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二十四章 还是清白小娘子

君侯总是被打脸小说:第二十四章 还是清白小娘子

编辑:春风酿酒更新时间:2022-07-24 16:21:34
君侯总是被打脸

君侯总是被打脸

新文《霍少的心尖尖带崽又回去啦》开啦,软萌包子文,评论交流小可爱的们关注更多哦~世人只知,威名赫赫的燕候魏远从来不近女色,更有甚者负着克妻之名。却不知道,魏近视散光女人如猛兽……一直到,壳子里换了个人的陈氏娇女嫁进了燕候府。她身旁,一个看起来只有十五六岁的小丫头从刚刚开始就在哇哇大哭,哭得甚是凄凉。。

作者:细雨鱼儿出 状态:完本

类型:都市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郑宏忠的话一出,白术和吕闻都一脸被压抑忍不住的意外的惊喜之情。郑宏忠的身份,他们自然而然很清楚,那可是卫兵了莱阳近五年的都尉长,并且因他性子温厚爱民,向来喜爱百姓爱戴。也可以说,他在莱阳百姓心目中的地位,低于贵为莱阳城守的沈禹辰,更低于千里之外天边的司徒群义。以郑宏忠的身份,他们自然清楚,那可是守卫了莱阳近三年的都尉长,而且因他性子宽厚爱民,一向深受百姓爱戴。。...

精彩章节

郑宏忠的话一出,白术和吕闻都一脸压抑不住的惊喜之情。

郑宏忠的身份,他们自然清楚,那可是守卫了莱阳近三年的都尉长,而且因他性子宽厚爱民,一向深受百姓爱戴。

可以说,他在莱阳百姓心目中的地位,高于贵为莱阳城守的沈禹辰,更高于远在天边的司徒群义。

以往他们每占据一个地方,如何管理都是一个大难题。

每个地方的民风民情都不同,他们自己派一个人过去,可能需要很长一段时间磨合适应,加上刚攻占的时候,往往会有一些残余势力没有清除干净,一不小心就会再次发生动乱。

反正,是个妥妥的麻烦差事。

便是那个地方的长官自愿向主公投诚,那人能不能用也是个问题,谁知道他的投诚是真心的还是假意,与其给未来埋下一个隐患,还不如一开始便不重用。

然而,郑宏忠的投诚,意义是完全不同的!

他是大楚朝洪德二十三年间,被沂州的大儒徐怀生举荐到浔阳太学进修的沂州官学学子,少年时便以仁义宽厚闻名于世。

传说他进京途中,遇到一户家里男主人身患绝症的贫苦人家,竟把全身的家当都给了他们,自己一路乞讨上京,到京城时,鞋子都走丢了一只。

这样的人固然傻得让人捧腹,但若让他们在这天底下挑一个可信之人出来,非这样的傻子不可。

有了他协助,管理莱阳这个大难题便迎刃而解了!

白术不禁抚了抚胡须,笑不拢嘴地道:“如此当好,如此当好啊!恭喜主公获得一名贤将!”

吕闻也连忙抱拳道:“恭喜主公获得一名贤将!”

白术说完,便忍不住看了身旁的女子一眼。

他知道,能让郑宏忠下定决心向主公投诚,很大一部分原因是这个女子。

这个女子,果真是个好的!若她以后能跟在主公身边,好好辅佐主公,必定能成为主公的一大助力啊!

白术不禁笑得眉眼弯弯,突然觉得谢兴那个老不死偶尔还是能做做好事的。

现下最大的问题反倒是自家那不长眼的主公。

所幸上一回,他问主公是否有那龙阳之癖时,他当场便否了。

以自家主公的脾性,他能好好待夫人便不错了,他是不指望他会疼人。

主公去疼人?

白术光是想想那个场景,就忍不住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不过,他还是能期待一下尽快诞下小少主的罢?

魏远被白术看得莫名其妙,收回视线,淡淡道:“如此,郑都尉长那边的事情,便全权交给吕副将处理。”

吕闻立刻行了个礼,道:“是,属下定不负主公重望。”

几人又商讨了一些事情,郑宏忠便带着他的夫人告辞了。

此时,天色也不早了,陈歌今天精神高度紧张了一天,方才又在救治病患上废了不少心神,早已是身心疲累,忍不住用袖子掩着唇,小小地打了个哈欠。

这一幕恰好被魏远收入眼中,不禁眉头微蹙,道:“时候不早了,都退下罢。”

几人于是行了个礼,正要走出营帐。

一个身材高大魁梧的男人,突然在这时候走了进来。

他长得豹头环眼,见到陈歌,猛地瞪大眼睛,一脸惊奇地道:“你……就是我们夫人?啧啧,果然像那群兔崽子说的,夫人长得比九天上的仙女还美!”

吕闻听到这轻佻的话,顿时沉下脸,低喝一声,“关二,在夫人面前,休得无礼!”

同时有些担忧地看了身旁的女子一眼。

关燕回自小在军营里生活,没大没小惯了,连主公都管不了他。

这会儿竟然犯浑到夫人面前来了,可别把夫人吓到了。

然而,出乎吕闻意料的是,身旁的女子脸色平静,只是一双眼睛带着一丝好奇看着燕回。

不禁嘴巴微张,这……夫人的反应,真是跟寻常女子不同啊!

也是,那可是他们主母,平常女子又怎么能跟她比!

吕闻心中,忽地生出了一种奇异古怪的自豪感。

关燕回见陈歌神色无异,也有些意外,倒不是他终于意识到自己的问题了,而是他明明记得,寻常他这般跟女子说话,女子早便生气了。

于是他觉得,天底下的女子大抵都是一个样的,都会莫名其妙生气。

不会莫名其妙生气的都不是女人了!

他不禁哈哈大笑起来,笑完后,忽地凑近陈歌,道:“夫人果真是奇女子也!

咦?夫人眉形未散,看来夫人这回没有被那逃得比老鼠还快的沈狗贼占了便宜,还是清清白白的黄花大闺女啊!”

陈歌嘴角边的笑容微微一僵。

便是她的容忍底线比这时代的女子高上许多,这种话还是让她有些尴尬了。

“关二!”

吕闻的脸色彻底铁青起来。

可关燕回向来是个我行我素的人,这会儿仿若没听到吕闻的话,摸了摸下巴,一脸费解地道:“也不对啊,夫人都嫁给主公快半月了,怎么也不该还是个黄花大闺女,莫非——”

他不禁一副被雷劈了的神情看向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过来的魏远。

他一直认为主公是个顶天立地的大丈夫,是唯一让他心服口服的男人!

没想到,主公竟然是个……是个不行的!

关燕回这眼神,是男人都懂。

那是对一个男人最赤裸裸的质疑!

魏远一张脸已经彻底黑了下来,咬牙一字一字道:“关燕回,你既然这么闲,便给我绕着这军营跑上一百圈!”

关燕回一愣,终于意识到不对劲来,嘴巴微张呐呐道:“主……主公,属下进来是有事禀报……”

这回的营地可是绕山而建的,可大了,跑完这一百圈,他今晚还要睡觉不要啦!

“少给我废话,立刻去!”

察觉到魏远话语里的阴冷煞气,关燕回身子一抖,也不敢再说什么了,低下头,垂头丧气地应了声“是”,便转身走了出去。

他好像又惹主公生气了。

可是他也不知道,主公为什么生气啊。

他还想禀报完事情后,向主公推荐一下他家乡的偏方呢,听说那玩意儿可好用了,能让七十岁的老头都夜夜新郎!

这个二货一走,其他人顿时松了口气。

只是看着魏远的眼神,都不自觉地带上了一丝复杂担忧。

被夹在中间的陈歌:“……”

呃,要问她是什么感受,她只能说,尴尬,就是尴尬。

魏远被这些眼神看火了,脸色阴沉地扫了他们一眼,冷冷道:“可是两位也心痒,想跟关副将一起跑圈去?”

吕闻和白术顿时嗅到了一丝危险的气息,身子微微一抖,连忙行礼道了声属下不敢,便告退,逃也似地跑了。

营帐门前,一下子只剩下陈歌和魏远两人。

和两个努力催眠自己我不存在我不存在的可怜兵士。

陈歌:“……”

呃,更尴尬了。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