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二十九章 惩罚

娘子万安小说:第二十九章 惩罚

编辑:饮了晚风更新时间:2022-07-24 14:04:55
娘子万安

娘子万安

作者:云霓 状态:完本

类型:历史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崔祯和崔渭走入屋子,除了林太夫人之外所有人都退了一直这样。崔祯抬眼睛:“俞妈妈被我送去族里了。”这一句话了表明了崔祯的态度。林太夫人脸上满是惊诧:“你……你怎么能这样做?”她还我以为起码祯哥儿能听她先说前因后果再做最终决定。崔祯面色深邃:“曾祖父崔祯抬起眼睛:“俞妈妈被我送去族里了。”。...

精彩章节

崔祯和崔渭走进屋子,除了林太夫人之外所有人都退了下去。

崔祯抬起眼睛:“俞妈妈被我送去族里了。”

这一句话已经说明了崔祯的态度。

林太夫人脸上满是惊愕:“你……你怎么能这样做?”她还以为至少祯哥儿能听她说说前因后果再做决定。

崔祯面色深沉:“曾祖父的坟冢被炸了,那些人试着想要点燃棺木,还好没有成功,但是前面的祭堂却毁了,祭堂里崔家祖宗留下的笔墨、牌匾等物都付之一炬,出了这么大的事,若是再徇私,以后如何管束族中子弟?”

林太夫人紧紧的攥住了手。

崔祯道:“您是我的母亲,族中长辈不会太过责难,只是从现在开始族中的事务不用您插手了,内宅的事您也不用再管,我会让人告诉张氏,让张氏将家管起来。”

林太夫人觉得可笑:“一年有大半时间病在床上的张氏,她能管家?”

“不试试怎么知道,”崔祯声音生硬,“张氏从嫁过来之后,一直没有主持中馈,我娶回来的是当家主母,如果这点事都做不好,还要母亲操心,她在家中也没什么用处。”

崔祯不想再在这件事上纠缠:“俞妈妈不会回来了,您换个人在身边侍奉吧!”

“祯哥儿,”林太夫人眼见崔祯起身要离开,心急如焚地阻止,“母亲还不是为了你,从你父亲过世母亲就护着你们兄弟,你去军营回来,浑身满是伤口,母亲边哭边喂你吃药,你还宽慰母亲说,下次不会受这么重的伤了,再给你些时间,你就能保护我们这个家,回报母亲的养育之恩。

母亲不需要你回报,母亲只想你好。”

林太夫人的泪水从眼睛中淌下来:“母亲看你抱着小儿尸身呆坐在那里的时候,心如刀绞,只要能留住你的子嗣,别说被族人怪罪,就算上刀山下火海母亲也愿意,母亲年纪这么大了,难道不想乐享天伦?

你的两个妻室,周氏不说了,那是个灾星,还没过门就差点给我们家带来祸事,那张氏又是个药罐子,但凡能堪用,母亲也不会插手这些。

母亲一心为你披荆斩棘,哪知会被人利用,现在就连怀远侯府也敢踩母亲一脚。”

崔祯听到这话微微皱起眉头:“母亲去找姨母了?”

林太夫人脸上满是愤恨:“同族姐妹遇到这种事尚且袖手旁观,如今你将俞妈妈送去族中,坐实了我的过错,不知还会有多少人等着笑话我。”

崔祯目光微敛:“您是我的母亲,只要安心在家保养年寿,没有人敢来奚落您,但是修缮祖坟的银钱大多要从您房里出,剩下的我来补上。

族中会让长辈前来祖宅,四哥在大牢中,四嫂与您都该避嫌,院子里的事就交给族人去做。”

林太夫人心中一闷,不但不让她管家了,还要她拿银子?

她说了这么多,祯哥儿却还是如此铁石心肠,这一点与他祖父何其相像,没想到当年她作为媳妇受的那些苦,做了太夫人还要重来一遍。

崔祯道:“您更不要埋怨姨母,我觉得姨母做的没有错,没想到关键时刻,姨母还有这番思量,怪不得这些年怀远侯府没出过什么乱子。”如果有人这样管着崔家的内宅,他也能心安了。

林太夫人胸口一闷,这话是什么意思?她还不如族妹不成?

崔祯站起身:“母亲要使人做事,先知会我一声。”

说完话,崔祯转身走出了院子。

林太夫人等到崔祯的身影消失不见,这才看向崔渭:“他这是要将我禁锢起来,你就看着不管吗?”

崔渭垂着头,不敢去看母亲的脸:“母亲委实不该让人去祖坟上折腾,我们仔细看过了,贼人用的火药就放在母亲让人抬去祖坟的物件儿里,现在出了事,都要大哥去安置。”

林太夫人眼睛通红:“他这是多狠的心,这样来发落他的母亲,我的祯哥儿到底哪里去了?他再不是我那贴心的孩儿了。”

林太夫人说着瘫倒在椅子里大哭起来。

崔渭忙上前安慰:“大哥这样也是要安抚族人,等过阵子大家将这件事忘记了,您还是侯府太夫人,中馈的事您就交给大嫂,也算图个自在。”

林太夫人听到这话,胳膊一扬,正好打在崔渭脸上,却来不及心疼小儿子,她厉声道:“你还没有成亲,我就这样将家交出去,哪家的好女儿愿意嫁过来?我给你筹备聘礼是真心实意,那张氏给你筹备聘礼就不同了,谁又知道她不会顾着娘家。

你大哥不肯听我的话,如果你承继了爵位做了当家人,也会这样对母亲?”

崔渭的脸色顿时变了:“母亲怎么能说这种话,大哥为崔家付出了多少母亲不知?莫要让大哥伤了心。”

林太夫人也知道自己失了言,可想到俞妈妈和自己失去的威严就心痛难忍。

崔渭说完躬身行礼:“母亲好好歇着吧!”也转身离开了屋子。

白妈妈进门拍抚林太夫人的后背,想要给太夫人些安慰。

“你看看,都应验了,”林太夫人道,“仙人显灵出现在我梦中,告诫我的事一一应验了。

当年刚与周家换了庚帖,晚上就梦见仙人指点我说,周氏会给我们家带来灾祸,果然长公主这颗大树倒了。

仙人又显灵说,周氏的坟茔有问题,祸及崔家和我的年寿,我立即寻人来看,结果还是没能避免。

将来等我百年之后,见到那周氏,定要好好跟她算这笔账。”

林太夫人话音刚落,管事又来禀告:“太夫人,周三太太和周二小姐来了。”

林太夫人更是怒气冲头,如果祯哥儿不将俞妈妈交去族里,可能周家人来了还有些用处,现在只会给她添堵。

她这是造了什么孽,周如珺的坟茔好端端的,她却又丢脸又掏银子,那周如珺连同周家人就像卡在她嗓子里的一只苍蝇,让她觉得恶心。

林太夫人愤怒中口不择言:“不见……跟她们说我死了。”

崔家门口。

周如璋撩开帘子向崔家张望着,崔家出了事,她和母亲正好来安慰林太夫人,最重要的是为林太夫人洗清“冤屈”。

她听到了些不好的传言,说林太夫人回到族中是因为长姐的坟茔,如今崔家祖坟出了事大家都猜测是否与这件事有关,如果长姐的娘家人出现在崔家,与林太夫人相处的十分融洽,那些谣言不攻自破。

周如璋觉得自己很是聪明,这么快就想到了关节所在。

“太太和小姐回去吧,”崔家管事上前道,“太夫人身上不舒坦今天就不见客了。”

周如璋的笑容僵在了脸上,眼睁睁地看着崔家大门在她面前关上,她仿佛被人从头到脚泼了盆冰水,鼻子一酸,眼泪差点落下来。

林太夫人不见她显然是因为周如珺。

凭什么周如珺死了五年还在左右她的人生,难道非要害得她丢了一桩好姻缘才罢休?

“母亲,”周如璋扑进周三太太怀里,“我恨周如珺,为什么她不早些死了,本来之前太子因为我家的救命之恩,每年都会送来许多礼物,闹出了她的事,太子的礼物是越来越少了,她怎么那么讨厌。”

周三太太紧紧地捂住了女儿的嘴:“别乱说,让人听了去,你要怎么嫁人?”

周如璋呜呜咽咽地哭起来。

……

顾明珠盯着母亲吃了不少的饭菜,这才满意地从锦杌上站起身,让宝瞳陪着在院子里玩起了竹蜻蜓。

林夫人抚摸着自己日渐隆起的小腹,脸上挂满了笑容,如果老爷在这里就都圆满了,想到这里,林夫人再次打开从京中来的信函。

老爷问她身子如何,要顾氏族人前来接她去汾阳,她就知道老爷答应她留在山西别有用意,表面上是让她来找崔家打听消息,其实是想要将她送回陕西娘家,老爷怕直接告诉她,她不肯答应,才这样安排。

否则怎会又让她去汾阳?汾阳离到陕西的渡口那么近,万一有了风吹草动,她就能坐船去陕西。

从一开始她就觉得这件事不简单,现在看来的确如此,老爷生怕保不住她和两个孩子,所以想要林氏族人庇护她们,真是为她们考虑周全。

可她也是真的要呆在太原府,至少能第一时间感觉到风吹草动。

总之,无论谁来接她,她都不会走,她担忧的唯有珠珠,到了关键时刻,她会将珠珠送走,请娘家一定要将珠珠照顾好。

“夫人,定宁侯来了。”

林夫人一怔,这时候崔家乱成一团,定宁侯怎么会到这里来?

顾明珠看着站在长廊上的崔祯,崔祯似是盯着她手里的竹蜻蜓在看,奇怪了,这人为何突然来访?难道是察觉到了什么?

“侯爷。”

管事上前来请,崔祯这才收回了目光,今日母亲的话提醒了他,怀远侯在山西丢失战马恐怕没有那么简单,会不会怀远侯知晓些什么,故意将朝廷的目光引到山西来,山西的事眼看无法遮掩,才有人想出李代桃僵的计谋,让那些民众来顶罪。

到了现在这种时候,他必须要来顾家问个清楚。

崔祯坐在椅子上。

林夫人先道:“崔家祖坟情形怎么样?”

崔祯道:“没有酿成太大的祸端。”

林夫人点了点头:“那就好。”

祖坟被烧在族中长辈看来那就是天塌下来了,但他清楚,真正的天不在祖坟而在眼前。

“姨母,其实崔家祖坟被烧与这次贼匪的案子有关,”崔祯看向林夫人,“山西的案子开始不太起眼,自从姨父丢了战马之后就不同了,姨父是否知晓些什么?有没有特别的话嘱咐您?”

林夫人微微皱起眉头。

崔祯道:“到了现在您就不要再瞒着了。”

林夫人听得这话,终于叹口气:“我家侯爷什么都没说,但我知道可能这案子没有大家说得轻松,老爷还有意送我回娘家,其余的我就真的不知道了。”

崔祯看着林夫人,林夫人表情自然不像是有什么隐瞒。

崔祯抿了口茶:“姨母没有在太原府见过魏元谌?”

林夫人一怔,上次崔祯已经说了魏元谌的事,她知道魏元谌来太原查老爷的案子,但是……

林夫人道:“那位魏三爷不曾登门拜会。”

崔祯不动声色:“魏元谌还没去府衙,但他一定知道了珠珠在金塔寺的事,为了查找线索,应该来找姨母问话。”

林夫人看着崔祯,神情有些不快,她都说没见过,崔祯再三问是不相信她了?

林夫人的口气比方才多添了冷淡:“我们之前住在崔家,搬回来之后,一直和珠珠在家中极少出去,不曾有魏家人前来送过帖子。”

她和珠珠根本没见过魏家人的影子,这一点林夫人能够确定,到现在为止她连魏三爷长得什么模样都不知晓,哪有半点的关系。

崔祯皱眉,难道他猜错了?这桩案子直接相关的怀远侯府和查案的魏元谌没有私下里联手?除了林夫人之外,顾家应该也没有谁能与魏元谌来往。

崔祯放下手里的茶杯,站起身:“现在这案子连崔家都牵连了进去,姨母更要多加小心,若是听到风声,或者有任何消息都让人来知会一句。”

林夫人点点头。

崔祯告辞走出屋子,刚踏入长廊,就看到顾明珠欢快地跑过来,顾明珠路过崔祯的时候仰脸向崔祯笑了笑,手里捏着的草兔子不小心掉在了地上。

崔祯弯腰将地上的草兔子捡起递给顾明珠。

少女额头、鼻尖都沁出了汗,就是因为这样让她身上更多添了几分肆意和明亮似的。

无拘无束,自由自在,竟然让他也心生羡慕。

顾明珠接过草兔子,笑得更加欢快,小跑着奔向了林夫人。

崔祯依稀听到林夫人道:“下次要跟表哥说话……怎么,还采了花给我。”

“好看。”顾明珠清脆的声音传来。

原来她急匆匆地奔过去是要给林夫人戴花,崔祯仿佛明白了为何怀远侯和夫人如此宠溺珠珠。

因为珠珠的喜欢和关心都是纯粹的,不掺杂任何的私利。

崔祯在顾家门口翻身上马,一双眼睛看向远处,魏元谌到底在哪里呢?到底有没有人在帮魏元谌行事?

即便林夫人知晓些内情,这些事也非女眷能筹谋,也许是太原府府衙中的人,这人到底是谁?好似在暗处一直与他兜圈子,偏偏他就捉不到。

崔祯走了,顾明珠才回到房里,她没有告诉父母实情也是怕崔祯这些人起疑心会来打探,父母什么都不知晓最安全。

现在她该为晚上的事做些准备了。

……

陆慎之醒来之后发现自己被绑在刑架上,身边站着两个看守,屋子里寂静无声。

终于门被打开了,有人走了进来。

陆慎之抬起头想要看清楚来人是谁,那人还没说话,手一扬一鞭子狠狠地抽在了他身上。

这一鞭又急又狠,让他的皮肉立即绽裂开,陆慎之忍不住发出一声闷哼。

然后一个冰冷的声音响起。

“陆慎之勾结盗匪抢劫商贾财物证据确凿,七年前其在太原府任职,‘珍珠大盗’案恐怕他也难逃干系,如今盗匪盘踞山中已成气候,立即传我密函入京请示朝廷,调动卫所兵马入山剿匪。

若有盗匪敢负隅抵抗,一律格杀勿论。”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