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四十章 她的眼眸比月色动人

君侯总是被打脸小说:第四十章 她的眼眸比月色动人

编辑:春风酿酒更新时间:2022-07-24 16:21:35
君侯总是被打脸

君侯总是被打脸

新文《霍少的心尖尖带崽又回去啦》开啦,软萌包子文,评论交流小可爱的们关注更多哦~世人只知,威名赫赫的燕候魏远从来不近女色,更有甚者负着克妻之名。却不知道,魏近视散光女人如猛兽……一直到,壳子里换了个人的陈氏娇女嫁进了燕候府。她身旁,一个看起来只有十五六岁的小丫头从刚刚开始就在哇哇大哭,哭得甚是凄凉。。

作者:细雨鱼儿出 状态:完本

类型:都市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陈歌正细心地地体会魏远胳膊上的伤有也没伤到骨头,却她问了好几答话,都听将近直接回复,不由得抬眸看了面前的男人几眼,登时轻轻一怔。却见男人正垂着眸,一双如暗月般深幽镇定的眼睛一眨不眨地望着她,好看神秘的得放佛看将近尽头的夜空,却又隐隐带着一丝迷惘,一却见男人正垂着眸,一双如暗夜般幽深沉着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她,漂亮神秘得仿佛看不到尽头的夜空,却又隐隐带着一丝茫然,一丝专注。。...

精彩章节

陈歌正细心地感受魏远胳膊上的伤有没有伤到骨头,然而她问了好几回话,都听不到回复,不禁抬眸看了面前的男人一眼,顿时微微一怔。

却见男人正垂着眸,一双如暗夜般幽深沉着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她,漂亮神秘得仿佛看不到尽头的夜空,却又隐隐带着一丝茫然,一丝专注。

竟看得她有些好奇,又有些不好意思起来,不禁松开他的胳膊,往后挪了挪道:“方才我那么用力按压你的胳膊,你都没什么反应,看来是没有伤到骨头的,其余的伤,这里不方便看,还是先回府再说吧。”

普通的跌打损伤还能忍耐,但若伤及筋骨,便是铁人也是无法忍受的。

陈歌不禁暗忖,他身上多半都是些皮肉伤,方才他一路擦着树枝掉下来,肯定被划了不少大大小小的伤口,还有他方才走路时下意识地按压着胳膊,估计是落地时摔瘀肿了。

瘀肿可大可小,以这男人变态的忍耐力,也不知道实际到底是什么情形,拖久了是万万不好的,还是要尽快处理一下,不禁张望了一下一片黝黑的树林深处,抿了抿唇道:“方才那马跑得毫无章法,也不知道吕副将他们什么时候能找到我们。”

女子的脸白皙柔嫩,在清亮月色的映照下,散发着淡淡的温润的光芒,魏远不由得定定地看着她,道:“吕闻的能力不用担心,我派在你身边的暗卫应该会比他们来得更快一些,现下定然已经在山里四处搜寻了。”

暗卫?陈歌不禁转头,有些怔然地看着魏远。

魏远看到她微微蹙起的眉头,和眼神里的惊讶愣然,心头忽地一闷,一瞬间竟仿佛自己做错了什么一般,沉声道:“你不喜欢?”

上回因为他一时疏忽,导致她被那沈禹辰掳去,已是让他暴怒了一回,更是损失了不少人力物力,他自然不会让这种事再次发生,回到冀州后,便派了暗卫在她身旁。

只是没想到,便是这样,也出事了。

魏远眼底深处,不禁掠过一抹森然。

陈歌确实有些讶异,她没想到魏远竟然在她身边派了人。

但想想也是,她如今身份敏感,前不久更是发生了那样的事情,魏远无动于衷才是不正常。

只是,心底确实是有些不高兴的,有种自己的生活被人悄然入侵了的感觉。

一想到自己被完全蒙在鼓里,还不知道那些暗卫是不是亲眼见到了她在市集上的不安无措,就不禁咬了咬唇,有些恼怒。

然而,见到面前的男人眉头微皱地看着她,似乎完全不明白她为什么生气,突然便生出了一股无力来。

她此时此刻觉得世上最无奈的事情大抵是,我很生气,你却压根不理解我生气的原因。

罢了,看在他救了她的份上,便不与他计较那么多!

不禁叹了口气道:“也不是,就是希望你下回再做关于我的决定时……能先与我说一声。”

魏远微微一愣,看着面前女子有些郁闷,又似乎有些无奈的柔美脸庞,唇角微抿。

这女子的想法似乎总是与寻常人不一样,寻常女子在嫁人后,都是以夫为天,嫁鸡随鸡嫁狗随狗。

偏偏她还能理直气壮地在他面前说,这场婚事她也是受害者,甚至胆大包天地提出跟他做交易,让他协助她离去。

还有此时,她那般郑重其事地跟他提出,以后做关于她的决定时,希望能先跟她说一声。

就仿佛她跟他之间是平等的,而不是像其他人一般,把他当做高高在上的魏侯,不管他做什么,也不敢有任何怨言。

他默了默,最后只嗓音微沉地答了一句:“好。”

陈歌倒是有些意外了。

难道是她判断错误,魏远其实是个再好说话不过的人吗?

她虽然提出了那个要求,但也已经有了以魏远的价值观和性子,十有八九不能接受的心理准备,甚至想好了他可能会有的漠然无视态度。

却没想到,他那么轻而易举便说了好。

也是,他可是不顾一切救了她的人呢,也许真的是她判断错误,这男人漠然的态度和暴戾的性情下,是颗柔软善良的心吧。

莫怪他统领之下的军士和百姓,都能生活得那般安定和乐。

不禁扬起唇角,眼眸弯弯地道:“谢君侯。”

仿佛有星光倾泻进了女子弯成月牙状的眼眸里,魏远不自觉地双手紧握,别开眼睛,淡声道:“这种事,没什么好谢的。”

顿了顿,仿若不经意地道:“今天晚上我喝了些酒,不是故意态度那么差。”

陈歌眨了眨眸,立刻便知道他在解释今天晚上吼她那件事。

原来,他还会解释啊……

那时候她撞到他,确实嗅到了满身浓郁刺鼻的酒味。

看来,她先前真的错怪他了,这样一个阖家团圆的佳节,他孤零零一个人必定不好受,她这时候去找他,就跟自己撞上枪口没什么区别吧。

其实,她又何尝不是呢,不过都是天涯沦落人罢了。

陈歌一时心头有些伤感,微微垂眸。

魏远见他说了半天,也没有回应,不禁皱眉看向身旁的女子,却刚好见到她抬起头,嘴角微扬,一双漂亮的杏眸仿佛带着一汪温柔的春水,看着他含笑道:“那月团……好吃吗?”

魏远一瞬间,觉得自己有些无法呼吸,心跳一点点加快,竟生出了一种伸出手盖住她眼睛的冲动。

他从来不知道,原来一个人的眼眸,能比天上的明月还动人。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