们,我们在这里!”

魏远紧绷的身体也悄然松弛了下来,听到女子用的是“我们”,不由得心头微动,瞥了她一眼,感受到手间那纤细得仿佛一用力就能折断的手腕,心底又微微地躁动起来。

吕闻听到陈歌的声音,显然很是激动,快步跑向他们道:“夫人!主公!你们没事吧?”

陈歌也连忙站了起来迎向他,道:“我没事,但方才掉下悬崖时,君侯为了保护我似乎受伤了。”

她满心满眼记挂着魏远身上的伤,连方才自己挣脱了魏远的手也没有察觉。

魏远感觉到女子的手从自己的手间挣脱,不禁心微微一沉,嘴角微抿,见吕闻听了女子的话,立刻有些焦急地朝他那边走来,站起身淡声道:“没事,只是小伤。”

说着,眼神一厉,道:“马匹突然发疯的原因,可知晓了?”

吕闻借着火把的光看到自家主公确实没什么大事的样子,暗暗松了口气道:“事情发生得突然,属下和燕回负责来找主公和夫人,留下了长风在那边查看情况,具体什么情况,还得等回去后看看长风可有查出什么。”

魏远眼中掠过一抹森冷,冷声道:“先回去罢。”

陈歌听着他们的话,立刻便想到了今晚见到的那蓝眼男子,犹豫了一下,还是道:“君侯,我今晚在市集上见到了一个有胡人血统的男子,他看着我的神情总是让我有些不适,不知道这件事是否跟他有关?”

魏远一愣,立刻看向她。

吕闻脸上浮起一丝讶异,连忙紧张道:“夫人,你可记得那男子的具体样貌?”

陈歌点了点头。

“他很年轻,应该只有二十五六,身高八尺,相貌生得很好,气质淡漠清冷,总是一副高高在上俯视众人的模样,看着便知道家境不差,身旁还跟着一个身手很好的圆脸男子。

对了,他的眼睛是仿佛天空一般的蓝色,我生平,还没有见过蓝得那般清透的眼眸。”

随着她的话落下,魏远的神情越发冷凝,看着他这模样,陈歌微微一愣。

吕闻皱了皱眉,有些纠结地道:“夫人这描述太笼统了些,胡人中估摸有不少男子都能对上这个描述,不过倒是可以先按照这个在城里搜寻一番。”

“若是你觉得我的描述不够具体,我可以回去尝试把他画出来。”陈歌道,不由得又看了一声不吭的魏远一眼。

可是她觉得,也许魏远已经想到那人是谁了。

“先回去罢。”魏远这时候一转身,大步往前走去,只是才走了两步,便侧了侧身子,神色淡然地看了陈歌一眼。

陈歌一怔,奇异地读懂了他这个眼神,他大抵在等她,就像上一回在侯府门前一般。

难道等人这种事也能成为习惯?等着等着,就等出了些绅士品质来?

不禁好笑地扬扬唇角,只是无法否认有人这样等她,心里还是开心的,连忙迈开脚步,走了上去,和魏远一前一后地往树林外走去。

他们都没发现的是,这一幕看在吕闻眼中,直如晴天一个霹雳,劈得他半天回不过神来。

方才夫人说君侯为了保护她受伤,他已经无比震惊了,这会儿见到君侯竟然在等夫人,更是觉得比白日看到小偷光明正大地出入旁人府邸都要难以置信。

君侯何时这么体贴过?还是对一个女子!

虽说他先前便觉得夫人对君侯来说是特别的,但当这一幕猝不及防地出现在他面前,他还是觉得有些无法置信,在原地站了好一会儿,才有些晕乎乎地跟上去了。

嗯,也许他在做梦也说不定呢。

唉,这个梦也太真实了些,竟让他这么久了才察觉在做梦,真是让人愤慨!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