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三十二章 试探与承诺

君侯总是被打脸小说:第三十二章 试探与承诺

编辑:春风酿酒更新时间:2022-07-24 16:21:35
君侯总是被打脸

君侯总是被打脸

新文《霍少的心尖尖带崽又回去啦》开啦,软萌包子文,评论交流小可爱的们关注更多哦~世人只知,威名赫赫的燕候魏远从来不近女色,更有甚者负着克妻之名。却不知道,魏近视散光女人如猛兽……一直到,壳子里换了个人的陈氏娇女嫁进了燕候府。她身旁,一个看起来只有十五六岁的小丫头从刚刚开始就在哇哇大哭,哭得甚是凄凉。。

作者:细雨鱼儿出 状态:完本

类型:都市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第二天,钟娘一大早便把郭文涛请了来。郭文涛望着就是个练家子,长得矮小健硕,虽相貌平平,一双眼睛却格外没有神,望着便明白也不是个没脑子的。他一进院子,便双手拱手朝陈歌深深地行了个礼,声音有力道:“夫人!”随后,轻轻抬眸,嘴角微抿。“属下听闻夫人……出郭文涛看着便是个练家子,长得高大健硕,虽相貌平平,一双眼睛却分外有神,看着便知道不是个没脑子的。。...

精彩章节

第二天,钟娘一早便把郭文涛请了来。

郭文涛看着便是个练家子,长得高大健硕,虽相貌平平,一双眼睛却分外有神,看着便知道不是个没脑子的。

他一进院子,便双手抱拳朝陈歌深深行了个礼,声音有力道:“夫人!”

随即,微微抬眸,嘴角微抿。

“属下听闻夫人……出事的消息后,一直担忧不已,只恨自己没能保护好夫人,所幸夫人平安归来了。”

陈歌细细地查看了他脸上的神情一番,见他眼神中的担忧自责不似有假,才道:“郭二郎,我知晓你是自愿留在冀州的,你可知为何你留下来后,我一直没有召见你。”

郭文涛一怔,微微垂眸道:“夫人孤身远嫁,在冀州没有可信赖的人,谨慎一些是必然。”

听到他的回答,陈歌不怎么意外。

他显然知道她并不信任他,也知道她在观察他。

对于这种聪明人,拐弯抹角倒是多余了,不如打开天窗说亮话。

“是,你对我来说几乎是个陌生人,我不敢全然信任你。

而且我也实在想不通,如你一般有才智又有武力的人,怎么会甘心留在我一个后宅妇人身边。”

乱世出英雄。

这样的世道对百姓来说是灾难,然而对于有血性有野心的儿郎来说,却是可遇不可求的机会。

只要能跟到一位明君,跟他逐鹿天下,未来未尝不能平步青云,位极人臣。

所以,陈仕贤派来的其他侍卫不愿意留下来,陈歌很理解,即便她的夫君是燕侯魏远,若是她并不得魏远的宠爱,他们的位置也很尴尬,转而投靠魏远,魏远也不一定重用他们。

倒不如回去浔阳,还能有更多机会。

她却是不怎么相信,这个郭文涛便是个无欲无求,甘于追随一个后宅妇人的。

郭文涛犹豫了一会儿,低头沉声道:“属下惶恐,不敢欺瞒夫人。属下留下来,确实只是想报夫人当初的救命之恩。

将来要如何,属下其实还没有仔细想过。”

这话说得很直白,很走心了。

他确实没有一辈子留下来的想法,如今留下来,只是为了报恩,只是未来要如何,他也还没想过。

陈歌微微挑眉,没想到他这么轻易便说了实话。

这男人不仅有头脑,还有着精准快速的判断力,他很清楚,这时候与其说些漂亮话囫囵过去,不如掏出自己的一颗心,这样反而能更快达成自己的目的。

瞧着面前气度如云的男子,陈歌微微蹙起眉。

这怎么瞧,都不应该只是个普通的侍卫啊!

只是,冲他方才那般坦然地说出自己的心思,陈歌也相信他如今是真心追随她的。

她现在也没有其他选择了,便是他其实是个人品不好的,也只能认了。

陈歌默了默,才开口淡声道:“如此,我便相信你,放心,我也不会拘着你一辈子,好男儿志在四方,若你哪天想离开了,便与我说,我随时可以放你走。”

郭文涛不由得有些怔愣。

虽然早知道这个夫人不简单,但她的心胸和气度,还是让他诧异。

多少上位者的心胸和气度,还不如这个后宅女子。

他眼波微转,声音中便多了几分真情实感,道:“属下先谢过夫人!”

“无谓的话便不说了。”

结束了这场试探,陈歌简单粗暴地直入主题,道:“我唤你来,是想你帮我做一件事,到南阳城一个叫随远村的地方,寻一个名唤宗横的医者。

他曾给第一任君侯夫人看诊,你替我问一下他当时第一任君侯夫人的具体症状,以及……”

陈歌顿了顿,淡声道:“当时的君侯夫人可有什么异样。”

郭文涛不禁抬眸看了面前的女子一眼,只见她姿态端庄地跽坐在院子大愧树下的那张榻几上,嘴角明明微弯,那双眼眸中却不带任何笑意。

这般沉静淡然的气度,仿佛她说的不是三年前的一桩人命官司,而只是普普通通的日常问候。

这女子,明明长了一张惹人怜爱的柔美脸庞,做出来的事情,却常常跟她的相貌完全相反。

不禁又重新低下头,郑重其事地应了句。

“是,属下定不负夫人所托,尽快完成任务!”

……

见郭文涛消失在门外后,陈歌暗暗松了口气,放松了自己挺得笔直的腰杆,斜斜地靠在了榻上。

解决了一桩大事,她只觉得心里头的大石稍微往下落了那么一点。

钟娘见她又这般闲散地靠在榻上,不禁皱眉道:“夫人,你这模样若让人看了去,还不知道会惹来什么闲话。”

陈歌看了她一眼,嘴微微一嘟,依旧我行我素。

这个时代还没有高脚椅,寻常人都是坐在这种榻上,用两膝着地,臀部坐在小腿及脚跟上的姿势端端正正地坐着。

她一点也不习惯这种坐法,往往坐不了多久便腿麻,方才她撑着跟郭文涛说了那么久的话,已是极限了。

钟娘也已经习惯了自家夫人拿她的话当耳旁风,不由长长叹了口气,突然自言自语般地道:“夫人如今这般闲散的性子,日后若是找男子入赘,也最好找个能包容会疼人的。

奴瞧着,方才的郭二郎便很不错,气度修养都属上乘,还是个知恩图报的,性子定不会差到哪里去。”

陈歌:“……”

入赘这个梗过不去了是吧!

她嘴角微抽,毅然打断了钟娘的畅想,站起来道:“与其想这些不切实际的,不如想想如何赚钱。

走罢,咱们到普济堂一趟。”

她被掳走前,刚新做了一批药放在普济堂出售,也不知道卖成什么样子了。

钟娘猝然被陈歌打断,很有些意犹未尽,但看到自家夫人已经是一副急着往外走的样子了,也只得叹了口气,跟了上去。

主仆三人来到普济堂的时候,吴燕正在坐堂,见到陈歌,她顿时又惊又喜,紧紧握着她的手就差哭出来了。

“夫人,你能平安归来真的太好了!你不知道我这些天有多担心!”

陈歌见到她这样子,不禁嘴角微扬。

能有一个人这么真心的关心自己,还是开心的。

她先是问了一下她放在普济堂的药,听吴燕说已经卖完了,不禁思索着找时间再做一批放过去。

她主要卖的是最普通常用的跌打损伤类药膏,那种药膏不难做,只是因为她用的都是普济堂的药材和制药工具,成本高昂,还每次都只能做出一小批卖,没办法大规模生产。

这样一小批一小批地卖也可以,但来钱速度到底有点慢。

就在她沉思之时,一旁的吴燕突然有些期待又有些不好意思地道:“夫人,不知道你明晚可有空到我家吃个便饭,我娘听说你出了事,一直很担心,我爹嘴上不说,心里也是在意的。

而且,后天便是八月十五了,我娘明晚打算做些月团,你来的话,还能带些新鲜月团回去过节呢,不是我自吹自擂,我娘做的月团啊,是整个冀州最好吃的!”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