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七章 茶言茶语

君侯总是被打脸小说:第七章 茶言茶语

编辑:春风酿酒更新时间:2022-07-24 16:21:33
君侯总是被打脸

君侯总是被打脸

新文《霍少的心尖尖带崽又回去啦》开啦,软萌包子文,评论交流小可爱的们关注更多哦~世人只知,威名赫赫的燕候魏远从来不近女色,更有甚者负着克妻之名。却不知道,魏近视散光女人如猛兽……一直到,壳子里换了个人的陈氏娇女嫁进了燕候府。她身旁,一个看起来只有十五六岁的小丫头从刚刚开始就在哇哇大哭,哭得甚是凄凉。。

作者:细雨鱼儿出 状态:完本

类型:都市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凌放轻轻一愣,脸色一喜道:“快请进来!”陈歌不由得看了他几眼,瞧这表情,莫不是来了个神医?么是吴大夫嘴里的,冀州排在第一的大夫?所有人都一脸喜气洋洋松了口气的表情。那身材圆润饱满的主管趁这个机会唆一下躲到了凌放身后。哼,这个愚昧无知妇人,他……他那身材圆润的主管趁这个机会唆一下躲到了凌放身后。。...

精彩章节

凌放微微一愣,脸色一喜道:“快请进来!”

陈歌不禁看了他一眼,瞧这表情,莫非来了个神医?

难道就是吴大夫嘴里的,冀州排名第一的大夫?

所有人都一脸喜气洋洋松了一口气的表情。

那身材圆润的主管趁这个机会唆一下躲到了凌放身后。

哼,这个无知妇人,他……他惹不起,总躲得起吧!

以为自己懂一点皮毛就在那里指手画脚,殊不知她跟张大夫之间,还差了一百个吴大夫呢!

想到一会儿她被张大夫打脸的样子,主管心里头的火终于灭了一些,露出了幸灾乐祸的笑容。

所有人都一脸期待地盯着通往这个偏房的小路,很快,不远处就有一个青衣男子走了过来。

他跟在小厮身后,走得四平八稳,不骄不躁的,虽然还没看清他的面容,他身上那股让人没有压力的舒缓气息却已经蔓延了过来。

慢慢地,他走近了,陈歌在看清他的脸那瞬间,不禁微微一怔。

那是个很年轻的男子,看起来不过二十出头的年纪,有着一张清秀至极、尚带着一抹稚嫩的脸,皮肤白皙如玉,唇红齿白,真可当得上一句美男子了。

最最吸引人的,是他那双毫无攻击性的眼睛,那双眼睛仿佛一汪清澈见底的潭水,就这么透明地、干净地摆在你面前,让人不自觉地就被他吸引,不自觉地就想跟这双眼睛的主人亲近。

这真的是,天生医者的眼睛!

他径直来到凌放面前,深深地给他作了一个揖,道:“某今天一早上山采药,错过了先生派过来的人,某深表歉意。”

那声音清澈如水,温润好听,就跟他的人一般。

凌放连忙扶他起来道:“张大夫不用多礼,幸好你赶过来了,是某该表达谢意才是!某需要张大夫诊断的病患就在房间里,请,如果有什么需要,请尽管跟某说。”

那张大夫有些腼腆地笑笑,还没来得及说什么,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就忽地从人群里响起,“张大夫,你可来了,要不然只有吴大夫一个,可不能服众啊!

里头那人患的可是尸疰之疾,本来便是宁可错杀一百,不可放过一个的恐怖疾病,无奈我们夫人仁慈心软,怎样都不相信他患的是尸疰之疾,这还得拜托张大夫,想出法子说服我们夫人以全城百姓身体为重啊!”

这段话简直绿茶十级,把颠倒黑白、指桑骂槐发挥到了极致!

陈歌猛地看向说话的人,果然就是刚刚被她逼问的那个圆润主管!

那主管见她瞪了过来,立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头缩回了凌放身后。

这有贼心没贼胆的混账!

陈歌冷冷地瞪了他一眼,收回视线,走到一脸懵的张大夫面前,朝他笑笑道:“久仰张大夫大名,那患者是我的侍卫,我也很期待跟张大夫探讨我那侍卫患的到底是什么病。”

张景微微一愣,看着面前笑靥如花的美丽女子,下意识地微微红了脸,不太敢直视她地道:“莫非夫人也通医术?”

陈歌微微讶异。

这张大夫,也太害羞了吧,身为医者,什么人不会接触到?想她当初上医学院时看男人的身体像看白斩鸡似的,瞧他这生嫩的模样,怎么都不像一个医术高明的大夫!

陈歌心里不由生了几分警惕,看着他道:“我只是略通医术,但也知道一个行医救人的大夫,是万万不会随意对待一条生命的,如果因为自己学艺不精导致害了某个患者的一生,会愧疚一辈子,恨不得自己从没有给他诊治过。

听闻张大夫医术高明,这方面的感悟定然比我一个后宅妇人更多罢!”

她说这一通话,原本是想敲打敲打这张大夫,却见他忽地抬起头来,有些惊讶又似乎有些惊喜地看着她,那双干净澄澈的眼睛都仿佛放出光来,不禁一怔,心头莫名地生出了几分恶寒。

这仿佛小奶狗找到了母亲的眼神,是怎么一回事?!

“想不到夫人有着这么一颗行医济世的心,某是……某是第一回见到夫人这样的女子!”

张景忍不住激动又欢喜地看着面前的女子,对她深深作了个揖道:“夫人的话某十分赞同,夫人请放心,某定会全力以赴,查出夫人的侍卫患的是什么病症!”

说完,便拿出一块白手帕,系在了脸上,脚步轻快地走了进去。

陈歌:“……”

这家伙竟然说是第一回见到她这样的女子,古代女大夫虽然少,但也不至于完全没有。

他只是见过的女子太少了吧!

原本存着敲打他的心思说这一番话的陈歌莫名地生出了一种欺负老实人的愧疚感。

就在这时,凌放走前一步,看着她沉声道:“张大夫乃是这冀州城医术最高明的医者,被他救过的病患数不胜数,便是君侯也甚是仰赖他的医术,这一回,小人只望夫人不要再随意出手干涉小人的行动!”

陈歌还没来得及说什么,旁边便传来一声隐约的哼声,她凉凉地看过去,果然还是那个躲在凌放身后的圆润主管,不由得暗暗翻了个白眼。

这人真是,怂得让她连跟他生气的欲望都没有了。

其他主管也一脸不满地看着她,陈歌暗哼一声,看来她在这里很不受欢迎啊!看向凌放道:“如果结果让我信服,我自然不会耽误凌管家办事。”

凌放眉头微不可察地皱了皱,这女子好大的口气,不干涉他做事的前提竟然是结果让她信服。

堂堂杏林圣手张景的医术,还会比不过她一个妇人不成?

但他什么也没说,只是作了个揖,便退到了一边。

张景没有让他们等很久,不过半盏茶的功夫就出来了。

众人顿时呼啦啦地围了上去,那圆润主管最是积极,脸上带着某种按捺不住的激动之情,率先问出口,“张大夫,到底怎么样!那侍卫患的就是尸疰吧!”

瞧她这回还怎么狡辩!若是那侍卫确诊了,下一个被隔离的就是那不自量力的女人!

张景原本在摘绑在脸上的帕子,闻言动作微微一顿,眼神莫名地看了他一眼,声音还是清润如水道:“陶主管不必慌张,经某的诊断,那侍卫患的并不是尸疰,只是普通的风热之疾,某待会开个药方,让那侍卫好好休养几日,便会康复了。”

那陶主管的表情顿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僵了起来,所有人惊讶过后,猛地转头,不敢置信地看着不远处专心听张景说话的女子。

那女人竟然说对了!

连那侍卫患的是什么病,竟然也准确无误地看了出来!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