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十九章 我是魏侯的夫人

君侯总是被打脸小说:第十九章 我是魏侯的夫人

编辑:春风酿酒更新时间:2022-07-24 16:21:34
君侯总是被打脸

君侯总是被打脸

新文《霍少的心尖尖带崽又回去啦》开啦,软萌包子文,评论交流小可爱的们关注更多哦~世人只知,威名赫赫的燕候魏远从来不近女色,更有甚者负着克妻之名。却不知道,魏近视散光女人如猛兽……一直到,壳子里换了个人的陈氏娇女嫁进了燕候府。她身旁,一个看起来只有十五六岁的小丫头从刚刚开始就在哇哇大哭,哭得甚是凄凉。。

作者:细雨鱼儿出 状态:完本

类型:都市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城守府中的侍卫还真不少,陈歌一路上心惊胆战的,最后跑去了一个类似于洗衣房的地方,躲入了一堆待洗的衣物中。也幸亏她身材娇小玲珑,躲入脏衣篓里一点也不费力。而已,这堆衣服是真的——臭啊!外头不停地有脚步声来来往往,陈歌吓得连呼吸的节奏都小心翼翼的。不明白过了多久也幸好她身材娇小,躲进脏衣篓里毫不费劲。。...

精彩章节

城守府中的侍卫还真不少,陈歌一路上心惊胆战的,最终跑到了一个类似洗衣房的地方,躲进了一堆待洗的衣物中。

也幸好她身材娇小,躲进脏衣篓里毫不费劲。

只是,这堆衣服是真的——臭啊!

外头不停有脚步声来来去去,陈歌吓得连呼吸都小心翼翼的。

不知道过了多久,忽地一阵状似癫狂的大笑声传来——

“哈哈哈哈!我莱阳要城灭了!我莱阳要城灭了!就因为一个女人!区区一个女人啊!”

陈歌微微一愣,同时敏锐地察觉到,在那之后,外头的脚步声越发混乱了,同时夹杂着哭声、怒骂声、哀嚎声,还有物体被搬动的杂音。

原本还算有序的世界,仿佛一下子变得七零八乱,有种世界末日要来临了的感觉。

她身子微僵微硬,心头的不安仿佛压城的乌云,下一刻就能把她的理智摧毁。

但她还是耐着性子又等了一会儿,直到外头的脚步声渐渐少了,才扒拉开身上的衣服,走了出去。

外头的情境,让她怀疑自己是不是产生了幻觉。

整个城守府几乎已经空了,里面的东西被翻得七零八落的,走在路上,随处可见丢了一地的物什。

偶尔还有几个人在她身旁跑过,但他们显然都无暇顾及她了,一个个都背着一个行囊,匆匆忙忙地往外跑,仿佛逃命一般。

陈歌:“……”

她不就是在一堆脏衣服里躲了半天吗?难道那堆脏衣服里藏着通往另一个世界的通道?

她摸索着走到了城守府外,外头的场景,让她更是恍惚。

大街上都是慌慌张张抱着东西拼命往一个方向跑的百姓,大叫声、哭声、哀嚎声仿佛组成了整个世界的声音,不停在她耳边响起,这紧张不安的气氛,仿佛把空气也凝固住了,让人一时只觉得窒息。

而百姓们跑过来的方向,远远的便能看到有不详的黑烟一缕一缕升起,隐隐的,还能听到雷鼓声、厮杀声、以及重物狠狠跟什么撞击的声音,便是隔了那么远,都仿佛能震动地面。

陈歌不禁慢慢握紧了手,呼吸变得困难起来。

这一切,难道是因为——她?

“啊——我儿!我儿!你怎么了!谁来救救我儿!谁来救救我儿啊!老天爷,你不能把我儿带走!!!”

一个尖锐绝望的女子嘶喊声,突然贯穿了其他一切杂乱无章的声音,重重地撞进了陈歌耳中。

陈歌顿时被这个声音吸引住了全部注意力,出于某种本能,她还没深想,步子已是迈开,快速朝声音发出的方向跑去。

只见声音是一个瘫坐在一辆马车旁的女子发出来的,女子梳着妇人髻,穿着一身做工上好的绣海棠月华裙,看起来很年轻,此时手里抱着一个尚在襁褓里的小婴儿,哭得撕心裂肺。

她旁边,围了好几个奴仆,都是一脸绝望无措的神情。

陈歌心头微紧,跑过去问:“夫人,发生什么了?”

那女子见到她,一脸的震惊愕然,下意识地更加抱紧了怀里的孩子。

陈歌却见那孩子的脸色竟是呈现一片青紫色,眼睛紧闭,在这样嘈杂的环境中,他竟一点声响都没有,仿佛……了无生息一般。

她眉头紧皱,道:“夫人,我是大夫,我看孩子的情况已经很糟糕了,你让我看看。”

听到陈歌的话,那女子神情一震,也顾不得质疑什么,哭着连声道:“大夫!大夫!求你救救我儿!”

陈歌在她面前蹲下,尽量放缓语气道:“我会尽全力救他的,你把孩子给我看看,还有,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

那女子茫然无措地把孩子抱到了陈歌面前,哭着道:“我……我也不知,方才我听闻城破了,便匆匆收拾好东西打算逃离莱阳。

我想着一路奔波,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安定下来,便带了点肉粥,在马车上给孩子喂了,谁知道……谁知道孩子的脸色突然不对劲起来,直到方才,他连动静都没有了,我怎么唤他都没反应!

大夫,大夫,求你救救我儿,只要你能救他,我愿一辈子为奴为婢!我可怜的孩儿,他还没满周岁啊!”

她旁边的侍婢立刻焦急道:“夫人!”

夫人身份高贵,怎么能说出为奴为婢这种话呢!

但她也知道这种时候,确实没有旁的选择了,只能把所有希望寄托在这个自称是大夫的陌生女子身上。

陈歌没心思去关注旁人的心态,听了女子的话,立刻低头细细感受了一下孩子的气息,看向女子快速道:“夫人,孩子是窒息了,现在他的气息已是十分微弱。”

女子一听,顿时觉得天都要塌下来了,“那怎么办才好?怎么办才好?!”

“别急,你先把孩子给我,小心一些。”

陈歌小心翼翼地接过孩子,把孩子脸朝下放在了自己的前臂上,用手轻轻托住了孩子的下巴和头,另一只手的手掌后根部,在婴儿的肩胛骨之间用力快速地拍打。

其他人看到她的动作,顿时吓得脸都白了,那女子更是疯了似地扑过来,用要杀人一般的眼神瞪着她。

“你在干什么!你在对我儿做什么!”

陈歌嘴角紧抿,没有回答她的话,只继续着自己的动作,那女子没有分寸地对她又抓又打,也顾不上了。

女子只觉得自己的心脏都要停了,哭得大脑晕眩,然而她都已经使出了浑身解数,那女人竟都不为所动,而孩子在她手上,她总是担心伤了他动作不敢放得太开,一时只能凄厉地大喊。

“来人啊!她是个骗子!她是个可恶的骗子!她要杀了我儿!杀了我儿啊!”

一众仆婢反应过来,立刻把她团团围住,边大声呵斥她,边伸手要抢她手里的孩子。

陈歌只觉得后背冷汗都要出来了。

这孩子的情况太凶险,只能用这种方法看能不能让他吐出喉咙间的哽塞物。

然而再这样下去,她哪里能进行下一步急救!这孩子的性命,危在旦夕!

就在这时——

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传来,随即周围响起了此起彼伏的尖叫声,呐喊声,人群更加躁动了。

那些围着她的仆婢也愣了一瞬,下意识地转头看了一眼。

却见不远处,一个英气俊伟的男子正策马朝他们这边而来,他身旁,还跟了两排身穿铠甲气势磅礴的军士。

男子身上穿着甲衣,浑身是血,带着千钧的气势,仿佛从地狱中走出来的煞神,不发一语便已经镇压住了这整条街上的百姓。

陈歌也不自觉地抬头快速瞥了一眼,当看到那男子时,眼眸猛地一睁,下一瞬,行动已是快过脑子,大喊一声——

“魏远——”

她这一声,带着情急之下的爆发,径直贯穿了这条街道,传进了那马上的男子耳中。

那马上的男子顿时直直地朝她看了过来,那双尤带着一丝肃杀阴戾气息的眸子中,仿佛燃着一团火焰。

陈歌的手因为紧张微微发抖,在这双本该让人感到骇然的眼眸注视下,她却奇异地感觉到了一丝安心。

见所有人都震惊地看着她,她轻吸一口气,冷声大喝道:

“我是魏侯的夫人!魏侯在此,谁都不许阻碍我施救!”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